我們經過了一陣的相討以及分析,結果得出了「現實的能力是把他口中所稱的現實實現出來」的結總。
 
在現實他口中所稱的「現實」,似乎是一個極盡平凡的「現實」。
 
在那個「現實」之中,不會出現未來人和半機械人之類的東西出現,當然也不會出現外星人或者大怪獸之類的生物。
 
谷先生的性座聖衣不會出現在「現實」之中,深雪學姊那發明天才一樣的頭腦也不會出現在「現實」之中,當然連她大部份發明部也是。
 
變態對深雪學姊那至死不渝的愛,似乎也不會出現在「現實」之中。
 


由依老師的魔槍也同樣不會出現在「現實」之中,就連我本身的力量,也就是主角的力量,也不會出現在「現實」。
 
另外我們也從現實他的行動中推測出,現實不能夠靠着自身的力量把我殺死這一件事。
 
證據就是我們所有人都活生生的在基地裡頭,而沒有被現實的力量殺死。
 
知道了現實沒辦法直接攻擊或殺死我們,這對於要打倒現實的我們來說是一件非常有利的事。
 
「雖然是這樣啊……」
 


雖然是這樣,但現實捉走了奈奈,讓奈奈成為他的左右手,讓他可以借刀殺人。
 
而且,現實不知道用甚麼方法,讓樹幹把有着宇宙戰艦外型的學校禮堂托起到半空中。
 
也讓樹幹變成了高塔一樣的外型,形成了一座聳立在學校中的高塔。
 
為什麼現實能夠讓這應該不會出現在他口中的「現實」的東西出現,這一點我們都不太明白。
 
大概是為了讓我上演王子救公主的一幕,而做出這樣反常態的事情吧。
 


又或者是,現實多少能夠控制到我們這一個世界的「力量」,控制到那個對他來說不存在於「現實」的「力量」。
 
現實如何做到這一件事,我認為沒有必要太過在意,因為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我們都認為現實不會讓我們這麼容易上到高塔的最上邊。
 
他一定會在那高塔之內,安排一個又一個的難關給我們。
 
以我們現在的力量,也以我們這幾隻小貓,不要說打倒現實救回奈奈和世界,就連要攻上塔頂也成問題。
 
我們現在就是因為沒辦法攻上塔頂而陷入一片煩惱之中。
 
「喂喂,到底有甚麼辦法啊?」
 
深雪學姊抱持半放棄狀態,整個人伏在桌子上高聲問道。


 
「宇宙塵,有沒有辦法聯絡薪水昂,叫他和DSO來幫我們?」
 
「我照着他給我卡片上的電話號碼撥過去了,可是……不要說找到他,這個電話號碼完全是不存在。」
 
薪水昂以前給我的片中,是一個可以找到他的私人號碼。
 
在以前我們都試過用這號碼直接撥號給他,當時也是成功的,但現在卻完全撥不出去,電話公司說這是一個不存在的號碼啊。
 
難道說,薪水昂也受到了現實的影響,跟謝西嘉一樣化成了粒子消失了。
 
如果這是真的話,就連薪水昂隸屬的DSO也受到現實的影響而消失。
 
發生了世界崩塌這樣的末日事件,DSO都不為所動,原因就是因為DSO整個消失了?
 


「連薪水昂和DSO都消失了,這樣還有攻上塔頂的勝算嗎?」
 
我摸着下巴和咬着下唇,攪盡了腦汁去想想到底還有甚麼辦法讓我們攻上塔頂。
 
然而,我想到青筋都從太陽穴爆出來,都沒辦法想到方法。
 
我們得要盡快想到辦法,因為時間不等我們。
 
世界一點一點的在崩塌,我們已經沒有很多時間去思考辦法了啊。
 
唃!唃!唃!
 
就在我們幾個人都沒有辦法想出任何攻上塔頂的方法時,基地的鐵門突然被敲響。
 
不知道是不是現實派了甚麼來攻擊我們,所以我們所有人都一時緊張起來。


 
在我們幾個人之中,雖然谷先生已經沒有了性座聖衣的力量,但一身健美生生身材的他,算是我幾個人中最好打的一個。
 
所以谷先生就為我們去查個究竟,由他去把門打開。
 
啪!!
 
當谷先生稍微把門打開的一刻,整道門就被直接撞打開,發出了響亮的聲音。
 
「大!大!大!大!大!件事了!世界!世界未日了啦!我們都得死啦!!!」
 
門被撞開的聲音才落下,一個慌張極了的聲音就迴響在我們的耳邊。
 
一個肥胖的少年,帶着一身因為太過慌張而流出來的大汗出現在我們的面前,是之前見過面的肥醬啊。
 


肥醬是他的化名,他的正名叫作方將,人如其名的慌張。
 
順帶一提,他是考古學系的學生,更是一個會駕駛小型飛機的考古學學生。
 
但他駕駛小型飛機的能有沒有受到現實影響而消失這點我們是沒辦法確認。
 
衝進來基地的肥醬環視了四周,在他發現了我之後,就立即衝過來。
 
「快點!快點!快點呀!你不是曾經阻止過外星人攻擊地球的嗎?快點再一次拯救地球好不好!來來!快點啦!」
 
「嗚哇!嗚哇!哇啦!哇哎!哎嗚!」
 
肥醬拼了命的擺動着我的身體,似是把我當作求簽筒的搖。
 
身體變得很虛弱的我,都快要被肥醬搖得口吐白沬了。
 
肥醬在下一刻把我推開,然後把基地中的電視打開。
 
「特別新聞!日本超高人氣男偶像---阿部高和---離奇死亡!」
 
谷先生頓時有了個絕望的表情,他口中喃喃道「怎麼會!?」這三個字。
 
這似乎是現實的所搞的鬼,竟然連偶像都受到影響了,而且是日本的。
 
「特別新聞!世界各地出現了天空塌下大地破裂的現像!」
 
「你們快看,就是這個現似了!世界要末日啦!我還不想死不想死!求你們救救我救救世界呀!」
 
說着說着,肥醬又再拼命地搖動我的身體,我整個人都被他搖得眼冒金星了。
 
「救…救命…救嗚哇命…」
 
嗚哇…嗚哎…再這樣下去,我不被現實殺死也被這慌張大師殺死啦!
 
「停手呀你這白痴!」
 
「嗚呀!」
 
「嗚啊!」
 
由依老師一個飛踢,狠狠的踢向肥醬,成功阻止了他的暴走,但也擊中了我。
 
我兩就在高聲慘叫之後雙雙倒地,肥醬更壓在我的身上,虛弱極了的我差點就死了。
 
「啊呵呵,不好意思啊,宇宙塵。」
 
「哇哎哎……快幫我拉起肥醬…由依老師。」
 
我用盡了氣力,把這一句話擠出來。
 
幸好有由依老師和陸仁甲的幫忙,幫忙把壓在我身上的肥醬拉起,不然我已經死了。
 
真是的…現在這個身體真是虛弱到不行。
 
重整好一切,讓肥醬冷靜下來之後,我們重新開始回到正題。
 
「肥醬……很高興再見到你這句說話似乎不適合現在講呢。」
 
由依老師代替了我,負責跟肥醬交談。
 
「其實世界正在崩塌這一件事,我們都已經知道,而且也知道幕後黑手是誰-------」
 
「那怎麼你們還不行動,就像當時的一樣,用超級戰艦把敵人打倒不就好了嗎?」
 
「要是有那東西的話,我們早就--------」
 
「怎麼會沒有!去當時的那個部隊囉!他們那裡不是有很多戰機嗎?找他們幫忙就對了。」
 
「肥醬,聽我說,有些事情正在-------」
 
「要是現在還不行得,難道得等到世界完全崩塌下來才行動嗎!」
 
「聽我講話呀!!!!!!!!」
 
由依老師一個連環快打,就把一直打斷她講話的肥醬打到豬頭的一樣。
 
肥醬對於因為現實的力量而消失的「力量」全然不知道,所以我們解釋了一下,順便也把我們現在所知道的所有情報也告訴他知道。
 
雖然肥醬不知道有些東西因為現實的力量而消失,但他卻知道現在的自己是駕駛不了小型飛機。
 
所以當我們提及到力量消失的時候,肥醬完全明白這是怎麼的一回事。
 
「正因如此,我們才沒有辦法去進行攻擊。」
 
「竟然是這個原因……」
 
知道了我們現在這個情況,肥醬整個人一臉意志消沈。
 
他認為曾經把巨人打倒的我,會有辦法阻止這次的世界末日,但是我們的力量都消失,因而感到消沈。
 
下一刻,肥醬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臉,也用力把搖了搖頭,像是要把這消沈的意志趕走。
 
「如果,那個叫奈奈的女生在的話,說不定可以再用歌聲來把銀河連結起來,讓很遠的人都能來幫忙。」
 
聽到了肥醬提及到奈奈,我們都低下頭,沉默不言。
 
奈奈被捉住,然後成為了現實左右手的事情,讓我們每個人都感到心痛。
 
不過,即使奈奈沒有被捉住,沒有成為敵人,但我也不認為在現實的影響下她的歌聲會有特別的能力。
 
要是現在再發生一次當時的情況,讓整個銀河連結起來,大家一同對抗外敵,我們就有勝算了。
 
到時候不論是把那高塔攻陷下來,或者是把現實他打倒,我都不認為是件難事。
 
……………………咦?
 
「就是這個了!」
 
一道靈光在我腦海中閃過,讓我得出了個可能能夠攻到高塔塔頂的方法。
 
我高興得大叫起來,一個不小心就把大家嚇到。
 
「新陳代謝你是在發甚麼神經啊,突然大叫,你傻了嗎?」
 
我傻了嗎?或許是吧。
 
不過,如果我不是傻了,就沒辦法去面對這個正在末日中的瘋狂世界。
 
「新陳你到底想到了甚麼?」
 
而對變態的提問,我這麼回答道:
 
「我要再次讓『銀河』連結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