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繼續持續下去,男男社的大家正拼出全力來為我們打開通往高塔大門的路。
 
在這條路之上,谷先生以及變態他們在跟翅川陷入交戰之中,而我則和由依老師及深雪學姊在後方以水球支援着。
 
谷先生和變態他們從四個方向衝向翅川,實行包圍攻擊。
 
最先衝向翅川的是被由依老師稱為渣滓的陸仁甲,陸仁甲從旁向着翅川飛撲過去,想要把翅川撲倒在地上。
 
但是翅川只是一個側身就已經迴避過這一下飛撲,讓陸仁甲的飛撲攻擊撲了個空。
 


下一刻換成變態和肥醬從左右兩邊的攻擊。
 
他們兩人打算用撞擊的方式把翅川像三文治一樣夾住,並順勢推跌他。
 
這想法算是不錯,但是翅川才拍了拍翅膀,就已經把他們兩個吹飛開去,就連之前撲倒的陸仁甲也被吹走。
 
在這時,翅川東望西望起來,他似乎發現了攻擊他的人好像是少了一個。
 
但環視了四周之後,映入眼中的只有一班跟泥人偶戰鬥的男男社成員,以及剛剛被吹風的三人,還有老是拋不中水球的我和由依老師及深雪學姊。
 


「太沒防備了,你的屁股。」
 
忽然間,一把聲音從翅川的後方傳來。
 
當翅川因為被這聲音吸引住而望向後方時,他正在尋找的人就出現在眼前。
 
谷先生在翅川跟變態他們戰鬥的時候,偷偷的接近了翅川的後方,然後攻其不備的從後捉住了他。
 
要是在平常的狀態,現在的翅川已經露出了個幸福的表情,並發出了「呀斯~!」的聲音。
 


但是現在的谷先生陷入了陽痿的狀態,根本沒辦法讓翅川發出那種聲音。
 
谷先生現在只是單單環住了翅川的雙手臂,讓他在這一刻無法隨意行動。
 
「是機會了!各位同志!」
 
成功捉住了翅川的谷先生大叫一聲,接着剛才被吹飛出去的變態他們立即站起來。
 
在站起來之後,他們三個人就向着翅川衝過去,並同時緊握手中的拳頭,準備要打出。
 
翅川現在被環住了雙手,不能隨意行動,他們三個人的拳頭照理來說是會打落在翅川身上去的。
 
但是翅川卻有比雙手還要好用的東西,那就是他的一對巨大翅膀。
 
巨大的翅膀雖然由大量的弱毛所組成,但是在奮力張開的時候,卻產生了強大的力量,一瞬間把在翅川身後的谷先生彈飛。


 
下一刻,翅川使勁地拍動了翅膀,一陣強的大風吹襲在變態他們的身上去。
 
受到了這一下的攻擊,變態他們三人頓時被吹飛,向着某棵樹撞了上去,發出「碰」的一聲撞擊聲。
 
只不過是在幾秒之間,翅川不單單掙扎了谷先生,更成功反擊。
 
但是他的攻擊還未完,翅川順勢飛起了來,接着向着我和由依老師及深雪學姊這邊衝過來。
 
被翅川的飛行攻擊撞上,這絕對會痛得叫人暈過去啊!
 
我想要跳到一邊閃避,但是我的身體卻反應不過來,簡直是慢了幾拍似的。
 
在翅川拍動着翅膀衝過來快要撞上我的時候,由依老師立即把像是發呆中的我撲倒,讓我閃過了這次攻擊。
 


「白痴,想甚麼呆呀,你想要死嗎?」
 
由依老師才剛撲倒我,就立即在我耳邊大叫,讓我的耳朵感到刺痛。
 
「我的身體,有點反應不過來啦。」
 
現實對我的影響,可能隨着時間一點又一點的增加。
 
畢竟現在現實正侵蝕着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就因為現實一點又一點的崩塌。
 
我的身體會因為這個情況而受到更多的影響,絕對是有這個可能性的,大概其他人都會有。
 
我和由依老師從地上爬起來,而剛才已經跳閃過攻擊的深雪學姊則大叫起來。
 
「人家的!人家的!!人家的!!!人家的羅馬炮台全毀啦!!!!!」


 
看來剛才翅川的飛行撞擊把深雪學姊的羅馬炮台撞散了。
 
這不能怪誰,畢竟那個羅馬炮台只是用木棍、竹、繩子,這些弱不禁風的東西組成。
 
以翅川的力量來說,會一下子就撞散是件無可厚非的事。
 
我多少想要安慰深雪學姊,但是情況卻不許可。
 
在翅川拍動翅膀的時候,以及在翅川飛過來撞擊我們的時候,在他翅膀上的羽毛不多不少的掉落了來。
 
被掉落在地面上去的羽毛,當接觸了地面之後,一隻又一隻的泥人偶便從羽毛的落點出現。
 
羽毛變成了泥人偶出現在我們的眼前,成為了翅川的援兵。
 


「這下糟糕了……」
 
沒錯,真是糟糕了。
 
男男社的成員不容易才為我們打開了一條通往高塔大門的路,讓我們能以人多欺人少的方式來對付翅川。
 
但是翅川卻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以羽毛來變成泥人偶的方式來包圍我們。
 
現在我們都被召喚出來的泥人偶包圍住了。
 
這個情況之前跟真正的翅川戰鬥時也要見過,他利用羽毛來召喚出小兵,讓我陷入以寡敵眾的局面。
 
當時我有着深雪學姊的發明品,所以才能把眾多的敵人打倒。
 
但是現在的我,卻沒有這個東西,這個東西已經在現實的影響之下不存在於世界上了。
 
「這麼多的敵人,到底要怎打呀………」
 
面對着現在那不利的局面,由依老師咬着下唇喃喃說道。
 
要是飛麗斯在的話,我們就能夠借助她的無限拳來把這些小兵一掃清空,可是她也因為現實而消失掉。
 
禍不單行,我們的情況在這刻變得越來越惡劣。
 
男男社的成員們開始力有不繼,受到了無限氣力的泥人偶,他們也節節後退。
 
有些已經奮不顧身的男男社成員,已經被泥人偶以十對一的方式包圍,更有些已經倒在地上。
 
由翅膀的羽毛所變成的泥人偶,以及本身已經不斷湧現的泥人偶,完完全全的讓我們陷入人數上的不利。
 
「果然不行嗎?果然以我們的力量是對抗不了現實嗎?」
 
我含恨地咬着自己的牙齒,一臉不甘心的盯着一一把眾人打倒的泥人偶。
 
在現實的面前,我們就跟螞蟻沒有分別,渺小且無力。
 
面對着現在的這個情況,我完完全全的感受到自己是多麼的渺少,自己是多麼的無能為力。
 
就算我們一起站出來對抗現實,但結果也只有這一個嗎?
 
失敗…失敗…失敗…失敗……面對着現實,失敗這兩個字在我腦海中迴響不絕。
 
要輸了,要輸了……我們就連現實的頭毛都傷不到,就要被徹底的打敗了。
 
「就算是這樣……就算是這樣,我也要戰鬥到最後一刻!」
 
戰鬥到最後一刻,這是我現在能夠做的事,也是現在能夠做的垂死掙扎。
 
我從由依老師身邊跑出,向着已經回到高塔大門前的翅川直奔過去,打算盡自己最大的力量去打倒翅川,衝破大門。
 
翅川把手一揮,命令幾個由他召喚出來的泥人偶擋在我的面前,讓我不能靠近他。
 
幾隻泥人偶以看似快要跌倒的姿態擋在我的面前,嘗試擋住我的前路。
 
我立即側起身子,把肩頭豎起,打算把這幾隻泥人偶一擊撞開。
 
在下一刻,碰撞的聲音就響起,一個影子就被撞飛到半空之中,並向後跌去。
 
那便是我。
 
這虛弱極了的身子,就連幾隻泥人偶築起的牆都撞不開,甚至被撞飛回去。
 
屁股首先落地,撞得一屁股痛,這種痛楚痛到入盤骨,更隨神經線走遍了全身。
 
「嗚……」
 
嘴巴也不禁因為這痛楚而漏出了呻吟的聲音。
 
站在高塔大門前動也不動的翅川,看到我就這樣被泥人偶撞飛,無言以對,像是無奈的一樣。
 
「宇宙塵快點跑開呀!」
 
「新陳代謝,小心呀!」
 
突然,由依老師和深雪學姊的叫喊聲頓時響起。
 
有着她們兩個的叫喊聲,我從痛極了的感覺中醒過來。
 
我抬頭一看,就看到有人隻泥人偶向着我快速地擺動着身子,朝我衝過來。
 
明明從跑動的動作中看起來,那隻泥人偶跟個幾歲大的寶寶學走路,但跑的來不單單沒有跌倒,速度也挺快。
 
泥人偶的雙手變成了劍的型態,看來泥人偶的雙手似乎是可以任意變形的呢。
 
重點不是這個啊,重點是,這雙劍泥人偶,正朝我衝過來,準備給予我一擊。
 
以這樣衝過來的速度,它絕對能夠在我站起來轉身逃跑前斬到我。
 
這一個弱虛極了的身體,相信被斬上一下,或者被刺穿身體一下,都已經能取了我的性命。
 
既然是這樣,只能想辦法反擊,來一個空手奪白刃。
 
但是以這一個虛弱的身體,有辦法做嗎?
 
不…現在不是能不能做到的問題,而是我一定要去做。
 
要是我不這樣做的話,後果就只有死路一條。
 
我立即擺出了準備奪劍的動作,打算在捉住它斬下來的劍同時,把它向後拋過去。
 
只要時機捉得好,這一下反擊就應該會成功,所以我得算好時機呀。
 
然而,就在這一刻,整隻雙劍泥人偶忽然跳起了來。
 
它不是想要單純的斬我,而是想要從半空之中,借助地心吸力來插死我。
 
這出乎我意料的行動,讓我吃了一驚,就連根據情況而改變動作的想法也忘記了去做。
 
「宇宙塵!」
 
「新陳代謝呀!」
 
「新陳君!」
 
谷先生和由依老師以及深雪學姊,打算趕過來救我。
 
但不知何時,在他們眼前已經出現了為數不小的泥人偶,把他們的路都攔住。
 
男男社的戰線已經失手了,他們不是倒在地去就是被迫到走投無路的地步,戰線完全是失手了。
 
面對着絲毫無損的翅川,面對着為數眾多的泥人偶,面對着要把我性命奪去的泥人偶………
 
面對着現實!!!
 
我們已經完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