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鈞一髮之際,有甚麼東西在雙劍泥人偶面前飛過,並發出了「吀」的一下切割聲。
 
在聲音響起之後的一秒,雙劍泥人偶被一刀兩段的斷開來。
 
上身和下身在我眼前斷開,幸好這不是真正的人類,不然我會嚇得嘔出彩虹。
 
發生了突如期來的事,雙劍泥人偶從半空中掉下來的位置出現了偏差。
 
本應該是向着我身上掉下來的上半身,現在剛剛好掉在我身旁去。
 


那垂直向下插的雙劍,就這樣插入了地面去,插進了好幾吋,可見那是何等的強而有力。
 
另外下半身則掉落在上半身的另一邊,與切口位程反方向,雙劍泥人偶就這樣一分為二的摔在地面了。
 
事情太過突然,就連我自己也不清楚發生了甚麼。
 
在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就已經是雙劍泥人偶一分為二摔在地面去的時候了。
 
雖然不清楚發生了甚麼事,但我現在是得救了卻是個不爭的事實。
 


嘻嘻,沒想到自己多少也有些運氣嘛。
 
「喂喂,我特地趕過來可不是要來見證你們戰敗的一刻呢。」
 
就在我因為這一下走運而沾沾自喜的時候,一把曾經聽過的聲音便從我的後方傳了出來。
 
這一刻,久違了的光線出現在我們的眼前,每個人都被拉出了長長的影子。
 
因為實在太久沒見過光線,所以眼睛這一刻真是好不習慣,自己都不禁瞇起了來。
 


這些光線,都是來自火炬上的火焰。
 
火焰照亮着四周的環境,火焰也照亮着大家的臉孔,火焰也照亮着手持火炬出現在我們不遠處的一大群人。
 
黑色的長袍,把他們的身體包裹着,他們每個人都帶着黑色的三角形頭套,就只有眼睛外露出來。
 
但就只有他們的老大露出了臉目,那是一副看起來超奸狡的臉目呢。
 
「早知道你是如此的不潰,我們去死去死團還是回家去睡覺,然後等着情侶末日的時刻來臨好了。」
 
出現在我們眼前的人們是去死去死團的成員耶!
 
去死去死團團長對着還未從地上站起來的我,露出了恥笑的表情。
 
去死去死團的成員中,有三分一的成員都手持着火炬,讓光線把這裡照亮,也讓他們的登場更有壓迫感。


 
「既然你都來了,何不幫我們一下呀。」
 
我帶着「幫人要幫到底啊」的邪惡笑臉望向去死去死團團長,用來回應他那恥笑我的笑容。
 
「昨晚有個傻瓜用了學校廣播系統,搞得吵吵鬧鬧,反正我都沒事好做了,見他這麼可憐,便打算幫個傻瓜一把。」
 
「那麼,我就替那個傻瓜謝謝你了。」
 
「別客氣啊,傻瓜。」
 
當去死去死團團長的話聲落下之後,他們沒有手持火炬的成員,便一同亮出了鐮刀--------
 
---------不對,看清楚一點,那只不過是農夫收割時用的那種鐮刀,並不是猶如死神之鐮的那種鐮刀。
 


「去死去死團成員聽令!」
 
「嚇!!」
 
「別給我放過任個一個情侶……是敵人才對呢。總之給我上!」
 
一聲令下,身穿黑色長袍的去死去死團眾人便一湧而上,向着每個泥人偶進攻過去。
 
援軍的來到,我們本來被打得後退的戰線,瞬間就推前回去。
 
收割用鐮刀雖然不算是太好用,但是手持武器的他們,比起只用拳頭的男男社成員們更能擊退泥人偶。
 
手起刀落,有部份的泥人偶就像之前的那隻雙劍泥人偶一樣一分為二的倒在地上。
 
實在是來得合時,有了去死去死團的幫助,我們就有勝算了。


 
「需要治療的人,請來這邊!受了傷的人快來這邊啊!當然喜歡百合的你也要來這邊啦。」
 
在去死去死團與泥人偶進行交戰的時候,一把女生的聲音很響亮地迴響在四周。
 
這把聲音響起的同時,更多的光線出現在現場,在四周的環境照得更為光亮。
 
我望向聲音的來源,然後就看到穿上了護士服的一班女生在遠處出現。
 
女生們不單單帶來了照明用的燈,也帶來了各種醫療用品,像是要為在戰鬥中受傷的人進行治療。
 
「雖然我們都不喜歡男生,但是在這個情況之下就別分男女了,來吧,讓我們純色百合來治癒各位吧。」
 
身為純色百合的姊姊-----也即是會長的意思-----她甩着長長的馬尾,充滿了朝氣的這麼說道。
 


接着,已經戰鬥得沒氣沒力的男男社成員開始後退,並帶同已經倒在地上的同伴退到去純色百合女生們開設的臨時治療站進行治療。
 
雖然甚麼完全恢復劑已經不存在,純色百合的一眾女生只能用很基本的方式來為大家進行治療。
 
但是,看到有更多的人來支援我們,這已經是為我們打了一下強心針了。
 
就連純色百合的女生們都來幫忙,實在叫人鼓舞呢。
 
她們穿的護士服,讓她們都變成了戰場上的天使,使去死去死團的男生都力量大增。
 
「唏!對面的女孩看過來,看過來,看過來。」
 
「妹子,看着哥我怎樣把那些黑漆漆的東西打倒啦。」
 
「看到我,看到我吧,看我的厲害吧!」
 
那些去死去死團的男生為了吸引女生們的注意,不斷地揮動收割用鐮刀,把泥人偶都打到快要哭出來。
 
我想要提醒他們,那些女生都是女同性戀者,對男生是沒興趣的。
 
不過告訴他們知道這件事的話,說不家會影響他們的士氣,我還是不要說好了。
 
「嘖!有討厭的東西來了呀!」
 
就在此時,去死去死團團長嗅到了些氣味。
 
這種氣味讓他不禁皺起了眉頭來,像是嗅到了十年沒有洗澡的肥仔一樣。
 
看到去死去死團團長的表情,我以為有新的敵人要出現,但似乎不是這樣。
 
就在去死去死團團長的聲音落下之後,更多的光線照向着我們。
 
「要讓男人和女人的愛在這個世界上消失…這種事我決不准許!」
 
在剛剛照進來的光線之中,一個有着女人臉孔但有着男人聲線、有着男人器官同時也有女人胸部的人出現了。
 
在那個人的身邊,有着無數對叫去死去死團成員都反胃的東西存在着,那便是一對又一對的情侶。
 
「你到底是誰呀!」
 
「甚麼,保衛地球的戰士,你竟然連我這完美的男女共同體也忘了嗎?」
 
沒記錯的話,那個叫作阿修羅十世的人,是左邊身體是男人而右邊身體是女人的人呢,跟現在的並不相同啊。
 
大概是受到了現實的影響,讓他變成了一般雙性的人模樣吧。
 
畢竟在現實他口稱的「現實」之中,不會出男左女右的這種雙性人。
 
甩開這個不說,就連男女之愛都來幫助我們,這實在是太好了呀。
 
「還不是昨晚有個人白痴的男生在大吵大鬧,我才不會跟妹妹一同來幫你們男生呢。」
 
「利用廣播系統在學校吵來吵去,雖然很吵,而且演說又很糟,但裡邊的話我是十分認同的。」
 
萬萬沒想昨天我在廣播室的說話,真的傳到了各人的耳中去。
 
我以為那聲音盡消失在黑夜之中,原來是盡收在各人的耳中。
 
本來沒有打算與我們一同對抗現實的人們,因為我昨天的那發自真心的一團糟說話而站出來了呀。
 
「見證歷史的時刻,又怎可以少了我們!」
 
考古學的學生,肥醬的同學---------
 
「我們的新飛行表演都還未上演,我們的表演夢都還未實現,怎可以還世界末日呀?」
 
飛行學的學生,飛麗斯的學生們--------
 
「看到自己的同班同學需要幫助,我們能坐視不理嗎?」
 
宇宙生態研究學的學生,也就是我的同學們----------
 
他們全部都在這一個時刻齊集在這裡,以他們的身體支持着我們,與我們一同對抗現實。
 
我們這邊的人數一下子急升,把從高塔四周不斷出現的泥人偶打得節節反退。
 
他們的出現,也讓更多的光聚集在這裡。
 
本來是漆黑一片的四周,現在如同白天一樣的光猛,讓我本來習慣了黑暗的眼睛感到有點不適呢。
 
剛才被泥人偶封起來通往高塔大門的那條路,現在因為大家的出現,而又再重新出現在我們眼前。
 
「去死團的團員!把你們對情侶的妒嫉轉變成力量,發洩在那些黑漆漆的傢伙身上吧!」
 
「這邊需要止痛藥啊!」
 
「情侶們啊,用我們的愛去戰勝任何難關吧!」
 
「男男社還能再戰多個十年啦!」
 
曾經是敵對的四個社團,現在都為了同一個目標而奮力戰鬥着。
 
來自不同的社團,來自不同學系,來自不同年級的學生們,現在都不分你我,一同為了把現實打倒而站出來戰鬥。
 
大家的意志在這一刻都結合為一,所有人的心意都連成一線了。
 
看到團結一致的大家,我實在是很感動,對於大家都願意站出來一同為對抗現實而戰鬥,我也是很感動。
 
但是,我清楚知道現在並不是感動的時候。
 
因為現在是--------
 
「是反擊的時候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