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集結起來的大家所引入的光芒,把四周都照亮起來,就連正在展開反擊的我們的身軀也照亮起來。
 
大家不斷地向泥人偶作出攻擊,一點一點的迫使它們後退,通往高塔大門的路也越來越廣。
 
面對着人數眾多的我們,就算翅川能夠把他的羽毛變成泥人偶,也沒辦法擋得下我們。
 
硬是要擋下我們,我相信他的翅膀不出一會就變得只剩下骨肉了,變得一毛不剩。
 
我們人數眾多,翅川也沒辦法一個一個的收拾我們。
 


為了應付如同螞蟻進軍的我們,翅川只能不斷地拍動他的翅膀,好讓強風來為他擋住我們。
 
這邊拍動完翅膀,就要換成另外一邊,然後又立即換成另一邊,現在的翅川實在有夠忙呢。
 
「去死去死團團員們,包圍着那傢伙!!」
 
去死去死團團長下達指示,然後好幾個穿上黑長袍的團員便以圓形的方式把翅川圍起來。
 
他們都手持着收割用的鐮刀,準備隨時發動攻擊,似是要給翅川制裁的一樣。
 


「小的們!給我上!」
 
去死去死團團長大叫一聲,包圍起翅川的團員便一湧而上。
 
翅川大可以飛上天空去,迴避過攻擊,但他的的職責是守住大門,所以他不能這麼做。
 
有任務在身的他,在團員快要接近之時,便立即旋轉起來,而且是高速的旋轉。
 
高速的旋轉產生了強力的龍捲風,龍捲風以翅川為中心轉動,保護着他。
 


朝他攻擊的團員,受到了龍捲風的吹襲後便被吹飛開去,摔落在不同的地面去了。
 
團員被吹散,翅川馬上就停下轉動。
 
因為高速的旋轉,似乎讓翅川有點暈,看來他旋轉這一招不能常用呢。
 
「好機會,情侶們,把愛傳遞出去吧!」
 
這次換成男女之愛發動攻擊,在阿修羅十世的指示下,男女之愛的成員從遠處發動攻擊。
 
他們撿起地上的石頭,向着翅川投擲過去,這與古代的凌霸方式很相像呢。
 
翅川把雙手交叉的擋在前,並同時拍動翅膀,在保護自己的同時把石頭吹回去。
 
這樣的攻防一體的攻擊非常有效,石頭不單單沒有擊中翅川,甚至吹落在部份人的身上去。


 
但是,翅川這一個動作讓他出現了相當大的破綻,就例如他的屁股。
 
「好男人,肛肛好!!」
 
谷先生與幾個男男社的成員從翅川身後發動攻擊。
 
他們的腰用力一挺,一同向着翅川的肛門位置奮力撞過去,發出了很響的「啪」一聲。
 
翅川被奮力撞向了前,與他身後守住的大門多了一段距離。
 
受到了男男社這麼噁心的攻擊,翅川現在是一臉要嘔出來的表情,實在有夠可憐。
 
翅川想要轉身,他想要把在自己身後的幾個男男社成員和谷先生一同撞散,但是谷先生比他先快一步。
 


「秘技.霸王硬上弓!!」
 
令人聯想到各種噁心畫面的招式名被叩喊出來後,谷先生如同個摔角手一樣,向着翅川的背部飛撲過去。
 
碰!!!!!!
 
在聲音響過之後,就看到谷先生把翅川壓倒在地上,谷先生陽痿了的重要部位準確無誤地撞向了翅川的肛門位置。
 
要不是現實把谷先生搞得陽痿了,翅川肯定倒在地上抽筋般抖動了,當然不少得發出「呀斯~」的一聲呢。
 
接着,男男社的幾個成員,也想要飛撲過來,打算一同用氣力把翅川壓死在地上,不讓他動。
 
翅川反即作出反應,他以最大的氣力把翅膀掙開,用力地把谷先生彈飛開去。
 
在用力掙開翅膀的一刻,也產生了強風來,來撲向翅川的男男社成員吹開去。


 
另外,有大量的羽毛也在掙開的同時飛出,向着地面飄落。
 
當羽毛落在地上去後,立變成了大量的泥人偶,而當泥人偶登場的一刻,翅川也已經站了起來。
 
嘖,翅川這傢伙實在有夠麻煩耶。
 
雖然我們人數眾多,但是翅川的強風吹和他的氣力,讓我們沒辦法接近他和很難把他捉住。
 
想要打倒翅川,實在要想想辦法。
 
「新陳君!你們先走吧!」
 
就在我低着頭思考着有甚麼方法能夠打倒翅川的時候,谷先生的聲音傳來了我的耳邊。
 


我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甚麼我們先走的,這到底是在說甚麼。
 
「我們已把那傢伙推離了高塔大門,他現在沒辦法防守那裡啊!現在是好機會,新陳君。」
 
抬頭一望,就看到沒有被翅川守住的高塔大門,正被兩名男男社的成員打開。
 
那兩位男男社的成員更向我招手,示意我進入高塔。
 
谷先生可能打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要打贏翅川,他只是想拖延翅川,製造機會給我進入高塔內。
 
翅川看到了高塔大門被打開,露出了很不妙的表情。
 
他想要立即飛回去,把高塔大門關上,並死守在那裡。
 
但這一刻,一條鞭子向着翅川的翅膀飛去,很有技巧地把他一邊的翅膀勒緊着。
 
「怎可以讓你逃!」
 
阿修羅十世雖然沒辦法用他能召喚出的荊棘鞭,但他還有普通的鞭子可以用。
 
他/她用鞭子拉扯着翅川的翅膀,頓時讓翅川沒辦法起飛。
 
心知不妙的翅川,憤慣地咬緊牙齒,他想要轉身用另一邊的翅川把阿修羅十世吹開,但在這刻-------
 
「別忘記了我們去死去死團呀!!」
 
去死去死團團長一個箭步,把收割用鐮刀向着翅川的另一個翅膀插上去,狠狠地把翅膀釣住。
 
受到了這一下殘忍的攻擊,白色的翅膀一瞬間染紅了。
 
收割用鐮刀還綁上了條繩子,繩子由去死去死團和純色百合的女生們及其會長拉緊着。
 
「這樣的話,他就動不了啦,對吧!」
 
純色百合會長露出了笑容,並與她的妹妹們一同緊緊拉着繩子,猶如在拔河的一樣。
 
一雙翅膀完全被封住了行動,翅川這下是有翅膀也難飛了。
 
「上吧,新陳君,這裡交給我們!」
 
谷先生和男男社的成員合力把通往高塔大門上的泥人偶擊退,讓我們能順利向大門前進。
 
我望了望谷先生,也望了望各個社團的會長們。
 
男男社的會長、男女之愛的會長、去死去死團團長、純色百合的會長…………
 
在他們所有人的眼中只有着一句說話:
 
「上吧!把現實打倒,拯救我們的世界吧!」
 
「各位!謝謝你們呀!」
 
我強忍着快要掉下來的淚水,向着高塔大門邁步開去。
 
向着高塔裡前進的人並不只有我一個,還有我的同伴們。
 
由依老師、深雪學姊、變態、陸仁甲、還有來自及個學系的學生們,為數實為不小。
 
肥醬要跟他考古學的學生一同跟泥人偶戰鬥,所以沒有跟隨我的步伐。
 
我們這一群人,就向着高塔裡邊直衝過去。
 
我實在是有點擔心由樹幹所造成的高塔,能不能承受我們這麼多個人的重量。
 
不過高塔能夠承受到有宇宙戰艦外形的禮堂,想必我的擔心也是多餘的。
 
翅川看到我們要進入高塔,他想要阻止我們。
 
他向前用力的踏步,也嘗試拍動翅膀。
 
但是因為有着眾在反方的拉扯,翅川根本是前進不了。
 
去死去死團團長甚至不知從來找來了更多的繩子,他把繩子綁住了翅川的雙手和雙腳,也向後用力拉扯着。
 
這雙管齊下的攻擊,讓翅川完全是動不了,他現在就如同那些被綁住的山怪一樣。
 
沒有受到翅川的阻礙,也沒有受到泥人偶的阻礙,我們一行人便順利地走到高塔大門前。
 
「新陳君!」
 
正當我要踏過大門的門框正式走進高塔之內時,谷先生的聲音從我後方傳來。
 
我以為發生了甚麼事,所以回頭一看。
 
但我只見谷先生對着我露出笑容,以及投來了一句說話。
 
「果然我沒有辦法跟你成為世界第一,所以我們分手吧,新陳君。」
 
「我們由始至終也沒有在一起啊!谷花約瑟!!」
 
雖然我以近似怒吼的聲音來回應他,可是我並沒有在生氣。
 
老實說,這個傢伙,就算這個世界發生了甚麼事,就算這個世界怎樣改變--------
 
--------對我來說他是世界第一的男同性戀呢。
 
「你的世界第一,在塔頂等着你呢。」
 
谷先生似乎還說了句話,但是那些聲非常的細小,我沒辦法聽得見。
 
與他互相交換了句話之後,我就跨過大門的門框正式進入了高塔之內。
 
走着瞧吧,現實,我現在就來打倒你了!
 
「雖然我現在的小伙伴垂頭喪氣,但我還有黃瓜可以用呢,你的菊花,準備好了嗎?」
 
「呀斯~~~~~~~~~~!」
 
在我身後傳來了谷先生的說話聲,以及翅川的慘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