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靠着眾人的幫忙,我們成功打開了高塔的大門,進入了高塔之內。
 
高塔內跟外邊的世界全然不同,在這裡不是全然的黑暗,多少還有點燈光。
 
不過,燈火卻不是很通明,沒辦法清楚地看清四周,四周的景物只能勉強看見。
 
這是現實他在優待我們,還是在耍我們啊。
 
既然他要給我們點燈,那不能點個亮的嗎?實在有夠可惡。
 


在高塔外邊,可以看到高塔是由樹幹交纏的外觀,但在裡邊卻看到筆直無凸無凹的牆壁。
 
高塔內全闊大約半個足球場,牆壁以六角形的形狀向上伸展。
 
在這些牆壁的每一隻角,也有着一個點光了的火炬,但火焰無力得快要熄滅。
 
在其中一個六角形的邊位,有着向上螺絲般伸展的樓梯。
 
樓梯是由牆面伸出來,一條一條的獨立,長闊皆為供二人站立的大小。
 


樓梯看起來很薄,可是意外的很堅固,用起來跟看上去的感全然不同。
 
即使我們找兩個人站上去,並用力跳幾下,樓梯也沒有出現異常狀況。
 
「我們走吧。」
 
知道了樓梯無異常,由依老師便帶領着大家踏上去,帶頭率先前進。
 
跟在由依老師身後的陸仁甲,然後是好幾個同班同學,接着就是我和深雪學姊及變態。
 


眾人向着樓梯踏步,一起往上走。
 
向樓梯踏步的聲音在高塔之內迴響着,感覺像是有隊軍隊在奔走的一樣。
 
隨着我們沿着樓梯向上走,我們距離地面就越來越高。
 
一不小心差錯腳,就很可能會摔死,所以大家走路的時候都小心翼翼的。
 
隨着我們往上走,底層的火光也已經無法映入我們的眼中。
 
但是,在我們的面前,一把把本來是沒有點燃的火炬,卻自動點光了起來。
 
這個情景讓我想起在不久之前我去尋找黑暗魅影的時間,現在現實他似乎在引導我們去見他。
 
沿着樓梯前行,依照着暗淡的火光走進,我們似乎已經快走了好一段路。


 
「看啊!前邊好像有個出口。」
 
走在由依老師身後的陸仁甲在這時講了句話,更豎起手指指向着遠處。
 
我們都望向他手指向的位置,在那裡有一個跟樓梯梯階一樣大小的正方框。
 
這看起來如同通往上層的入口一樣呢。
 
從我們這裡可見,在那正方框上射進來了一些光,這些不算是很是亮,而且有點飄動,應該是火焰的光芒。
 
上一層的火焰,比起指引着我們前進的火焰還要光,難道說接下來我們要到的那一層,就是現實他所在的高層嗎?
 
最好是這樣,但我認為現實他不會這麼容易讓我們見到他的。
 


魔王要勇者去見他,但在勇者前往魔王高塔時,通常會遇到魔王一個又一個的手下,這是最正常不過的老套劇情了。
 
如果現實真的要我們去見他,他就不會搞這麼多的花樣啊!
 
隨着我們在樓梯的走動,我們近來了上層的入口去。
 
穿過了上層入口,比剛才樓梯處更光亮的環境立即映入我們的眼中去。
 
在全高五米的這層中,六角形的牆壁掛上了燒得正旺的火炬。
 
雖然火炬是燒得很旺,但是卻沒有辦法把這裡完全的照亮就是了。
 
不過在我們眼前,也沒有甚麼值得照亮,因為在我們眼前除了地板和天花板之外,就別無他物。
 
在我們眼前,是一個很廣闊的大空間,在那裡甚麼都沒有。


 
然後在那個甚麼都沒有的空間對面,就有着繼續通往上一層的樓梯。
 
「吓?這層是用來幹嘛的啦?」
 
看到這個古怪的空間,深雪學姊一臉不解的講着話。
 
其實就連我也一樣,不是很清楚這一層是用來搞甚麼的。
 
根據現實的行動方式來看,這一層的存在應該是有目的吧。
 
他不可能會沒理沒由的讓這一層存在於高塔之內,他一定是有甚麼原因才會設立這一層。
 
但看着那空空如也的空間中,我完全是猜不到現實的想法是怎樣。
 


沒辦法猜得到他想法的我,內心多少也有恐怖和不安散發出來,因而不敢向前踏步。
 
「管他是用來幹甚麼,我們向塔頂走吧。」
 
由依老師一於少理,她說過話後便向前踏步,向着這個空空如也的空間中走去。
 
「等等我啊,由依老師!」
 
陸仁甲也跟着隨着由依老師向空間的中心邁步出去,而其他的同班同學們也一樣跟了上去。
 
「嗄…嗄…嗄…深雪大人,妳也等等我嘛。」
 
「甚麼,變態原來你在這裡啊,怪不得人家覺得好像少了個甚麼的。」
 
「嗚…深雪大人,竟然掉下了我也沒有發覺。」
 
變態在這個時候才從入口那處沿着樓梯爬上來。
 
他一整個累死累活的模樣,在爬上來之後便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
 
「變態你不是有打籃球的嗎?怎麼身子比我還差?」
 
「你以為剛剛跟那個長翅膀的怪物戰鬥是不用氣力啊。」
 
我好心走過去關心一下變態,結果他卻向我抱怨。
 
「唉,為什麼人家會跟這個像新陳代謝一樣廢的在一起呢。」
 
深雪學姊,妳剛才暗示我廢弱的那句話,我可不能當作聽不到呀。
 
馮!!!!!!
 
突然一刻,就在我打算向深雪學姊提出抗議的時候,一陣怪風吹起了來。
 
在高塔之內沒有窗戶,會出現一陣風,實在是不正常。
 
我以為是翅川突破了谷先生的調教,從而追上來殺死我們,但並不是這樣,在這裡並沒有出現翅川的身影。
 
當怪風吹起之後的一秒,一條線忽然從我腳前亮起了來,發出了紫紅色的亮光。
 
紫紅色的亮光線條向左右兩邊擴展開去,並穿梭於空空如也的那個空間中。
 
不出一兩秒,紫紅色的光線線條便在空空如也的空間上刻上了個圖案,是一個在圓環中的星形圖案。
 
「發生甚麼事了!?」
 
空間上出現了個圖案,站在圖案上的由依老師發出了吃驚的大叫聲。
 
與由依老師在一起的大家,紛紛望着在腳邊的紫紅光線,雙眼吃驚得瞪得大大,臉上也因光線而染上了紫紅色。
 
我不知道現在發生甚麼事,但是我知道一定要把大家從圖案中拉出來,這一定是現實他的陷阱!
 
在眨眼之後,我立即跑出來,向着圖案中的大家奔跑過去。
 
碰啪!
 
正當我向前跑的時候,我像是撞上了甚麼的發出碰撞的聲音,猶如撞上了道牆。
 
額頭與那無形的牆撞我正着,非常的痛耶!
 
伸出手摸摸,就真的摸到了一道無形的牆,這道牆就設於紫紅光線的邊界,也就是圓環的位置。
 
這一道透明的牆,把我們與由依老師他們分隔開。
 
「快跑!大家!快點離開那裡呀!」
 
我努力地叩打牆壁,並發出大叫的聲音。
 
聲音很順利傳到大家的耳中,大家聽到我的聲音之後都回過了神,想要找出回逃出圖案中。
 
可是已經大遲了,圖案在這一刻完全被光填滿,大家在還未踏出一步的前,就已經被光所吞沒了。
 
看着光線把大家吞沒,我只能呆全了口,瞪大了雙眼,甚麼也做不了。
 
然而,情況卻與我所想的不同。
 
我以為大家都被光線吞沒而死亡,但卻不是這樣。
 
當光線消失了後,大家完好無缺的出現在眼前,還是活生生的。
 
由紫紅色光線連成的圖案也消失,透明牆也消失,我也可以走進裡邊了。
 
「沒事吧,由依老師!?」
 
我立即衝到由依老師的前邊,問着她有沒有事。
 
雖然她受到了光線的吞沒,但好像沒有任何損害,身體完全沒事,就連其他被光線吞沒的人也一樣。
 
「這實在是太好了,大家都沒事。」
 
「宇宙塵竟然第一個來關心我呢,難道對老師我心動了嗎?」
 
「才沒有這------」
 
滋滋滋滋滋滋滋!!!!!!
 
就在我因為由依老師的說話而激動起來時,我的說話都還未完全講完,奇怪的事情又發生起來。
 
一團泥巴在我們面前不遠處出現,就出現在通往上層樓梯前不遠處。
 
泥巴跟之前看到的不同,它不是黑色,而是紫紅色,就跟剛才的光線一樣。
 
接着,泥巴變成人型,然後一個熟識的臉孔就出現在我的眼前。
 
黑色的連身長袍,等身高的魔杖、瘦削的身體、老邁的外表,以及那個擺脫不了脫髮命運的髮型,我絕不可能忘記那個人。
 
「死…死靈法師!!」
 
我看着那個曾經被我打倒的敵人,不自覺地叫出了他的名字------死靈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