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三個人真的有抗性的話,那麼我們就有辦法打倒死靈法師了。
 
「呼………」
 
想要知道自己是不是對死靈法師的魔法有了抗性,最好的方法就是去實證一下。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拿出勇氣來,去做一下實證。
 
所謂的實證,就是讓死靈法師攻擊我。
 


只要他的魔法沒辦法傷到我,那我就是有抗性了。
 
但如果根本沒有抗性,如果剛才的攻擊只要巧合沒有傷到我…………那我就應該只有死的份了。
 
以一般人的身體,被死靈法師彈開,或許還能保住性命。
 
但是,我的身體卻因為現實的影響而變得比一般人虛弱,只要受到了死靈法師的攻擊,我可能就一命嗚呼了。
 
「宇宙塵,你做甚麼呀,先別獨自進攻呀!」
 


由依老師想要阻止我,但我沒有理會她。
 
只要我真的對死靈法師的魔法有抗性,我們就有贏面了啊,我得要來一個實證。
 
一步一步的,我走近死靈法師,心臟每走一步就跳快了一下。
 
在我腦海不斷浮現出我會被死靈法師的魔法擊中的可能性,我竟然朝這個負面想法去想,真不知道自己的大腦是不是瘋了。
 
「沒事的…沒事的…沒事的……」
 


我一邊喃喃自語,一邊向死靈法師的方法一步步走去。
 
死靈法師雖然是面向我,但我法覺了一件很奇怪的事,那就是他的雙眼並沒有望向我。
 
這簡直是當我不存在,他是想要說「你這麼弱小的生物視而不見就好」的一樣,十分高傲。
 
這實在是可惡,但我現在真的是很弱小………
 
我與死靈叉師的距離越來越近,然後他終於有所反應了。
 
死靈法師因為風濕痛而猛柔搓他的膝蓋,即使是法師也難敵這種老人病啊。
 
他完全無視已經走在他五米前面的我,簡直把我當作透明。
 
「這老胡塗竟然完全不攻擊宇宙塵?」


 
由依老師對此感到異想的震驚,就連我也是一樣。
 
「你這傢伙別太小看我!」
 
完全把我當作透明的死靈法師,實在是惹得我一肚火,他這樣實在是太可惡了!
 
我一個拳頭打出去,朝向着死靈法師的臉去,但在這一刻,奇怪的事發生了。
 
拳頭突然打了個空,因為我太出力向前打的關係,整個人立不穩的向前跌去。
 
這一刻,我整個人竟然穿過了死靈法師的身體。
 
穿過了他身體的我,由他的面前,穿到他的身後,感覺如同穿過空氣的一樣。
 


「這…這搞甚麼鬼?」
 
我以為是死靈法師的魔法把戲,所以我再一次揮出拳頭。
 
但我打出去的半頭,立即又穿過了死靈法師的身體。
 
「難道只是個影像?」
 
由依老師在這一刻似乎想到了個甚禱,然後撿起在地面上的石塊,向死靈法師擲過去。
 
本以為死靈法師會動也不動,但情況卻不是這樣。
 
死靈法師用魔杖叩了叩地面,讓白色的光球出現,然後撞向擲過來的石塊,把石塊消滅。
 
出乎意料的反應,讓我和由依老師都大吃一驚。


 
更叫我吃驚的是,由死靈法師有所行動的一刻開始,我的手依然是打出去的姿態,整個拳頭穿透了死靈法師的身體。
 
沒甚麼特別感覺,猶如向着空氣出拳一樣。
 
「宇宙塵,似乎因為特別的原因,死靈法師碰不到你,而你也碰不到他。」
 
「有這麼古怪的事!?」
 
我是覺得超古怪,但這也似乎是真的。
 
即使我現在在死靈法師面前做鬼臉,他也像是完全看不到,把我無視掉。
 
就算我猛出拳,拳頭也只會穿過死靈法師的身體,我就像是打空氣的一樣。
 


相反,由依老師用石塊擲向死靈法師,死靈法師卻即時作出反應。
 
從死靈法師的動作看來,這石塊應該會傷到他,所以他才會作出攻擊,把石塊消滅掉。
 
為什麼會這樣呢?這個樣子,就像是我沒有存在於死靈法師的世界之中。
 
沒有存在於他世界……難道是因為………
 
「因為那個圖案的關係!!」
 
我頓時恍然大悟地叫道。
 
在死靈法師是在那個圖案出現之後才現身,當時我因為跟變態進行對話的關係,沒有跟由依老師站在有圖案出現的空間之中。
 
圖案發出了光,把由依老師她們吞沒,這是為了讓她們存在於死靈法師的世界之中。
 
只要她們存在死靈法師的世界,死靈法師才有辦法用魔法攻擊到她們。
 
而我因為沒有在那個圖案之中,沒有被光吞沒,所以是不存在於死靈法師的世界中。
 
因此我碰不到他,他也碰不到我,他的攻擊也傷不了我,我的攻擊也傷不了他。
 
事情的真相應該就是這樣,只有這樣才能把整件事合理化。
 
現實應該是以此為陷阱,讓我們跟死靈法師戰鬥。
 
但是他萬萬沒想到,我竟然因為變態的關係而沒有踏進那圖案之內。
 
我回到由依老師的身邊,並把我所想到的事情告訴她知道。
 
聽到了我的話後,由依老師馬上就揚起了嘴角。
 
「這不是很好嗎?」
 
「很好,很好甚麼呀?」
 
「這樣的話,你和深雪她們就可以先走了,比我們先去到上層。」
 
「怎麼可以,你要我拋下妳和大家跟這怪物戰鬥嗎?」
 
我對由依老師的說話多少感到反感,我可不想留下大家跟這隻怪物戰鬥。
 
我想要幫助大家一同戰鬥,然後全員到達上層。
 
然而,由依老師不明白我的心意,她以「你是笨蛋嗎」的眼神望向我。
 
「碰不到敵人的你,留在這裡還有甚麼作為呀?」
 
「至少我還可以幫忙想辦法去打倒敵人呀!」
 
「吓?你腦袋都長草的,怎拿來幫忙思考打倒敵人的方法?」
 
由依老師完全拒絕我的心意,甚至罵我的腦是長草,真是過份。
 
「聽我說,宇宙塵。」
 
本來正在動怒罵我笨蛋的她,忽然間平靜下來,以很知性的感覺再度對我講話。
 
「你的戰場還不在這裡,這裡交給我們就好。」
 
「可是由依老師-----」
 
「小奈奈她可是還在塔頂等着你去救的,你要在這裡浪費時間嗎?」
 
一瞬間,奈奈的樣子在我腦海中浮現。
 
她的笑容和平時的姿態在我腦內一一重現,而她因為現實而變得傷心和空洞的樣子也在我腦海一一重現。
 
「世界一點一點在崩塌,別再給我在這裡浪費時間了呀。」
 
由依老師轉身望向了深雪學姊和變態那邊,並揮手叫他們兩個過來。
 
「比起支援我們,你更應該去把現實打倒,宇宙塵。」
 
「由依老師……」
 
「我對你有信心,你一定做得到的,你不是保衛地球的戰士嗎?」
 
當由依老師的話說到這裡,深雪學姊和變態便到了過來。
 
由依老師稍微且快速的解釋一下現在的情況,然後要求沒有存在於死靈法師世界中的深雪學姊和變態與我先到上層。
 
當下,深雪學姊和變態也點頭同意,並下定了決心與我先到上層去。
 
「走吧,宇宙塵,做你一定要做的事。」
 
雖然我真的很想要幫助由依老師她去戰鬥,可是她說的話很有道理。
 
我現在要做的事,就是要打敗現實。
 
只要打敗現實,奈奈就會得救,世界也會因此而得救。
 
「對不起,由依老師,我要出發了。」
 
「去吧,給我好好的揍飛現實,不然的話等等就換我揍飛你了,宇宙塵。」
 
「我等着你來揍飛我啊。」
 
我把這句話當作是「我們之後再見吧」的意思講出來,由依老師似乎明白到我話中的意思,因而笑了笑。
 
然後,我頭也不回地向着死靈法師身後的樓梯直跑過去。
 
我、深雪學姊、變態就這樣從死靈法師身邊走過,平安無事的踏上了樓梯,向着上層走去了。
 
「宇宙塵……我可不知道我還有沒有機會揍你呢。」
 
在我即將要在這一層離開的時候,由依老師很輕聲地說了句話,但我沒聽得清楚。
 
因為沿着樓梯向上跑的腳步聲,早就把她的話聲掩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