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大叔一樣的身型,那叫人噁心的猥瑣臉,在我們眼前的人的確是紅色蘿莉控大叔。
 
不過我相信這不是他本人,在我們眼前的應該是由泥人偶變化而成的他。
 
紅色蘿莉控大叔就站在我們的眼前,讓我沒辦法追上現實的背影。
 
現實的背影漸漸遠去,他走進了有宇宙戰艦外觀的禮堂之內,不用一會就消失在視野之中。
 
「可惡,你給我等等呀!」
 


我想要立即追上去,但當我向前踏步的一刻,紅色蘿莉控大叔便用力地向下揮手。
 
在揮手的一刻,一團火焰便結集在他的手上,接着成了一把劍的型態。
 
他雙手緊握着劍,擺出了戰鬥的姿勢,像隨時要向我們發動攻擊的一樣。
 
「不打敗他就過不去了嗎?」
 
我實在是明知顧問,紅色蘿莉控大叔的出現不擺明就是要阻我們去路嗎?
 


既然是這樣就沒辦法了,我們只好與之一戰。
 
「變態,準備好了嗎?」
 
「嗯,我準備好逃走了。」
 
我以為變態會跟我一起站得前,準備與紅色蘿莉控大叔戰鬥,誰知他竟然站到我的後邊。
 
「你這變態給我出來戰鬥啦!」
 


我只好揪他出來,並推到我前邊。
 
即使他沒辦法戰鬥,但也可以成為我的肉盾。
 
「變態豬!新陳代謝!你們要加油啊。」
 
深雪學姊在後邊跳着像是啦啦隊的單人舞,並一邊為我們打氣加油。
 
要是配上了啦啦球和啦啦隊成員的短裙,那麼深雪學姊就會跟啦啦隊成員沒兩樣了。
 
沒有這兩樣東西,實在是可惜。
 
「新陳,你看!」
 
忽然間,變態大叫起來。


 
我以為變態看到了深雪學姊的單人啦啦隊舞會變得超興奮,誰知道他一眼都沒去看。
 
變態是猶如把深雪學姊當作女神一樣存在的大變態,到底是甚麼原因令他不去看深雪學姊一兩眼。
 
我望向了剛剛大聲呼叫的變態,他豎起了一根手指,直指向前。
 
沿着他手指指向的方向,就能夠看到紅色蘿莉控大叔。
 
而這一刻,紅色蘿莉控大叔露出了個不懷好意的笑容,他笑得整個下巴都跨下來了。
 
留心望向紅色蘿莉控大叔的眼睛,在他的眼睛裡,反映着在一旁跳着啦啦隊單人舞的深雪學姊。
 
深雪學姊一邊扭着腰,一邊踢着腿。
 


身穿校服短裙的她,在每一下踢腰的時候,大腿外側更上的部份便若隱若現,非常的煽情。
 
看到了紅色蘿莉控大叔那不懷好意的笑容,再看到了他雙眼倒映的深雪學姊…………
 
這一刻我察覺到有些事正朝不對勁的地方發展。
 
「變態!快去保護深雪學姊!」
 
碰!!
 
在我聲音都還未落下,紅色蘿莉控大叔便「碰」一聲的奔走開去。
 
他就像一隻發情的狗公,拼了命的向前衝。
 
想也不用想,紅色蘿莉控大叔的目標就是正在刺激他雄性情慾的深雪學姊。


 
雖然這只是由泥人偶化身而成的紅色蘿莉控大叔,力量會跟本體一樣也說得過去,但竟然連習性也一樣。
 
紅色蘿莉控大叔是另外四個不同顏色的蘿莉控大叔合體而成,而他們的共通點,都是好色,有被稱為「第十八級危險動物」的稱號。
 
在以前,蘿莉控大叔們曾經對深雪學姊打算做出不道德的事。
 
而現在,當紅色蘿莉控大叔看到深雪學姊的啦啦隊單人舞之後,也想要對她做出不道德的事啊。
 
「嗚哇!!」
 
深雪學姊知道情況不對勁,她立即轉身逃跑起來。
 
「想動我的深雪大人,就動動我先!」
 


女朋友受到攻擊,男朋友當然是二話不說的站出來。
 
變態帶着怒哮衝到紅色蘿莉控大叔的面前,立即擋住了他的前路。
 
但是,紅色蘿莉控大叔的情慾爆發後,他的力量竟然大到立即就把擋路的變態撞飛。
 
我也想要去阻止紅色蘿莉控大叔,但是當我反應過來並跑起來後,紅色蘿莉控大叔已經越過我了。
 
紅色蘿莉控大叔拼命地衝向深雪學姊,而深雪學姊就一直逃跑。
 
要不是她沒有降落傘,她一定會立即向高塔外邊跳落去。
 
受到了紅色蘿莉控大叔猛追的她,現在就只能夠繞着圈跑了。
 
「變態豬!你快點想辦法啦!」
 
「別擔心,深雪大人,我現在就過來救妳。」
 
紅色蘿莉控大叔追着深雪學姊,而變態則追着紅色蘿莉控大叔,而我則站在一旁,思考應該如何插手。
 
這一個場,看起來真是超滑稽的呢。
 
「可惡呀,你這死變態大叔,別欺人太甚呀!」
 
快要被追上的深雪學姊,已經生氣得忍無可忍。
 
她頓時剎車般停下了腳步,然後一個轉身!
 
「去死啦!!!!」
 
啪唰!!!!!
 
像是算好了時機般似的,深雪學姊一個巴掌打出,剛剛好打落在猛衝過來的紅色蘿莉控大叔。
 
紅色蘿莉控大叔應耳被那巴掌打飛,向着幾米的不遠處飛去了。
 
「怎樣啦,你這傢伙,別以為人家好欺負啦!」
 
「啊!深雪大人超厲害的啊!」
 
深雪學姊一臉自鳴得意地講話,而停下了腳步的變態則在那邊拍手叫好。
 
沒想到一個巴掌竟然如此的厲害,女生真的不能小觀。
 
被巴掌打飛出去的紅色蘿莉控大叔,跌落在最高層的入口那邊,而我們則剛好背着宇宙戰艦外型的禮堂入口。
 
跌落在地上去的他,慢慢地從地上爬起來。
 
而此刻,他的表情再一次不對勁起來。
 
從地上慢慢地爬起來後,他整個人的頭深深的低下,他的雙肩也猛烈地震抖着。
 
「這傢伙急尿嗎?」
 
「說起上來這高塔好像沒有廁所耶,大家到底要如何上廁所?」
 
我說啊,這傢伙現在應該不是要急着上廁所吧。
 
真不知道變態和深雪學姊是如何覺得紅色蘿莉控大叔的樣子像是要去廁所。
 
看到紅色蘿莉控大叔的表情不對勁,我們三個人都退後了幾步,盡量拉開距離。
 
下一刻,紅色蘿莉控大叔手持的那把以劍姿態的火焰,頓時燒得更旺盛。
 
他的頭忽然猛抬起,然後一對怒不可遏的眼睛就映入我們的眼中。
 
紅色蘿莉控大叔很明顯不是想要上廁所,他是在生氣。
 
自己的發情對像,突然一個巴掌打過來,深雪學姊這一個舉動,惹火了紅色蘿莉控大叔啊。
 
這下子就是所謂的「蘿莉控也有火」嗎?
 
紅色蘿莉控大叔握緊了劍姿態的火焰,然後奮力地向前猛斬。
 
三道赤紅色的火焰衝擊波,一邊燒着空氣,一邊直奔向我們。
 
惹你生氣的又不是我,幹嘛要連我也一起打啊!!!
 
我內心的抱怨當然傳不到紅色蘿莉控大叔的耳中,面對衝過來的衝擊波,我們三個人立即跳閃開去。
 
三道衝突波沒有命中我們,但是卻擊中了我們身後的禮堂。
 
雖然禮堂是宇宙戰艦的外型,但這只是外觀上,實質只是普通的禮堂。
 
禮堂的入口大門出了崩塌的現像,一些大塊小塊的碎片,正開始掉下來,像是要把入口封住。
 
「新陳代謝先走吧,這裡交給人家就行了。」
 
「要是入口被封了的話就糟了,新陳你就先走吧。」
 
「可是!」
 
「大魔王的房間都要到了,你還留戀打小怪嗎?給人家滾!」
 
「走吧,新陳,這裡交給我們就對了,你的戰場可不在這裡呢。」
 
變態說得沒錯,這裡可不是我應該要待在的地方。
 
世界正在崩塌,大家都在拼了命的戰鬥着,揮灑着血汗來拯救世界。
 
所以我不可以在這裡浪費時間跟小怪戰鬥,我的目標是要打倒大魔王,打倒現實。
 
「深雪學姊,變態,謝謝你們了。」
 
「呵呵,對人家感激得哭盲眼睛吧,不過是在救了奈奈她之後才做。」
 
「新陳,把你的心意和想法,傳遞給奈奈她知道吧,只有這樣才能救到她啊!」
 
變態的說話,忽然在我的腦海內迴響着。
 
我的想法?我的心意?
 
暫時先別想太多,因為禮堂的入口快要被完全封住了。
 
我快速奔跑開去,在入口完入封住的一刻前,一個飛身躍進入口。
 
「碰」的一下響亮的聲音響起,一塊大的碎片終於掉下來,把整個入口完全封住。
 
在碎石後邊的深雪學姊和變態,我已經是看不到她們的身影了。
 
我的退路,也被封去,我已經沒有退路了,現在只能夠上。
 
我來了,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