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現在是要與我進行一命換一命的交易嗎?
 
雖然之前他的說話,讓我知道奈奈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多少是我的問題。
 
要不是我沒有察覺到她的心意……要是我有對她的心意作出回應……不論是接受或者拒絕……
 
現實說話,讓我的心靈動搖起來,在我腦海之中曾出現過「如果我死了奈奈就得救的話,我同意這交易」的想法。
 
但我清楚知道,這是現實的對我的心靈攻擊,我絕不能屈服。
 


「比起我的死,我認為把你打倒更能夠救回奈奈!!」
 
我緊握自己手中的拳頭,並向現實投回了句話,以示我要打敗他的決心。
 
看到我的心靈沒有崩潰,現實發出了不爽的一聲「嘖」。
 
「你到現在還認為你能夠打敗身為現實的我嗎?」
 
「那是當然的,而且在與你戰鬥的可不只有我一個人。」
 


「不只你一人?啊,你是說你那些朋友啊?」
 
現實想到了正在高塔內外與各個敵人對抗着的人們,然後他忽然想到了甚麼般笑了笑。
 
「你們這麼多個人來殺我一個人,太卑鄙了吧?」
 
「甚麼好卑鄙不卑鄙,給我出來受死!」
 
我就這樣握緊拳頭衝上去,準備用我這雙拳把這傢伙徹底的打飛。
 


但是現實看到了我衝過來後,他不單單沒有感到害怕,反而露出了個邪惡的笑容。
 
接着,現實帶着邪惡的笑容望向奈奈,甚至用一隻手輕撫她的臉頰,如同在調情的一樣。
 
「你這傢伙別碰奈奈她呀!」
 
我剎停了腳步,對着現實高聲地怒吼,但是現實並沒有理會我。
 
他繼續含情般望向奈奈,也繼續輕撫奈奈那白滑的臉頰,並且裝模作樣地講話起來。
 
「哎喲,小奈奈啊,他們這麼多人來欺負我一個,我真的超害怕啦。」
 
現實這傢伙只顧對奈奈講話,完全把我無視掉。
 
他甚至很裝熟的叫奈奈作小奈奈,語氣讓有夠娘娘腔,完全是欠打的樣子。


 
「不知道小奈奈能不能夠為我唱歌,守護我呢?」
 
當現實把這一句話說完後,便望了一望我,像是用眼神來跟我說「準備看好戲吧」的一樣。
 
這一刻,奈奈對於現實的說話有了反應,她的身體不禁抖動了一下。
 
「唱歌……守護大家……」
 
不知道是現實在控制她,還是奈奈多少還殘留意識,總之她就自己喃喃自語了幾句話。
 
奈奈看似有意識,但是她的眼神依然是空洞無比,她現在說的話感覺不是她自己想要說的啊。
 
下一刻,奈奈離開了現實的大腿,然後站了起來。
 


「奈奈,妳要做甚麼呀!」
 
我對着在現實身邊站起來的奈奈叫喊出話來,但是奈奈卻對我的說話完全沒有反應。
 
她沒有聽到我的聲音,也沒看到我的臉容。
 
她空洞無光的雙眼就只是單純的望向前方,而耳朵就選擇了接收現實的說話。
 
「謝新陳。」
 
「怎麼了呀!」
 
「我有個東西想要你看一看。」
 
現實露齒一笑,一臉惡魔的表情的半瞇起眼望向我。


 
接着他彈了一下手指,然後用手托着自己的頭,像是準備看戲的動作。
 
當彈手指的聲音響起之後,有着宇宙戰艦外型的禮堂,忽然進行了投影。
 
被投射出來的影像,出現在一點一點崩塌的天空之中。
 
由於現在的天空是全黑的,連月亮光和星光也沒有,影像能夠非常清楚的展現在我眼前。
 
出現在我眼前的影像,一共有三個,而這三個影像都是實況的轉播。
 
「這是!?」
 
這三個影像,分別是在高塔大門前進行戰鬥的谷先生他們的轉播、由依老師與同學們在高塔內跟死靈法師戰鬥的轉播、以及深雪學和變態合力跟紅色蘿莉控大叔戰鬥的轉播。
 


我現在是有點搞不懂,為什麼現實會想要讓我看這三個影像?
 
「用你的雙眼看清楚現實吧,謝新陳,看清楚現實如何把你的朋友一個又一個的打倒吧。
 
「你這是甚麼意思呀!」
 
這時,一道教堂裡管風琴的音樂在我還未清楚現在到底是怎樣的時候響起。
 
莊嚴且沉重的音樂就在耳邊迴響,應該是說,在每一個地方迴響。
 
從投影出來的影像中可以看到,大家都因為突然出現的音樂聲而愣住,音樂似乎已經傳了開去了。
 
我是有點想找管風琴是在那裡被彈奏,但有另一件事讓我把這個想法打消。
 
一把少女的聲音,在音樂響起了不久之後,便傳出了來。
 
這一把少女的聲音,十分熟識,因為這正正是奈奈她的歌聲。
 
雖說是歌聲,但是在奈奈唱的曲子裡,根本沒有歌詞。
 
奈奈就一直跟隨着音樂,哼唱着歌曲,發出「LULU」的聲音。
 
一首歌的靈魂,在於曲和詞,而一個人的靈魂,就在與精神和肉體。
 
一首歌現在只能夠發出哼唱的聲音,而沒有詞可被唱出來,就如同了奈奈她的靈魂失去了精神的一樣,形同虛設,只剩下軀殼。
 
但即使沒有歌詞,由奈奈發出的哼唱聲以及管風琴那沉重且莊嚴的音色,竟然讓我產生了一種感覺。
 
「太悲傷了……」
 
我喃喃地道出在心中充斥了的感覺。
 
奈奈的哼唱聲散發出一種悲傷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像是「愛人要出嫁但新郎卻不是自己」的那種悲傷的感覺。
 
管風琴的伴奏,讓這種感覺更強烈起來,一種鬱痛和傷感不斷從心裡湧出。
 
身體因為那種沉痛和悲傷的感覺侵占着,讓我整個人莫明奇妙地突然跪倒在地上。
 
大腦更出現了幻覺,奈奈看着我跟露露走進了愛情旅館的片段重現在我的腦海內。
 
當時她所見的一切,當時她所聽到的一切,當時她所感覺到一切,完完全全的從哼唱聲傳到我的腦裡去和心裡去。
 
這一刻,我真正的明白奈奈對我的心意,以及她心裡的傷痛。
 
她這是連世界末日都及不上的傷痛!
 
我整個人跪倒在地上,單手按着我心痛極了的胸口。
 
「別再唱了…奈奈…別再唱了啊!」
 
我的聲音是如此的微弱,與奈奈的哼唱聲相比之下,我的聲音就如同蚊子拍翼的聲。
 
「謝新陳,你已經支持不住了嗎?那女孩的歌聲只是序曲,好戲現在才要上演啊。」
 
現實把手高舉,並豎起了一隻手指來,直指向投射於一點點崩塌的天空中的影像。
 
從影像中可以看到,不論是高塔內外的人,都因為奈奈的歌聲而感到一臉傷痛。
 
本來鬥志高昂的人,都變得膽小如鼠,而本來就已經怯懦退縮的人,更變得一臉死灰,無心無力的戰鬥下去。
 
奈奈的歌聲讓大家都傷感起來了,她的歌聲都影響了大家了。
 
然而,這一個畫面並不是現實想要我看到的。
 
在奈奈的歌聲影響之下,泥人偶產生了異常的變化。
 
泥人偶的身體上出現了紅光咒文,咒文的內容竟然是叫人氣餒的說話。
 
「沒有希望了,這個世界無藥可救了。」
 
「放棄吧,放棄這一切吧,生存是沒有意義的。」
 
「你沒有女友,你沒有妹妹,你沒有姊姊,你沒有青梅竹馬………」
 
一句句的句子,只是單看了一眼,就已經叫人感到心灰。
 
泥人偶的異變還不單只這樣,所有的泥人偶甚至散發出紫黑色的氣體。
 
這些叫人聯想到絕望的紫黑色氣體把泥人偶包裹着,而泥人偶卻因為這些黑氣而漸漸變得強壯起來。
 
本來只是跟個正常人一樣的身體,現在每一個都變成了健美先生一樣強壯。
 
奈奈的歌聲讓泥人偶進化起來,同樣的,也另各個守門將強化起來。
 
翅川的翅膀一瞬間壯大起來,強壯得即使被繩子綁着及被人拉着,單靠一下拍翼就能全部爭脫,不費吹灰之力。
 
死靈法師的魔法杖發出黑暗的的色彩,他本來是地中海的頭,現在竟然長出了頭髮來。
 
紅色蘿莉控大叔也得到了更強的力量,他那個噁心極了的臉現在變得更加噁心,讓人感到他就是色慾的化身般噁心。
 
「這傢伙進化了!?」
 
「可惡,這叫我們怎樣打贏他啊!」
 
「變態豬,這傢伙現在好像變得男女通吃了啊!」
 
從投影出來的影像中,可以聽得見大家那些不妙極了的發言。
 
本來已經是很難可以贏得了的敵人,現在已經變得是沒有勝算可言的敵人了。
 
面對已經進化了的敵人,大家都是一臉不安和絕望的表情,就連我也是一樣。
 
而看到了大家那不安和絕望的表情,現實卻是一臉高興極了的邪惡笑臉。
 
「好好看清楚了,你所謂的朋友們的死期!」
 
在現實那邪惡的大叫過後,所有由他召喚出來的敵人,伴隨着奈奈的歌聲向大家發動攻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