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終有一天會死亡,這是現實,也是必然的定律,當然我也是一樣。
 
隨着時間不斷的過去,我也一天一天的變老。
 
到了退休的年紀後,就過着每天無無聊聊的生活,等待着死亡的降臨。
 
時間實在是很多,我也有很多想要做的事,但無奈是,我的身體已經不像年輕時的一樣了。
 
年輕時的我,為着工作,而放棄了很多事,放棄了很多想做的事。
 


結果,我賺到錢,也退休了,但身體卻大不如前,也無法去做我想去做的事。
 
自己想做的事,永遠沒辦法做到,而自己不想做的事,卻永遠得去做,這就是現實。
 
在現實的支配下,我媽也自然離世,而我很快也會跟她一樣。
 
我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等待着死亡的來臨。
 
我的親人已經離我而去,父母、妻子、兒女、全部都離我而去了。
 


現在的我就只能孤獨地面對死亡,就在我旁邊病床的那個人一樣。
 
他無兒無女,也沒有妻子,有的就只有等身大的動漫抱枕。
 
他比我更早入院,而我每日就看着他跟個動漫抱枕聊天,跟個動漫抱枕睡覺,跟個動漫抱枕調情。
 
而由始之終,那個動漫抱枕中的少女,只擺着色情的姿勢,沒有回應過他任何一句話。
 
直到人生的最後一刻,他都只有個動漫抱枕陪伴,這是何等的孤獨,何等的哀傷。
 


這跟全心全意去做創作或經營生意的人孤獨終老,完全是不一樣的感覺,至少那些人有了人生上的成就,但我眼前這個人呢?
 
或許我沒有資格說他甚麼,因為我也是跟他一樣,孤獨一人,孤獨終老。
 
然而,這就是現實。
 
會孤獨終老,是現實中常有的事,而我已經習慣了現實。
 
我看着在病房裡的時鐘,它在滴答滴答的運行着。
 
時間無情地流去,而時間也來到了晚上。
 
我有個預感,我應該會過不了這一晚,我應該會在這一晚靜靜地一個人離世。
 
這是一種無法解釋的預感,這種預感只有當時人才會知道。


 
在黑漆漆的病房中,我就拖動着已經疲累了的眼睛,看着繼續運行着的時鐘。
 
在流逝中的時間裡,我的人生一幕幕地在我的腦海內重現。
 
幼稚園中跟別人打架的場面、小學時同校女生被侵犯而自殺的場面、中學時被友人捨棄背叛的場面……
 
修讀高級文憑課程時初戀的場面……投身社會後遇見老婆背夫偷漢的場面……離婚後女兒學壞了的場面……
 
以及……躺在病床上等待着死亡的我的埸面。
 
這一切…都在我腦內重現。
 
看着這些畫面…我向我自己問道…為什麼會是這樣…為什麼會是這樣…為什麼我的人生會是這樣…
 


為什麼超人怪獸只是幻想物…?
 
為什麼我們的道德和節操會散到佈滿於地上…?
 
為什麼沒有真正的朋友和友情…?
 
為什麼沒有真正的愛情和美好的婚姻…?
 
為什麼家庭是破破碎碎的…?
 
為什麼我的一生會是這樣渡過…?
 
我努力提問着…這些問題…都只有一個答案……
 
因為這就是現實……


 
因為在現實之中…所有幻想物都是假的…所有的夢想都只是虛幻的……
 
因為在現實之中…道德和節操是不能當飯來吃…要生活下去就得捨棄……
 
因為在現實之中…朋友只是達到目的的工具…沒有人會對工具產生感情的……
 
因為在現實之中…愛情只是遊戲…是男人和女人之間的遊戲…沒有人會對遊戲有感情……
 
因為在現實之中…婚姻只是名義…沒有力量…單單是名字…一吹即散……
 
因為在現實之中…考順的子女是不存在…但叛逆的子女卻是多得很……
 
正因為身處在現實之中…正因為這世界被現實支配着…所以…我才會有這樣的結局。
 


因為…這就是現實……
 
想着想着…我的眼睛不禁矇矓起來…而一滴水滴正從我的皺紋滿滿的臉頰流過……
 
我不甘心…我很不甘心……我真的很不甘心………
 
就因為是現實…所以我的人生才會出現這些事嗎?
 
人生不應該是這樣…人的一生不應該是這樣的…不應該是被現實支配着直到死亡來臨的…
 
應該是更開心…更快樂…更充實…
 
會有朋友跟朋友之間的真正友情…會有男人與女人之間真正的愛…也會有美好華麗的夢想……
 
只有痛苦的人生…只有平淡的人生…只有一事無成的人生…只有孤獨終老的人生……是不應該出現的啊…
 
我想要反抗…我想要反抗現實…我想要過我應該過的人生……過應該是美好的人生……
 
可是…已經太遲了……
 
有這一個想法的我…已經來到了人生的結尾…而且時間也不可能倒退回去…因為這就現現實…
 
雖然不甘心…但也沒辦法進行反抗…這就是現實了。
 
現在唯一等待我的,就只剩下死亡,不,死亡這個選擇都已經沒有了。
 
在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我已經看到了我躺在病床上的身體,以及一直發出「咇」聲音的機器。
 
我已經死了。
 
在一段段的回憶在我腦海內重現,並在我得出最後總結的時候,我已經死了。
 
我的人生,就這樣平平凡凡地終結,看着自己身體的我,不禁這麼想。
 
直到最後的最後,我雖然多少想要對抗現實,但最後還是屈服於現實之下。
 
很無奈,也很不甘心,不過現實就是這樣了,而我的一生也只能是這樣了。
 
「這樣真的好嗎?」
 
忽然間,有一把聲音傳到我的耳邊。
 
真沒想到,只剩下靈魂的我,竟然還能聽得見人類的聲音。
 
於是我望向了聲音的來源,這一刻我看到了一個人,他正向我走近來。
 
那是一名男人,他身穿黑色的西裝,也帶着黑色的大陽眼鏡,一臉專業人士的模樣。
 
他真是由頭黑到腳,這不單單是在講他穿的黑色西裝,也是在講他的膚色,因為他是個黑皮膚的男人。
 
「這樣真的好嗎?」
 
「你是在跟我講話嗎?」
 
「這裡就只有你了。」
 
那男人看得到我,他也聽得見我的說話。
 
「你到底是誰?」
 
現在的我,已經是亡者的靈魂,他會看得見我,只有兩個原因。
 

第一,他是陰間來的人,目的是把我這靈魂帶到陰間去。 

第二,他是個驅魔師,是來把我消滅或者把我驅走。 

「我是誰又有何重要,重要的是,你認為這樣真的好嗎?」
 
男人沒有回答我的提問,他甚至對我進行反問。
 
「你所指的『這樣』,到底是指甚麼?」
 
「是指你的人生,謝新陳先生。」
 
問我我的人生這樣好嗎?這不是個很無聊的問題嗎?
 
在不久之前,我已經很痛恨我這個被現實支配着的人生,痛恨我這個一事無成的人生,痛恨我這個沒有快樂的人生。
 
「不好,這樣完全不好啊!」
 
我這麼大叫道,而我留意到,這一刻那個男人笑了一笑。
 
「可是我覺得不好又能怎樣…我沒辦法反抗現實…我只能被現實支配…演出現實想要我演的一切!」
 
我的雙拳正緊緊的握着,這可以看到我有對這樣的人生有多不滿,可以看到我對現實是多麼的憤恨。
 
也可以見到面對現實的我是多麼的無能,因為我就只能握緊我的拳頭。
 
「如果我告訴你知道,你有能修正你的人生的機會,有跟現實對抗的機會呢?」
 
這一刻,他脫下了黑色的太陽眼鏡,以一對外國黑人的亮白雙眼望着我。
 
「跟現實對抗的機會?」
 
我人生會得以修正,我能有我想要過的人生,我能把這一切都改變過來。
 
但是,我做得到嗎?我能夠跟現實對抗嗎?
 
聽到這個機會的我,不禁因為有「重生」的機會而感到高興,但同時又因此而感到害怕。
 
「要怎樣完結你的一生,是你的選擇-------
 
你可以選擇繼續被現實支配,然後平平凡凡又一事無成的結束人生--------
 
但你也可以選擇跟現實對抗,實現自己的夢想,過想要過的人生---------
 
你要選擇那一邊?」
 
一事無成,平平凡凡,這樣的人生,不是我想要的。
 
我更加不想要的是,我剛才所渡過,那個完全被現實支配着的人生。
 
我想要反抗,我想要對現在作出反抗,我想要反抗現實!!
 
「我要反抗它!我要跟那個該死的現實對抗!把我的人生修正過來!」
 
下定了決心的我,這麼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