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了我下定了決心的回答之後,黑衣男笑了笑。
 
「正因為你有那不甘於現實的心,所以才能讓上天給你一次機會。」
 
到現在都還未表明身份的黑衣男,在講出莫名其妙的說話後,便從黑色西裝中掏出了個東西來。
 
那是一支棒,是一支類似運動接力比賽所用的棒子。
 
銀鋼色的金屬棒身,完全是機械和科技的產品。
 


仔細一看,就可以看到在棒的頂端上,有着一個小小的燈泡,不過真的要很留心才看得見。
 
「這是記憶清除器,它是用來修正你的人生。」
 
黑衣男稍微向我介紹過後,就把記憶清除踞交到我的手上。
 
「使用的方法是-------」
 
「是按下這個按鈕吧?」
 


啪滋!!
 
一瞬間,強光突然閃現。
 
我的大腦像是發生了震盪般的一樣痛了一下,一秒前的記憶好像消失了的一樣。
 
我看了看黑衣男,只見他不知何時已經帶上了太陽眼鏡,成功避過剛才的強光。
 
「我剛要教你用,你就開始亂用啊!」
 


他對我的表現非常不滿,差點就想要把我拿着的記憶清除器收走。
 
在無可奈可之下,他接着就把這東西的使用方法告訴我知道。
 
根據他的說法,只要我用這個記憶清除器對着事物進行照射,該事物就會出現「修正」。
 
然後我得要從「修正」中的場面,尋回真正的我,這樣的話,我就能回去我本應該在的「地方」。
 
「你現在是把我當作笨蛋耍對不對?」
 
聽完黑衣男的說明之後,我不多不少對他的行為感到憤怒。
 
因為這實在是太白痴了,用甚麼記憶清除器作出修正,然後在修正後的場面中尋找真正的我。
 
他真是當自己在拍玄幻電影的啊?還是他腦筋有問題?


 
這一種事,又怎可能會出現在現實之中?
 
說要修正人生,應該就是關係到錢和權力,怎可能是這種不知所謂的記憶清除器!
 
聽到我的說話,也看到我完全不信任的表情,黑衣男不禁嘆了一口氣。
 
「你被現實支配得太久了,連本應該『相信的』都已經失去了嗎?」
 
我完全不明白他到底在說甚麼,只見他對現在的我感到十分無奈。
 
「你會處於現在這個狀態,是因為你不甘被現實支配的心,讓你得到了一個機會,但若果處於現在這個狀態的你,還要相信現實的話……你看看你自己。」
 
聽到了他的說話後,我馬上望向自己的身體。
 


不是躺在病床上的那個我的身體,而是現在處於靈魂狀態的我的身體。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
 
雖說靈魂是透明的,但也應該沒有像我現在一樣透明吧?
 
我現在的透明度,簡直是在繪圖軟件中被設定為百份之六十,而且還開始增加。
 
我的狀況就似是即將要消失的一樣,我的靈魂像是要從這世界上消失的一樣。
 
「因為你還相信現實,所以你的身體開始消失,你現在可是因為有不甘現實的心,所以能處於這個靈魂狀態的。」
 
「有…有沒有這麼玄幻啊!這根本不現實耶!」
 
「你看看你的身體,又在透明化了。」


 
哇!真的,我的身體已經是百份之七十透明度一樣透明了!
 
「如果你的透明化達到百份百,那就連我也無能為力,返魂無術了。」
 
黑衣男一臉認真極了的表情地說道。
 
他的話可不是開玩笑,而且根據現在的情況來看,絕對不是開玩笑。
 
我是因為不甘被現實支配到人生的終結,在最後的最後想要反抗,所以才奇蹟地進入了這個靈魂的狀態。
 
但只要還甘於被現實支配,繼續依照現實的劇本來演出,只剩下這個靈魂的我,就會消失,到時候就會真正的離世。
 
「我現在到底要怎樣做才好呀?」
 


我臉帶慌張的表情問道,而黑衣男則與成了我相反的表情,一臉冷靜。
 
「相信『魔法』吧!」
 
「吓?」
 
「只要相信『魔法』,『魔法』才會給你力量,給你對抗現實的力量。」
 
「甚麼『魔法』呀?這種東西有存在過的嗎?我小時候我媽已經告訴我這是不存-------」
 
「你又更透明了。」
 
「天啦!」
 
我的身體又更加透明了,透明到我差不多可以隔着身體看清楚身後的一切。
 
再這樣透明下去,我會消失,我會離世,我會真正地死亡的。
 
「我相信啦!我相信啦!我相信就是啦!」
 
「口講說相信是無用的,最重要的是心裡相信。」
 
在話聲落下之後,黑衣男豎起了一隻手指,直指向着躺在病床上已經死去的我身體。
 
「修正吧,把那個時刻的你,修正成本應是的場面,用那記憶清除器。」
 
我看看那邊已經死了的我,然後再看看現在處於靈魂狀態的我,以及手中的記憶清除器。
 
繼續相信現實,然後在現實中死去,還是相信『魔法』,把這一切修正過來,找回真正的我。
 
我不甘於現實,人的一生不應該是被現實支配,然後一事無成平凡地死去。
 
應該是更快樂,充滿了友情,充滿了愛,更充滿了夢想。
 
每天都過着不一樣的精彩生活,而不是重複着做同一件事來渡日。
 
人生的意義,是在於『創造自我』,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人。
 
而不是活在現實之中,被現實所困,被現實支配,成為現實所寫的劇本中的演員。
 
相信『魔法』,『魔法』就會帶來對抗現實的力量。
 
所以我,選擇相信!!
 
『相信魔法』!!
 
我舉起了手中的記憶清除器,指向着躺在病床上已經死去了的我。
 
同一時間,腦內閃過了一個場面,一個人生本應該的場面。
 
一個因為相信『魔法』而帶來的場面,而非一個被殘酷現實所支配的場面。
 
啪滋!!
 
隨着我按下了記憶清除器上的按鈕,強光在此刻瞬間綻放開來。
 
光茫強得把我眼前的一切,變成了完全的白色。
 
白色的世界持續了一會,而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了幾把聲音。
 
「爸爸…嗚…嗚…爸爸!」
 
「老頭子…為什麼你不帶上我一起走…嗚嗚…」
 
「爺爺,快起床,快起床,我們去喝茶了啊……」
 
那是傷心的聲音,那是因為一個人親人離世時發出的悲傷之聲。
 
強光漸漸減退,本來白色的世界漸漸恢復了原來的色彩,視野恢復回來了。
 
這一刻,映入我眼睛的,是一個出乎意料的場面。
 
本來已死去的我的身體床邊,應該是空無一人,沒有妻子,沒有兒女,沒有朋友,更沒有孫兒。
 
但在這一刻,這些人物全部都齊集在已經死去的我身邊。
 
大家正為我的離世而感到傷心,感到傷痛。
 
他們在哭,在傷心,在沉默,全部都是因為我的離世所致。
 
這本應是個傷心的場面,但在我看來,這是一個高興極了的場面。
 
一直是都是單身一人的我,現在並不是孤單。
 
在我離世的時候,我還有親人,還有朋友,還有人為我而傷感。
 
這是一個令我感到快樂的場面啊!
 
之前因為現實的關係而讓我孤獨終老的場面,現在被修正成理想中的模樣,這是每個人理想的場面,是夢想中的場面。
 
現在的這一刻,我就是經歷過這一個場面。
 
我腦海內被現實支配記憶,已經變成了被『魔法』拯救了的記憶。
 
「這是我想要的場面,在這裡…我在這裡啊,我被家人朋友包圍着,開心地終結了我的一生。」
 
看着這個場面,我差點就感動得掉下了眼淚來。
 
「是的,這是每個人理想的結局,是每個人夢想的結局,在這裡你確實看到你自己了。」
 
黑衣男緩緩走近我,並以安慰般的語調來向我講話。
 
當下有一種感覺,我覺得他好像是那些會接走死者靈魂的使者。
 
「這就是『魔法』嗎?」
 
「是的,因為你想要這一個場面,而你也相信你會有這樣的場面,所以『魔法』讓你夢想成真。」
 
我很滿足這一個場面,我就想融入於這埸面,只要我融入於其中,這個場面就成真了。
 
然而,黑衣男不讓我這麼做,他對着我說講起話來。
 
「這裡的你,並不是真正的你,真正的你還在某一處等着你。」
 
「真正的我…?」
 
「沒錯,一邊把記憶修正,一邊尋找真正的你吧。」
 
黑衣男用手指指着我的手中的記憶清除器,並這麼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