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透過記憶修正,才能夠尋找到「真正」的我。
 
這到底是甚麼意思,我完全不明白,「真正」的我是怎樣?而且又在那裡?
 
雖然我對這一切的事情,還是不清不楚,這有一點我是知道。
 
黑衣男口中所誚的「魔法」,或者是真正的存在。
 
經過了剛才的「修正」,我的記憶就真的像被修正了的一樣,本來在現實支配下所產生出的記憶和場面,現在都消失了。
 


就在我思考着些事情的時候,四周的一切忽然地扭曲起來。
 
天旋地轉,所有的事物都在扭曲着,似是一條毛巾被用力扭的扭曲,但除了我和黑衣男。
 
「我們要去下一個『時間』了。」
 
面對着被扭曲起來的世界,黑衣男一臉冷靜極了的表情,與我那慌亂的表情成了個對比。
 
「甚…甚麼下一個『時間』呀?」
 


「就是如字面所說的一樣,下一個『時間』,也即是另一段需要被修正的記憶所在的『時間』。」
 
這個世界,這個空間,這一切都越來越扭曲,而我也越來越搞不清楚黑衣男到底在講甚麼話。
 
下一刻,四周像是已經扭曲到極點的一樣,忽然間得到了放鬆。
 
所有的一切事物,都變成了影像,然後隨着扭曲的解放而使勁地扭回到原本的狀態。
 
同時,這些變成了影像的事物,竟然倒帶起來。
 


一幕幕我所經歷過的片段,以倒帶的方式,在我眼前快速的掠過。
 
這倒帶的速度快得連眼睛和大腦也來不及處理,整個人都快要暈倒在地上。
 
現在的我,就猶如被時間的洪流所吞噬的一樣,只不過這是倒帶回去的時間洪流。
 
當所有被扭曲的一切,恢復到原位,一段我腦內的回憶,便出現在我的眼前。
 
「我叫你滾呀!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給我死開!」
 
一把青春少艾的少女聲傳到我的耳中,那少女的臉孔也撼動着我的眼球。
 
「我沒有你這樣的爸爸,我會恨你一世,給我滾!以後別再出現在我視線之內!」
 
這是我女兒跟我講話的一番說話,而在我眼前出現的少女,也就是我的女兒。


 
現在,我身處在警察局之內。
 
在這裡有着很因為打架而被扣留並等待保釋的人,而這些人當中包括着我的女兒。
 
而因為種種的原因,我不願去保釋她,結果她就對我講出這樣的對白,並以後都沒再出現過在我的眼前。
 
「為什麼…為什麼要帶我回到這個『時間』啊?」
 
看到這一段回憶,一種難以形容的傷感,便從心底裡湧出來,像是要把我的心弄碎,像是在我傷口上撒鹽。
 
「因為這是需要『修正』的記憶。」
 
黑衣男指着我的手上的記憶清除器冷靜地回答道。
 


「我明白你不想面對這悲傷的回憶,但會發生這些悲傷的事,並不是你的錯,你只是依照現實的劇本進行演出。」
 
「是的…在現實中沒有考順的-------」
 
「這種想法盡快掉出你腦海。」
 
還好黑衣男馬上喝止我,讓我沒再陷入現實的思路,不然我又會更透明了。
 
「現在,你知道有『魔法』的存在,你有力量去修正這段因現實而悲傷的記憶。」
 
「我真的有辦法做得到嗎?我真的可以『修正』成功嗎?」
 
對於我的提問,黑衣男沒有特別驚訝或是怎樣,他好像已經早知道我會有這樣的反應。
 
「很多知道『魔法』存在的人,最初都會感到不安,不安着『魔法』是否真的有效,是否真的可以幫助他們做到想要的做的事。


 
而你現在也是他們其中之一,你會有懷疑,是表示你信心不足夠,但這沒有關係,這是很多人都會有的情況。
 
克服這個情況的方法,就只有一個,相信『魔法』,並知道『魔法』會為你帶來你想要的結果。
 
知道是最能夠讓你相信的其中一個方法,就像是你已經知道明天鬧鐘會叫你起床,你又怎會不相信它?」
 
聽着黑衣男說着這些奇奇怪怪的話,我是覺得一頭霧水。
 
黑衣男的說話是多麼的玄妙,而且也讓人摸不着頭腦,但我卻覺得他的說話很有理。
 
「所以說,我應該要知道『修正』的方法?」
 
「在較早之前,你不是已經知道了『修正』的方法了嗎?」
 


是的,就在不久前,我已經把一段被現實支配而產生的回憶成功修正過來。
 
我已經知道了「修正」的方法,既然我已經知道,所以我就能相信「魔法」。
 
相信這「魔法」會為我帶來我要的結果!
 
我步出了一步,向着我的女兒對我怒罵的場面步行過去。
 
我就來到那時的我和我的女兒中間。
 
看着女兒因為從未被我管教過,而不懂尊重,不懂是非,不懂道理的模樣,我實在是心痛。
 
我要「修正」過來,我要把這因為現實的關係而缺裂的關係「修正」過來!
 
父母跟子女,是應該相處樂融,父母愛自己的子女,子女也考順也愛自己的父母。
 
這可能是很平凡的場面,但也是最開心的場面。
 
我在腦海內想到了一個場面,然後舉起手中的記憶清除器,向着眼前這段回憶照亮過去。
 
碰滋!!
 
強大的光芒瞬間綻放出來,光線強得叫人沒辦法把眼睛睜開。
 
即使眼睛瞳孔再怎樣調節,但也沒辦法讓我從光芒中看到一點的影像,整個世界都變成白色了。
 
然後,光芒漸漸地退去,而在這個時刻我聽到了一把聲。
 
「準備,一!二!三!笑!」
這不是一把熟識的聲音,更加不是一把女孩子的聲音。
 
強大的光芒在這一刻消失,然後我就看到四周的景色不是警局,而是綠草園野上。
 
有三個人,正站在綠草上,進行着拍照。
 
一個人是我,另一個人我的妻子,而另一個人就是身穿着畢業袍的女孩,她就是我女兒。
 
我們三個人的背景,就是某一間好有名的大學。
 
看到了這個埸面,任誰都知道,我的女兒從大學畢業了。
 
明明我都沒到過大學讀書學習,但我的女兒卻已經從大學畢業了,不知為何,這一刻很是感動。
 
「女,恭喜妳大學畢業。」
 
「謝謝你,爸爸,媽媽,要是沒有你們的支持……」
 
回憶中的女兒,一臉感動到要哭出來,她就以少女的身軀,擁抱着我和她的媽媽。
 
這一種感謝的方式,完全是盡在不言之中。
 
看着這一個回憶中的場面,我暗自地祝福着女兒,祝福她以後都能夠這麼開心和快樂。
 
「男朋友,你也來一起吧?」
 
當我暗自在祝福的時候,女兒忽然叫了叫她的男朋友。
 
隨着女兒的視線看過去,就看到剛才為我們一家拍照按快門的人,就是女兒的男朋友。
 
看到那個男生的臉,我兩個字就能夠形容到他-------「好仔」。
 
「這樣好嗎?會不會打擾到你們啊?」
 
他雖然不是很高大,也不是很有型,但外表斯文,而且很整潔,也是一臉知性。
 
讓自己的女兒跟他交往,身為父親是非常的安心。
 
「來啦,來啦,來啦!」
 
雖然女兒的男朋友好像不想打擾到我們一家的拍這輯大學畢業照,但女兒還是把男朋友強拉了進來。
 
「媽媽,可以幫忙按一下快門嗎?」
 
「好的,沒問題。」
 
就這樣,妻子去了負責按快門,而我的女兒,則與她最喜歡的兩個男性合照。
 
一個是她的男朋友,而另一個,就是我,她最愛的爸爸。
 
女兒就在要按下了快門的一刻,忽然地把我和男朋友的手肩抱住,就像是抱着最愛的兩個娃娃一樣抱住。
 
然後,一張「看啊,這是我最愛的男人們」的照片,就被拍下來了。
 
在照片中的女兒舉着勝利的「V」字手勢,而我則是一臉「沒這個傻女辦法呢」的幸福爸爸表情。
 
看着這一段被「修正」了的記憶,我差點就滴下了眼淚了。
 
這是我想要看到的畫面,這是因為相信「魔法」而存在的畫面,是開心和快樂的畫面。
 
在這裡,我看到我自己。
 
我很滿足這一個場面,我就想融入於這場面,只要我融入於其中,這個場面就成真了。
 
然而,黑衣男不讓我這麼做,他對着我說講起話來。
 
「這裡的你,並不是真正的你,真正的你還在某一處等着你。」
 
「真正的我…?」
 
「沒錯,一邊把記憶修正,一邊尋找真正的你吧。」
 
黑衣男用手指指着我的手中的記憶清除器,並這麼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