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在這次被「修正」的記憶中的那個我,就是那個真正的我。
 
但黑衣人的說話,實在是讓我白歡喜。
 
不過,到底「真正的我」在那裡,我真的不知道,但透過「修正」應該就能找得到吧。
 
關於「魔法」我現在是越來越相信,畢竟「魔法」已經在我眼前出現了兩次啊。
 
而正因如此,我的身體的透明化開始退減,現在的我像是被設定了百份之五十的透明度一樣了。
 


為了進行下一段的記憶「修正」,四周的場景開始扭曲起來。
 
看着那女兒從大學畢業的場景在扭成一團,且即將要消失,多少是覺得可惜。
 
場景扭曲起來,然後在到達極限的時候,瞬間得到了解放。
 
所有扭曲起來的場景,開始進行時間的倒退,一幕幕我的記憶如同倒帶一樣倒退。
 
記憶中的場景不斷地倒退,依然是快得沒辦法用眼睛去看清楚每一幕場景。
 


然後,當扭曲的力度得到了完全的解放之後,所有被扭曲的東西都恢復到原位。
 
這一刻,一幕叫我非常討厭的場面,便出現在我的眼前。
 
而那女性與男性交合時所發出的歡愉呻吟聲,也傳來了我的耳邊。
 
時間倒退回老婆背夫偷漢的時候,這也是一個叫我感到痛苦的場面。
 
「啊…啊…啊…嗚嗯…還要…還要…我還要啊。」
 


她的聲音就從房門後邊傳來,而在回記憶中的我,正抱着當時只有三歲大並正在睡覺的女兒,向着房門步行過去。
 
當時的我,似乎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在腦內已經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
 
那是比較冷靜的表情,因為當時的我已經知道會發生甚麼事,就只差確認這一部份。
 
而現在的我,卻與當時的我完全不同,我現在是多麼的傷心。
 
心裡邊,就像是被某人用刀不斷不斷的插着,非常的痛,非常的痛。
 
「這是一個很好的表情。」
 
我按住自己感到非常鬱悶又痛的胸口,而在這個時候黑衣男露出了很高興的表情。
 
「你會感到傷心,你會感到痛苦,是因為你那個被現實搞得麻痺了的心,開始復活過來。」


 
聽到黑衣男這麼說,我應該要感到高興。
 
但面對着現在這一個場面,我實在是高興不起來。
 
歡愉的交合呻吟聲繼續從房門傳來,而記憶中的我,已經走到了房門前,並輕輕的把房門打開。
 
就正如我當時所想像的情景一樣,如實地出現在面前。
 
頓時被嚇得臉由紅轉青的老婆,把她眼前的男人推開,然後慌張地拿起床子蓋住她全裸的身體。
 
「老…老公!?不是你所想的那樣,請聽我解釋。」
 
「其實妳不用解釋,因為我都明白。」
 


「老…老公?」
 
「在現實中,老婆背夫偷漢是常有的事,我明白的。」
 
當時的我,由小到大已經受到現實的薰陶,整顆心都變得麻木,所以我沒有怪責她。
 
「所以,我們離婚吧。」
 
然後,我就很自然的,很若無其事的,把這句話講出來。
 
最後,從那一天開始,我就再沒有見過她,一臉也沒有見過。
 
會有這一個結局,不算是很奇怪,因為現實就是這樣。
 
「你剛剛又在陷入現實裡了。」


 
「呃…對…對不起。」
 
「你該是時候控制自己的思想。」
 
幸好黑衣男及時叫住我,不然我又開始陷入現實之內。
 
他說得很對,我得控制自己的思想,因為我沒有堅強到控制自己的思想,所以才會被現實影響到。
 
我用力搖頭,把那種現實思想甩開,然後舉起手中的記憶消除器,準備把眼前的記憶「修正」。
 
婚姻,要維持得好,或許是很困難,但並不是不可能。
 
美好完滿的婚姻,是需要兩個人一同去努力維持,即使遇上了多大的風雨,也要保護着這朵小花。
 


我閉上了雙眼,在腦內想到了一個情景。
 
碰滋!!
 
在我再次睜開雙眼的一刻,我就按下了記憶清除器上的按鈕,光芒就在一瞬間綻現。
 
「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我真的……」
 
光芒漸漸地消失,然後一把聲音便響起了來,那是我老婆的聲音。
 
在光芒完全地消失之後,我就看到她穿上了睡衣,坐在不久前有我以外的男人交歡的床邊,低下着頭的抽泣着。
 
而在另一旁的我,把熟睡了的女兒放回她房間的睡床後,便回到我們夫妻的房間,進行更衣。
 
「我竟然做出這麼過份的事……我真是…我真是……」
 
請讓我說明一下,現在的情況到底是怎樣。
 
現在撞見老婆背着我跟其他男人偷歡後的三十分鐘,現在的我,還沒有提及離婚的事,反而聽着她的說話。
 
「明明自己知道這是不應該做的事…但是…但是我…好寂寞……」
 
老婆的抽泣聲迴響在耳邊,但她說話的聲音卻是越來越細小,跟蚊子拍翼的聲音沒差很多。
 
「我好想…好想有人可以陪伴……在不知不覺間……我真是……」
 
「夠了!」
 
我大叫的聲音迴響在房間之內,這一下類似喝罵的聲音把老婆的說話完全打斷,更把她嚇到。
 
然而,嚇到她的並不是我大叫的聲音,而是我的動作。
 
現在的我,正抱着她,把哭眼睛都通紅的她,抱緊在懷中。
 
「不要再責備自己了,事情發生成這樣,是沒有人願意的。」
 
「老…老公…」
 
「既然問題發生,我們就合力去解決它。」
 
雖然我沒有說過「原諒」這二字,但是從我的舉動,從我的說話,她明白到,我已經原諒了她。
 
她明白到自己的過錯,也承認了自己的過錯,所以我原諒了她。
 
得到了我的原諒,她哭得比剛才更厲害,眼淚就像關不上的水喉一樣漏出來。
 
離婚,或許是解決這個問題最快捷的方法,但不是最有效的方法。
 
我們都是因為相愛,所以才走在一起,成家立室,怎能因為這種風浪,而讓我們之間的愛情粉碎?
 
真愛是存在的,美好完滿的婚姻也是存在的。
 
因為我相信「魔法」,所以「魔法」會我帶來這一切。
 
「對不起,老婆,我不會再讓你寂寞了。」
 
「老公……」
 
我兩的臉輕輕地貼近,然後唇疊唇的接吻着。
 
在這接吻的姿勢下,她的手環住了我的背部,而我的手掌,也從她的大腿間游走。
 
她的嘴裡,發出着輕輕的嬌喘聲,讓我更興奮起來。
 
慢慢地,我以保持與她接吻的姿態,把她按倒在床上。
 
我兩的身體在纏綿着,互相緊抱着的對方,嘴唇也是互相的緊貼,直到呼吸困難才遠離。
 
「老公……」
 
她輕輕地呼喚着我,臉頰泛着桃紅,眼淚凝眶,這一個楚楚可憐的樣子,實在是漂亮。
 
她是我的妻子,我愛她,而我也感覺到她對我的心意,對我的愛。
 
即使在不久前,她才與我以外的男人交歡過,但現在,我一點也不在意。
 
「老公……我想要,我想要你的。」
 
「嗯。」
 
然後,房間的燈光關上,而房門也被關上,夫妻間交歡的聲音便開始傳到耳邊去。
 
在那一天之後,我們之間的夫妻感情,不單單沒有減少到,反而增加了許多。
 
老婆辭去了現在的工作,專心照顧女兒。
 
而我,則努力工作,並每天準時回家吃老婆的住家飯,非必要都不加班。
 
就這樣,我們這對夫妻,以幸福快樂的姿態,見證着我們的女兒漸漸地成長,最後大學畢業了。
 
「這還真是一個特別的場面呢。」
 
看到了我的記憶被這樣「修正」黑衣男感到相當不可思義,但他對這次的修正感到非常滿意。
 
「接下來,關於你初戀的記憶,應該不用刻意去修正了吧?因為你現在也明白到真愛是存在。」
 
「是的。」
 
我這麼肯定地回答道。
 
在這裡,我看到我自己。
 
我很滿足這一個場面,我就想融入於這場面,只要我融入於其中,這個場面就成真了。
 
然而,黑衣男不讓我這麼做,他對着我說講起話來。
 
「這裡的你,並不是真正的你,真正的你還在某一處等着你。」
 
「真正的我…?」
 
「沒錯,一邊把記憶修正,一邊尋找真正的你吧。」
 
黑衣男用手指指着我的手中的記憶清除器,並這麼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