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滋!!
 
光芒從記憶清除器中綻放出來,讓我眼前的場景變成了一片白色。
 
接着,光芒慢慢地退去,一個不被現實支配的場景,就出現在我的眼前,那是一段被我「修正」了的記憶。
 
一位被稱為谷大哥的人,把我捉住,而他的抓牙,則向着被推倒在地上的我猛踢。
 
「住手!你們這班傢伙!」
 


我在中學時期的兩位朋友,陸和方看到我被打,便立即衝上來。
 
兩個人立即捲起了衣抽,向着谷大哥和他的抓牙揮出拳頭。
 
只是在一瞬間,我們全部人都打成了一片,全部都混戰起來。
 
拳打腳踢的聲音,不斷的迴響在耳邊,我吃你一拳,你受我一踢。
 
汗水在空中飛舞,口水向着四處飛散,血液也混雜在汗水和口水裡向外飛淺。
 


而終於,我們所有人,全部都倒在起上,大家都打得滿身傷了。
 
「你們這班傢伙……也挺能打的嘛……」
 
以「大」字型的姿態倒在地上的谷大哥,發出了疲累不堪的說話聲。
 
「哼…彼此啦。」
 
而被打得像豬頭並倒在地上的我,因為臉部紅腫而發出了不似人類能發出的說話聲。
 


我看了他一眼,他也看了我一眼,看到對方那口腫臉腫的樣子,大家都笑了起來。
 
「喂…以後啊,就一起用籃球場吧,好不。」
 
「怎能說不呢?」
 
所謂不打不相識,一打就會識,經過了這一場打架之後,那個叫谷大哥的人,便與我們成為了朋友。
 
怪不得曾有人說過,男人是用拳頭來交談,或許這是真的吧。
 
從此之後,我的朋友又結交得更多。
 
而且經過了這一場架,我和陸他們的感情變得更好。
 
即使從中學畢業後,我們依然是保持着聯絡,久不久都會出來飯聚,甚至一起去旅行等等。


 
我們三個人就成了永固的好朋友,成了死黨了啊。
 
「你已經很會用『魔法』了呢。」
 
看着我把記憶「修正」好的黑衣男,站在我身旁滿意地開口說道。
 
經過了幾次的「修正」我已經相信了這個「魔法」,也很清楚「魔法」會對我帶來些甚麼。
 
「這裡的我,就是真正的我了。」
 
我是如此感覺到,這一個是我滿足的場景,我在這裡看到了我自己。
 
只要我融入這一個場面,我就可以讓它成真,我可以由這個時間點重新開始我的生命。
 


然而,黑衣男還是對着我搖頭。
 
「不,真正的你,還在某一處。」
 
「真正的我……?」
 
「繼續修正記憶,尋找真正的你吧。」
 
四周的景色開始扭曲起來,時間要準備倒退了。
 
「等一下,到底真正的我是怎樣呀!到底在那裡呀!」
 
就在景色開始扭動的時刻,我高聲地向着黑衣男講話,把正準備倒退的時間停了下來。
 
「之前修正的記憶中的我,那些我都不是真正的我,那到底,真正的我是怎樣,那個我在那一處呀?」


 
我覺得黑衣男是知道真正的我是怎樣,他知道那個我在那裡。
 
因為他是知道之前被修正的記憶中的那些我,都不是真正的我,反過來說,他就是知道真正的我是怎樣。
 
「你活在現實之中,已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有很多本應該的事物,你都因為被現實支配而忘記了,所以我想讓你先憶起那些,先修正好那些。」
 
「可是,我想要盡快找到真正的我!」
 
「現在的你能做到嗎?能夠作出最強大的『修正』嗎?」
 
「可以!!」
 
我帶着肯定的眼神如此說道,更直視着黑衣男那明亮的雙眼。
 


我看到了「魔法」,我知道如何使用「魔法」,所以,我有能力把真正的我所在的場面作出最強大的「修正」。
 
看着我那意志堅定的雙眼,黑衣男不禁露出笑意,他現在是一臉「沒你辦法呢」的表情。
 
「好吧,既然是這樣,我們就去到真正的你所在的----------」
 
忽然間,黑衣男把說話停了下來,像是被甚麼事打斷了他講話的一樣。
 
這一刻,黑衣男的表情嚴肅起來,他更帶回了他的黑色墨鏡,超級的認真。
 
「有些東西在來了。」
 
他冷靜地道出了一句叫我感到不安的說話。
 
下一刻,場景裡的街燈突然全部爆裂起來,發出了清翠的爆裂聲,所有的燈光一瞬間熄滅。
 
然後,在我眼前記憶中的我,猶如殘像的一樣消失。
 
不單單只是我,記憶中的所有人都同樣地消失,整個場景裡,就只剩下我和黑衣男。
 
「『魔法』被相信,所以有些東西,伴隨着相信而出現了。」
 
「現在到底發生甚麼事啊?我…我的眼睛!」
 
我眼前的一切都變得矇矓,像是我得了眼疾的一樣矇矓不清。
 
即使我用力地搓自己的雙眼,這種情況卻完全沒有好轉。
 
「不是你的眼睛有病,而是空氣被攪動起來。」
 
我完全不明白現在發生甚麼事,面對這奇怪的情況,我不知不覺害怕起來。
 
黑衣男說,因為我相信了「魔法」,所以有些東西則伴隨着我的相信而來,這到底是甚麼意思。
 
是指鬼怪嗎?既然有「魔法」的存在,那有鬼怪的存在也是不足為奇。
 
四周的空氣以不規則的方式流動着,空氣也變寒,寒進了心裡,像是世間上所有的生氣完全消失的寒冷。
 
「來到了!」
 
黑衣男整理一下他黑色的西裝,似是在以最好的一面迎接這些鬼怪。
 
就在籃球場一個發不出光芒的街燈下,一個人影出現了。
 
她四周的氣流飄動得更厲害,讓她如同一個黑影般出現,她的樣子我完全沒辦法看得清楚。
 
唯一知道的是,她的身影看起來是個少女。
 
雖然她看起來像是個黑影,但她那雙馬尾的髮型,卻泛起了暗暗的金色光澤。
 
一身黑影一樣的少女,露出了微笑,不知為何她的微笑有像是在對我說「又見面了」的感覺。
 
緊隨其後,在她身旁也出現了多個人影,這些人影全部都是矇矓不清的。
 
有高大的,有矮小的,有男的,有女的,數量是我們的幾倍。
 
仔細一看,在那些人影的手上,竟然有着尖銳的利器,例如斧頭,刀子,鐮等等。
 
少女揮一揮手,那些人影便向着我和黑衣男步行過來。
 
充滿了壓迫感的腳步,叫我心生害怕,那些人影只散發出無限的殺意,叫我恐懼得發顫。
 
「黑暗…黑暗是現實最好的同伴呢。」
 
「為什麼你能這麼冷靜地講出這樣的說話呀?我們快逃!」
 
「不,我們不能逃,我們要去。」
 
「去?去甚麼呀?」
 
「去尋找真正的你,只有找到真正的你,這些傢伙才會消失。」
 
黑衣男完全不對這些人影有恐懼,他只是很平靜地面對他們。
 
「很好,那我們現在就去找真正的我吧,快走!」
 
「你的量詞不對啊,不是『我們』,是『我』。」
 
「吓!?」
 
「我會盡量擋住他們,你就去尋找真正的你吧。」
 
我現在真覺得黑衣男很不負責任,他帶我去尋找真正的我,好讓我有機會在現實中重生。
 
但直到現在發生了古怪的事,他就讓我一個人去尋找。
 
「我到底要找那裡找到真正的我。」
 
「相信,相信心中的感覺。」
 
「心中的感覺?」
 
「真正的你在那裡,你的內心最清楚不過,你的內心最會感覺到你,相信你的感覺去找。」
 
可惡,這句話聽起來真是超不負責任啊。
 
黑衣男把我推走,然後他自己一個向着那些人影走去。
 
「相信着『魔法』,然後前進!」
 
在黑衣男的話聲落下之後,被推離他身邊的我四周,開始出現扭曲的現象,時間要開始倒退了。
 
與此同時,那些人影急步跑起來,向着的追趕過來。
 
這時我清楚知道,那些人影是在追殺我,他們的目標是我。
 
黑衣男獨自一個人擋住那人影,好讓我有機會穿過倒退的時間,回到真正的我所在的時間點。
 
就在黑衣男要展開戰鬥的一刻,四周被扭曲的場景終於被扭曲到極限,在瞬間得到解放。
 
我腦海中的一幕幕記憶,正以倒退的方式顯示出來,快到眼睛沒辦法看清楚一切。
 
而終於,被扭曲的場景全部恢復到原狀後,就只剩下我一個人在籃球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