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我,應該是身處在真正的我所在的時間點,時間的確是倒退了。
 
四周的風景有了很大的變化,本來是膠地的籃球場,現在變成了硬地。
 
在籃球場四周的住宅,都變得很有舊時代的感覺,削落的外皮痕跡清楚可見。
 
時間是倒退了,我也是身處真正的我所在的時間點,我是這麼感覺到。
 
但我有一個大問題,因為四周都沒看到記憶中的我。
 


現在在我的四周,就只有變得較舊的景色,在籃球場上除了靈魂狀態的我外,就誰都沒有。
 
黑衣男不在,真正的我不在,那些人影也不在。
 
依照平常的情況來說,每次四周的場景扭曲之後,我都會去到另一個時間點的我面前。
 
一幕被現實支配着我的場面,總會出現在我的面前,但現在卻是沒有。
 
「現在到底是怎樣呀?」
 


現在到底是怎樣呀?我在自問自答,但我卻沒辦法答出答案。
 
我猜是因為我被黑衣男推動過,所以在場景扭曲和時間倒退時,轉移到一個不正確的地方。
 
意思就是我現在來到了真正的我所在的時間點,但卻不是真正的我所在的位置。
 
我想,我得找到「他」。
 
黑衣男說過,我能夠感覺到真正的我,因為「他」就是我。
 


好吧,那我就試着感應我自己。
 
我閉上了雙眼,然後把精神集中起來,在腦海不斷地呼叫着真正的我。
 
忽然間,我開始有一個感覺於腦內浮現。
 
我覺得應該是這個方向-------沒錯,就是這一個感覺。
 
不很明確,也不知道是基於甚麼來判斷,但我就是有這一個想法,我應該要走這邊。
 
走這邊真的對嗎?走這邊沒有問題嗎?
 
我不禁因為那沒有基準的感覺而懷疑起來,我在懷疑自己的感覺。
 
我的感覺在告訴我,我應該要向這邊走,但我的理性卻告訴我知道,那感覺全無基準,不應該相信。


 
這心情真是超矛盾,我到底要怎麼做才對?
 
現在的我,只希望有誰來指示我,教我應該要如何前進才好。
 
隆隆!!
 
就在我還在思考現在應該要怎樣做才好時,一陣風突然吹過我的身邊。
 
這一陣風攪動了空氣,空氣以無規則的方式流動着,讓我的視野變得非常地矇矓。
 
四周的生氣一瞬間消失,空氣變得冷徹,整個人由心底裡寒出來。
 
現在的情況,很熟識,因為我在不久之前,才經歷過這一個場面。
 


「謝新陳,我們來打球吧。」
 
「我們都是好朋友吧?」
 
當我發覺事情向着不對勁的方向發展時,兩把人聲從我身後傳來,更叫住我。
 
我轉身向後邊,就看到兩個人影看我走過來。
 
那是方和陸,是我的好朋友,他們兩個就出現在我身後。
 
然而,他們的樣子有點古怪,他們的樣子全無生氣,而且在他們兩個周邊的空氣,更是流動得更亂。
 
他們向我步步走近,更散發出一股不正常的氣息,是危險的氣息。
 
我的本能反應告訴我知道,要逃走,要逃走,要逃走。


 
「方?陸?」
 
他們越是迫近,我就越是後退,直到我撞上了身後的鐵絲網。
 
鐵絲網發出了響亮的碰撞聲,而這些音竟然刺激起方和陸。
 
他們各自從身後拿出了斧和刀,便向着我衝過來。
 
「我們是好朋友呀!」
 
「友誼萬歲!」
 
兩人以口齒不清的方式講出了話來,與此同時向着我揮動手中武器。
 


「天哪!!!」
 
正於反射性,我無意中舉起了手中的記憶清除器,並按下了按鈕,把強光綻放出來。
 
強光急襲向他們兩人的雙眼,更出乎意料地把他們兩個向後彈開。
 
「碰滋」的一聲過後,我就看到他們一仆一滾的倒在地上。
 
「這不是方和陸,這不是方和陸啊!」
 
我撫摸着自己那猛烈地跳動的心臟,口中唸唸有詞的說道。
 
這只是有方和陸外表的人影,是那些想要追殺我的人影,我到底那裡得罪那些人影啊?
 
黑衣男說過,因為我相信了「魔法」,所以有一些東西也伴隨着「魔法」一同前來。
 
這麼說,只要我不相信「魔法」,那他們就會自動消失。
 
但如果我這樣做,那我又會再一次困於現實之內,然後在世界上消失。
 
可惡,這是甚麼鬼狀況啊!?
 
陸和方慢慢從地上爬起來,在他們兩個身上竟然有着火花散發出來。
 
這是記憶清除器對他們產生的作用嗎?
 
用綻放出來的強光把他們-----人影-----擊退,我忽然間就有這樣的感覺。
 
然而,這樣的強光是沒辦法把他們殺死,僅能像剛才一樣把他們彈飛。
 
雖然是這樣,但已經足夠讓我逃走了。
 
在他們兩個爬起來之前,我立即拔腿就跑,向着我覺得是走那邊的方向跑過去。
 
我衝出了球場,踏進於空無一人的大街中。
 
行人路上無人,馬路上無車,空氣在流動,但花草樹葉卻沒有因為空氣流動而飄動。
 
我忽然覺得,世界的時間好像被停住了的一樣,還是說,時間未開始流動?
 
走在街上的我,已經把理智甩遠。
 
現在的我只依照心中的感覺去跑,一邊遠離方和陸,一邊尋找真正的我。
 
回頭一看,我就已經看到方和陸正以奔跑的方式向我高速迫近。
 
他們的奔跑速度很快,照這樣看來,我會被他們捉到只是時間的問題。
 
「來一起玩吧,好朋友!」
 
「好朋友,來一起玩吧!」
 
我再次舉起記憶清除器,向着他們照射過去。
 
然而,這一次照射,強光並沒有把他們彈飛,這大概是因為距離的關係吧。
 
雖然沒有彈飛,但多少可以減慢他們的前進步伐。
 
但這樣是治標不治本,不甩開他們是不行的啊!
 
前邊不遠處的轉彎位,有一間茶樓,就進到去那裡,把他們兩個甩掉。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拿出全力來奔跑,拐過了彎位之後,便向着躺開大門的茶樓衝進去。
 
茶樓裡的燈火通明,裡邊的一桌一椅我都看得清楚,古舊的佈置,感覺讓人回到古時一樣。
 
在這裡的茶樓,卻一個人也沒有,那是因為有某些「力量」正影響着。
 
我就躲在一張靠牆邊的桌子下邊,桌子上的白色桌布直垂到地面,剛好成了我掩護物。
 
在我躲到裡邊之後,急速奔走的腳步聲便從茶樓外邊傳來。
 
我很是擔心他們會走進茶樓內尋找我的蹤影,但他們的智慧似乎不太高,並沒有覺得我會躲在茶樓裡。
 
追殺的腳步聲不用一會就遠離,我在心裡倒數了一分鐘,然後才掀起一點點的桌布,往外窺探。
 
沒有人在,在外邊的就只有茶樓裡的桌子椅子茶壺等等,人影完全沒有。
 
環視過一周,肯定過安全之後,我就從桌子裡爬出來。
 
我撫摸着自己猛地跳動的心,讓自己冷靜下來。
 
「接下來要走的路是……」
 
那些來路不明的敵人,已經追殺了過來,我動作得快點,要盡快找到真正的我。
 
我開始思考着應該要怎樣走,而這個時候,感覺就開始湧上來。
 
我的感覺告訴我知道,從茶樓的後門離開,然後到達大街。
 
依然是毫無基準可言,這只是單純地覺得是這樣。
 
但我剛才的確是相信了感覺告訴了我要走的路,所以才找到茶樓,能夠避開陸和方的追殺,所以要再相信一次嗎?
 
咚隆。
 
在我還在思考的時間,有甚麼東西在移動的聲音突然響起。
 
我立即環視整個茶樓,尋找人影,但完全沒有。
 
空穴來風,不會無因,有甚麼東西在動,所以才有這種聲音,但到底時甚麼東---------
 
「嗚呀!」
 
就在突然的一刻,有甚麼東西向我撞過來,從我背後狠狠地撞上。
 
在我身後,也就是我剛剛躲進的桌子,突然被翻了起來,把我壓在地上去。
 
這桌子不是被誰翻起,而是它像是有生命的一樣,向我作出了攻擊。
 
把我壓在地上的桌子,慢慢地升起,準備再次狠狠地撞向我。
 
在它再次壓下來之時,我反射性地在打上打滾,有驚無險地閃過了桌子的攻擊。
 
然而,事情並沒有好轉。
 
咚隆!咚隆!咚隆!咚隆!咚隆!
 
就在我的眼前,茶樓裡的桌子,像是被邪靈附身的一樣,全部都飄起了來。
 
「甚麼鬼呀!?」
 
我都還未搞得清楚現在事情到底是怎樣,那些桌子就已經向我撞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