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那些如同被惡靈附身的桌子向我直撞過來,我頓時向前一跳,並伏在地上去。
 
朝我撞過來的桌子,剛好從我的頭髮上飛過,一大堆的撞向了我身後的桌子。
 
碰咚!碰咚!碰咚!
 
在我身後,就發生了猶如貨物倒塌的場面。
 
地面因此而震動,倒塌所產生的聲音,響亮得震痛了我的耳膜。
 


到底是真的有惡靈附在那些桌子上去,還是這是那些人影所搞的鬼,我不是很清楚。
 
但我現在很清楚,我得要馬上逃走。
 
先不說那些桌子會繼續攻擊,剛才產生的響亮聲音,相信有可能被方和陸的人影聽見到,他們一定會回來追殺我的。
 
捉緊時機,我趁那些桌子還未再次飄起來的時候,立即站起來並逃了出去。
 
現在的我,就向着茶樓的後門衝向去,我的感覺告訴了我應該要這樣。
 


這是無基準的感覺,但我就是覺得我要從那邊逃出去。
 
碰!
 
一腳踢開了後門的鐵門後,我就來到茶樓的後巷。
 
衛生情況相當差,這裡有濕漉漉的,感覺相當不舒服,垃圾和用過的碗盤也隨處擺放。
 
然而,本應該是蟑螂和鼠輩橫行的地方,卻完全沒有見到牠們的身影。
 


有的就只有追擊我的東西。
 
從茶樓裡攻擊我的桌子,雖然再次飄起進行追擊,但桌子太大,沒辦法從後門出來。
 
但追擊卻沒有因處而停住。
 
在後巷的最尾端,一道道鋪在牆上的鐵水喉,一節節的爆開了來。
 
爆出來的水,以高壓的方式撞上了茶樓後巷的外牆,爆出來的鐵水喉,也插進在水泥牆上。
 
「嗚咿!」
 
看到了插進了水泥牆的鐵水喉,我不禁嚇得叫了出來。
 
我不知道現在處於靈魂狀態的我,如果受到那些鐵水喉的飛插,會不會被插到,或者插死。


 
但敵人用這個方法來追擊我,應該就是說可以的吧?
 
雖然我不知道事實是怎樣,但我還是不顧一切的向後巷頭奔過去,用盡力逃走。
 
在我身後的水管,一邊爆裂,一邊追向我。
 
爆裂的聲音、水以高壓的姿態打落在牆面上的聲音、鐵水喉插落在牆面的聲音,一直從我身後傳來。
 
我一個起跳,從後巷中猛跳出來,有驚無危的從這樣的追擊中逃出來。
 
然而,追擊依然是接踵而來。
 
「你要不要打籃球呀?」
 


「我們來一起玩啦。」
 
「今天的頭版是小學女生自殺啊。」
 
「我的一生,只剩下動漫抱枕啊……」
 
目前的我,正身處「T」字的街道上,從後巷出來的我就在正中間的位置。
 
在我左右的兩旁,則是追殺我而來的人影,那些人影都是我各種記憶中出現過的人。
 
在那他們的背後,更有着其他人影,大軍已經殺到來了嗎?
 
看到他們,我不禁覺得,如果現實是一隻怪物,那麼他現在就是要對從他魔掌中逃走的我派兵追殺的怪物。
 
我手中的記憶清除器,雖然能夠對他們作出攻擊,但也只能擊退,是殺不死他們。


 
逃跑,是現在唯一能夠做的事,戰鬥是完全地不可能。
 
來到現在,已經不必講甚麼理智,甚麼感覺,能跑的路就只有一條,我現在只能向唯一能跑的方向跑去。
 
「喝呀呀呀呀呀呀!!!!!!!」
 
我再次拔出全力,向唯一沒有追兵的方向逃去奔跑去。
 
那些人影,現在就在我的下方集結起來,一同向着我的背部追殺過來。
 
我死命地奔跑,然而,不出一會,就停下了腳步。
 
為什麼我會停下了腳步,那是因為,我前邊沒有路可以走了。
 


在我的面前,不是一道高牆,也不是一座大廈,而是斷開了的路。
 
就在「T」字路的最尾端,那裡竟然是一條斷開了的路。
 
如其說是地震般斷開了的路,還不如說路面完全地消失,現在簡直是有個空間突然在我面前消失了的一樣。
 
消失了的那條路,至少長四五百米,那不是一個人能夠跳得過的距離啊!
 
從消失了的空間望下去,只看到無盡的深淵,就像是不可能會掉到底的深淵,黑暗的氣息就從下邊湧上來。
 
遠眺消失了的空間對岸,那裡有一個建築物,就單獨地有一個建築物在那裡。
 
雖然距離是有點遠,但我看到那建築物的招牌,便知道那是一間戲院。
 
忽然間,我就有一種感覺,我要去到那裡,我要去到那裡。
 
這種感覺強烈到讓像是求生本能的一樣,我的大腦不斷地向我發出要去那裡的訊息。
 
話雖如此,但我要怎樣去到那裡,我前方有四五百米的空間消失了呀!
 
想要找別的路前往也是沒辦法,因為當我回頭一望,就看到人影已經迫近過來。
 
人影結集之後的人數,多得是我沒辦法用記憶清除器的光芒把他們彈飛而安全地突破人群的數量。
 
前無去路,後有追兵,現在的我就是身處這一個險惡的情況。
 
現在應該怎樣做?現在應該怎樣做?現在應該怎樣做?
 
要跳過那消失的四五百米,是絕對做不到的事,我沒有聽過有人類能跳到這樣的距離。
 
那麼,我要突破那些人影嗎?這不是沒可能,但成功的機會是異常地低。
 
這是低到會連數學家也直接地說「不可能成功」的成功率。
 
繼續迫近來的人影,從背後拿出了各種利器,那些利器都映着我那不知所措的表情。
 
仿佛是在說我會被那些利器斬碎,也仿佛在催促我進行決定。
 
到底要死在利器之上,還是要自己跳向那消失的空間?
 
被迫上絕路了,完完全全地被迫上絕路了。
 
手中握緊地記憶清除器,更因為我的手常猛出汗水,而差點就掉了出來。
 
如果黑衣男現在在我身邊的話,他到底會如何做?
 
對抗眼前這一班敵人嗎?用盡力量突破他們嗎?
 
「選擇相信『魔法』,如果是我的話。」
 
忽然間,黑衣男的聲音就在我腦海中浮現出來。
 
他常常說的那句「相信魔法」,在我的腦海中是特別地響亮。
 
我知道「魔法」的使用方法,我知道「魔法」會為我帶來怎樣的效果。
 
但在之前,我還只不過是用「魔法」去修正我那些記憶,而沒有試過用來消滅敵人啊!
 
我能運用好「魔法」嗎?「魔法」也會在此刻回應我嗎?
 
我不禁懷疑着,我不禁懷疑着面對現在重要的時刻,「魔法」到底能不能回應到我。
 
雖然我是心存懷疑,但我更知道,我唯有相信「魔法」,「魔法」才會給我力量。
 
「我相信『你』啦!請『你』回應我的啦!」
 
勝過那些人影的力量,或許是沒有,我也不認為「魔法」會給我那種力量。
 
但如果是請「魔法」為我打開出新的道路的話,我相信是做得到的啊!
 
我大叫出一聲,同時舉起手中的記憶清除器,向着消失了的空間照射過去。
 
碰滋!!
 
光芒瞬間就綻放出來,向着消失了的路照射過去。
 
當光芒漸漸地落下後,眼前的路就真的出現了奇妙的變化。
 
一條筆直的路,就從我的眼前出現,向着四五百米的對岸伸展過去。
 
這條路就只有一人闊度,左右兩旁都沒有欄杆之類的東西,行走起上邊相當危險,不小心就會掉到無底的黑暗深淵去。
 
雖然如此,但我也得踏上去。
 
這是「魔法」為我開出來的路,比起踏上這條路,相信跟那些人影戰鬥還比較危險吧?
 
而且,我覺得我要去的電影院,就在對岸了。
 
我感覺到只要我到達那裡,我就能找到我要的東西。
 
我拿出勇氣,然後踏上了那條一人闊度的路走了上去,向着對岸直奔過去。
 
這就是我相信「魔法」,而開出來的一條路。
 
雖然很不容易走,但是「魔法」讓我有機會繼續前進,讓我有通往我要去的地方的機會。
 
「朋友,不要走。」
 
「我們來玩啦。」
 
「你看看我的動漫抱枕。」
 
但那些人影依然是窮追不捨,不過因為我現在踏上的路,是一條只有一人身闊的路,所以他們追的速度行明顯降低。
 
即使有誰靠近我,在近距離下,我都能用記憶消除器,把那個人影彈飛。
 
單對眾,是很不利,但單對單的話,我就有利多了。
 
就這樣,向着電影院衝進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