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走於由我「修正」出來的單人闊度的路上,我漸漸地與電影院的距離拉近。
 
在我身後追殺我的人影智慧果然不高,他們掙先恐後的行動,一個一個地把同伴推到了深淵去。
 
他們這樣的行為,讓走得更輕鬆,根本就沒有人影能追到我。
 
我就這樣衝進了電影院,非常成功地來到了我覺得要去到的地方。
 
為免那些人影突然聰明起來,終於搞得要一個一個人行走於那條路上,衝進了電影院的我,立即找個東西卡住了大門,在外邊已經是完全打不打這道門了。
 


「嗄嗄…嗄…嗄…」
 
簡直是死裡逃生的一樣,我靠住了牆邊,安坐了下來,喘着氣。
 
一直的奔跑,心跳得超快,到現在都還未平伏下來。
 
雙肩因為猛喘氣的原故而不斷地上下起伏着。
 
我努力控制自己的呼吸,調整好自己的身體,而在這段短短的期間,電影院被我卡住的大門,竟然絲毫沒動過。
 


本以為那些人影會嘗試破門而入,但他們看似是放棄了追擊。
 
就這樣放棄追殺我嗎?我不清楚。
 
到目前為止,我有很多事都不清楚。
 
那些人影到底是誰?他們為什麼要追殺我?
 
我現在身處的時間點,到底變成了怎樣?這時間點是被某種力量影響而搞得亂七八糟嗎?
 


這一切,甚至更多的事,我都不清楚是怎樣,但我唯一知道的是,我來到了電影院。
 
我的感覺一直驅使我行動,由籃球場走到來這間電影院,完全是靠着感覺來走。
 
即使我以理智的方式思考,讓我自己知道其實我跑來電影院就等於把自己困住,但還是有些甚麼在吸引我來這裡的一樣。
 
這就像是引力,是有「某個東西」與我產生了引力,把我吸引來這裡。
 
而我的感覺也告訴着我,我要來到這裡。
 
在這裡似乎是有甚麼在等着我,我的感覺是如此的告訴我知道。
 
呼吸稍微正常了一點後,我就重新站起,環視着四周一下。
 
目前身處的地方,是一間電影院的大堂位置,在左邊可以看到售票處,而在右邊可以看到小賣部。


 
而就跟大街的一樣,這裡沒有任何一個人。
 
明明四周的景色都是營業中,但卻沒有員工,也沒有客人。
 
有的就只是運作中的空調聲音,以及發出不算很光亮的燈光。
 
在售票處和小賣部的中間,就是各個院線,也就是能觀賞電影的地方。
 
筆直伸展開去的院線走廊上,掛着一張張的電影海報,但奇怪的是,我的眼睛沒辦法看清楚這些電影海報。
 
那些電影海報,像是被矇矓化的一樣,不清不楚,就連標題名也看不清楚。
 
不過,我覺得就算看清楚和不看清楚,差別也不會很大,因為都不太值得留意吧?
 


確認好四周之後,我便準備繼續前進,不過去那裡倒沒想過。
 
而在這一刻,我又感覺到一些事。
 
一種感覺告訴我知道,我要走到院線走廊去,而且是要走到盡頭的那間院線去。
 
依然是一個無基準的感覺,是沒有任何理據可言的感覺,純粹是感覺。
 
雖然如此,但我這次選擇相信感覺。
 
既然一路走過來,不是靠感覺就是靠「那個東西」與我產生引力,所以我這次相信感覺。
 
決定好前進的路後,我便踏出一步來。
 
滋滋!滋滋!滋滋!


 
突然,四周的燈像是壞了的一樣閃動着,更發出即將要壞掉的聲音。
 
不單單只是在頭頂上的燈光,就連小賣部的燈光,就連售票處的燈光都閃動着。
 
爆谷箱裡的燈光,氣水機圖示的燈光,售票處電腦的光,全部都閃動着啊!
 
這閃動的方式,不禁讓人感覺,那些燈即將會超出負荷而爆裂。
 
難道是追殺我的東西,換了另一個方法向我攻擊嗎?
 
此地不易久留,我得快點前進比較好。
 
這個想法才剛出現在腦海之中,我就已經急不及待的衝了出去,向着院線走廊的盡頭前進。
 


而同一時間,在大堂裡的燈真的爆裂起來。
 
啪喇!啪喇!啪喇!啪喇!
 
我每走一步,四周的燈就爆裂多一個,那些爆裂的聲音取代了我的腳步聲而響出。
 
爆炸時所飛濺出來的玻璃碎片,在空中縱橫交錯,猶如戰場上的交錯飛行的子彈一樣。
 
這些爆裂,根本就是在跟我說「停下你的腳步」一樣。
 
然而我的感覺告訴我知道,我要前進,我得要前進,絕不可以停下來。
 
我把雙手擋在自己的臉前,免得玻璃碎飛到眼睛裡去,也把頭低下,保護着雙眼。
 
筆直的奔跑的我,穿過了玻璃碎飛舞的電影院大堂,直入到走廊去。
 
在我兩旁的海報燈箱中的燈也閃動起來,在我經過時也爆裂起來。
 
玻璃碎就濺在我身上,我感覺到有那裡被玻璃傷到了呀!
 
咚!咚!咚!咚!
 
與此同時,在大堂那邊被我卡住了的大門,正受到了甚麼東西撞擊而發出聲音。
 
大門震動着,被撞擊着,應該是那些人影,那些人影想要撞進來了,他們並沒有放棄追擊啊!
 
碰咚!
 
整道大門在下一刻就被踢開,門倒塌在地上,一個手持電鋸的伐木工人人影就出現在那裡。
 
「買票必須要排隊呀!!」
 
那伐木工人莫明奇妙地大叫起來,然後就啟動電鋸,讓電鋸發出叫人想到死亡的呼叫聲。
 
另外,四周的空氣也混亂地流動起來,我已經沒辦法好好看清前邊了。
 
有兩個人影就出現在我那矇矓的視線中,他們都身穿着電影院員工的制服。
 
「請出示戲票!」
 
「你未滿十八歲!不可看這部電影!」
 
兩個人影與我很近,他們立即就從背後拿出利器,準備向我攻擊。
 
還好我比他們先快一步,我就舉起手中的記憶清除器,直接向那兩個人影綻放出強光。
 
頓時爆現的強光,把那兩個人影強制的彈飛開去,撞落在院線走廊的牆上。
 
道路清空,暫時見不到有任何人影再出現。
 
後邊的伐木工人,已經開始追上來,他手中的電鋸運轉的聲音,已經清楚地迴響在耳邊。
 
或者我可以用記憶清除器趕走他,但前題是他要像正常人身高才能夠做到。
 
我身後的伐木工人,少說也有一米九高,而且相當大塊。
 
與其戰鬥實在是自找苦吃,還不如盡快逃走才是最佳的做法。
 
我加緊了腳步,向着走廊盡頭的院線跑去,而我也馬上就要到達。
 
「看電影當然要配爆谷啊!!」
 
忽然間,電鋸運轉的聲音變得更響,也像是越來越近我。
 
不…不對啊!那電鋸真的在靠近我啊!
 
在伐工木人莫明奇妙地講話之後,他竟然以投槍手的姿態,向着我投擲出電鋸。
 
一把運轉中的電鋸,就正面的向我飛過來,速度相當的快。
 
「救命呀!!!」
 
我大叫起來,我嚇得大叫起來,就像個嬰兒一樣大叫求救,而當然的,誰也沒聽到。
 
面對着飛襲過來的電鋸,我除了第一時間大叫救命外,很不可思議地,竟然是舉起了手中的記憶清除器,向着那電鋸照射過去。
 
碰滋!!
 
以正常來說,所有人的第一個反應都會是跳動或蹲下,但我竟然是照射。
 
這是為什麼?是我大腦亂了嗎?還是是說,我潛意識知道「魔法」會幫助我?
 
總之,光芒就是綻發出去,打落在那電鋸身上。
 
受到了強光爆開般的照射,一瞬間,整把電鋸竟然向後彈飛,逆方向飛去。
 
本應該是朝我飛去的電鋸,這一刻是向伐木工人飛去。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電鋸插落在他的右肩上,發出把某東西撕裂的暴力聲音,而伐木工人那慘叫的悲鳴也同時響出。
 
他想要拔出電鋸,但電鋸插得太深,要拔出來不容易。
 
我不打算理會他,因為我知道這是逃走的好機會。
 
已經來到了院線走廊最盡頭的我,立即拐彎衝進影院裡,更關上門並鎖緊。
 
接下來我打算先找個地方躲一下,避一避風頭。
 
我一個轉身,腳就踏出去,但在下一刻我停了下腳步。
 
不是我前邊有一個敵人,更不是有甚麼空間消失。
 
而是出現了一個我熟識的人--------
 
-------那個人便是我。
 
那是四歲時候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