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歲的我,四歲時候的我就在我的眼前。
 
時間倒退到我四歲的時候,而隨着感覺的帶領,我也成功找到這個時間點的我。
 
四歲的我就在這電影院裡,他就在看着那個巨大的銀幕,看得出神。
 
然而,事情有一點奇怪。
 
坐在電影院椅子上的我,全然沒有動過,不是因為看電影看得出神而沒有動過,那更像是被暫停。
 


而更加奇怪的是,銀幕上根本沒有播放電影,在那裡有的就只是銀幕。
 
一切都沒有開始,電影沒有開始播放,當時的我也沒有在開始看電影。
 
這下子我終於明白到我倒退回那個時間點了。
 
那不是我四歲時看電影的時間,而是更前,更加更加前的時間。
 
而那就是「開始之前」。
 


還真是有夠玄妙,真正要「修正」的地方,其實就是最初開始的時候。
 
但問題是,我到底要怎樣去「修正」?在一切都還未開始的地方,到底要怎樣去「修正」。
 
這一個問題,就如同身處在宇宙還未出現之前要創造宇宙的一樣。
 
幾經辛苦從那些人影的攻擊下來到了這裡,找到了在「開始前的我」,但我卻不懂怎樣「修正」。
 
我走近了那個我的身邊,望着那個只有四歲的我的臉。
 


那是一張我早就遺忘了的孩子臉,是還不懂現實到底是甚麼的我的臉。
 
那天真無邪的臉,還是相信這個世界是有聖誕老人,還是相信這個世界會有怪獸。
 
甚至在那之後,我與幼稚園的同學因對怪獸的意見不合而打架起來,這段回憶還真是有夠深刻。
 
回憶起那段記憶,對現在是幫不上忙。
 
現在我得盡快「修正」,但問題是,我要怎樣才能在「開始之前」在出修正?
 
這完全是哲學問題吧?在「無」中創造「有」,到底要怎做?
 
難道就是把之前「修正」好的記憶,一次過重新修正,在「開始之前」就讓我知道我會體驗到這些事情嗎?
 
這樣說很複習,畢竟現在是個哲學環節。


 
簡單點來說,我就是要在腦海中想好了我因為相信「魔法」而在我生命體驗到的各種事。
 
友情和愛等等的事。
 
我合上了雙眼,在腦海中回想起我那些美好的記憶,我要在開始之前就相信我會體驗到這些記憶。
 
當這些記憶已經像是真的一樣刻在我腦海內時,我睜開雙眼,然後舉起手中的記憶清除器。
 
碰滋!!
 
按鈕被按下,強光瞬間綻放,那強光就照射在那個四歲的我的身上。
 
……………………………但是。
 


沒有事情發生過,那個四歲的我,依然看着那沒有播放電影的銀幕。
 
一切都沒有改變,一切都沒有被「修正」。
 
我以為是我對於美好我記憶不夠深刻,所以才沒有被「修正」好。
 
因此,我再次努力地回憶起那些被我「修正」的美好回憶,回憶得更仔細。
 
當我去到已經確信自己一定會體驗到那些美好回憶的地步,我便睜開雙眼,再一次以記憶清除器對四歲的我照射過去。
 
碰滋!!
 
………………………………沒有改變。
 
一切都原封不動地沒有改變,這一切都沒有被「修正」


 
「搞…搞鬼呀…」
 
我明明已經依照之前「修正」記憶的方法來進行「修正」,甚至以更加確信的心去「修正」,但卻沒有見到任何成效。
 
我再對四歲的自己使用記憶清除器,強光不斷地綻放而出,照射在四歲的我身上。
 
但無論我再試幾多次,這一切依然是沒有改變過。
 
我不知道應該要怎樣做,為什麼一切都沒有被「修正」到?
 
是「魔法」已經沒效了嗎?是我還活在現實之中嗎?還是說,根本一開始,這都是我幻想出來。
 
碰滋!!
 


忽然間,一道強光映份我的眼睛之中。
 
強光刺痛着眼睛,我反射性地閉起雙眼,保護自己的眼睛。
 
但這強光還是太過強了,仿佛是要連眼皮都要衝破。
 
只是在一瞬間,我眼前的世界完完全全地變成了白色。
 
但那不是叫人感到安詳的白色,而是叫人感到冰冷無生命的白色。
 
下一秒,強光漸漸地減退,與此同時,被強光吸引了注意力的我,馬上就睜開雙眼,望向強光的來源。
 
「失敗了!謝新陳他失敗了!啊……失敗了!」
 
隨着那強光的出現,有些事情出現了改變。
 
當我望向了強光的來源,映入我眼睛的是,正播放着影片的銀幕。
 
在銀幕中的影像裡,有着一個人,那是一個我最為熟識的人,就連他的聲音我都是非常的熟識。
 
那便是我。
 
那是本應該老死了的我。
 
鏡頭拍攝着在病床上年老得即將要死的我,那一個我,看似是精神分裂的一樣,全身在亂動着。
 
那個我一個人在亂動亂爬,也瘋了一樣大叫瘋叫地講着話。
 
影片雜訊量很多,而且也影像也時時跳針般倒帶,甚至時而大特寫時而遠景。
 
影片中的我瘋了,拍攝影片的人也瘋了,就連看着影片的我,覺得要瘋了。
 
這一切一切,都瘋了,都崩潰了。
 
「失敗了…他失敗了啊!謝新陳他失敗了啊…哈哈哈!
 
他逃不出現實!他永遠都沒有辦法逃出現實啦!!
 
他記不起!他記不起!他記不起真正的自己…他記不起…而他也救不了自己……
 
現實…現實…沒有人能夠脫離現實!他只能待在現實之中,在現實之中死去!」
 
影片中瘋人亂語的我話聲落下後,畫面瞬時被切換,換成了各種的場面。
 
我認得這些場面,這都是被我所「修正」過的場面。
 
突然,這樣些場面突然如玻璃一樣被粉碎,破碎了的場面背後,就是該場面原本的樣子。
 
被朋友背叛,沒有甚麼友情。
 
離婚的下場,沒有甚麼愛情。
 
背棄親生父,沒有甚麼家庭。
 
孤獨地死去,只有孤獨一人。
 
「停手!給我停手呀!」
 
所有之前被我修正的場面,現在恢復成原本的樣貌,我的人生再一次被現實支配着。
 
我大叫着,叫那個瘋了的我停手,但我的聲音根本沒辦法傳遞出去。
 
現在的我,只能眼睜睜地看着所有被「修正」好的事物一個個地粉碎。
 
「耶嘻嘻!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謝新陳輸了啊!他輸給了現實了啊!
 
不用擔心的,很快…嘻嘻…很快的…他就會死。
 
死在現實之內………耶哈哈哈!他會死在現實之內--------------!!」
 
咇---------------------------!!!
 
那瘋了的我,用盡最後的口氣,把死前的最後一句說話叫喊出來,接着,那個就斷氣死了。
 
雖然那個我已經死了,但是影片還未結束。
 
在當下的一刻,影片播放着我被現實支配着的一切情景,由小時到長大到死去。
 
影片播放快速,而且不斷不斷地重播,像是在為人的潛意識洗腦的一樣。
 
現實!現實!現實!現實!所有的畫面都是現實!
 
而現場那個四歲的我,則開始觀賞着這部現實的電影-----<<謝新陳現實的一生>>。
 
連想都不用想,現在四歲的我,正被洗腦着,正被現實洗腦着。
 
現實的一切,深深地刻落在那個我的腦中,由一開始就把現實灌入我的腦中。
 
要是四歲的我被洗腦了的話,以後的我就不會再有對抗現實想法,我只會像個人偶,不斷演出現實戲本。
 
不會有友情,不會愛情,不會家庭,只有孤獨,只有分離,只有破碎,以及一乘不變的生活。
 
在我死前,更只會像影片中的那個我一樣,大發瘋癲。
 
甚麼想要改變的想法,不會再有,甚麼「魔法」,更不會相信。
 
這所有的事物,開始恢復成原來被現實支配時的樣貌,我現在的身體也越來越透明了。
 
要阻止!一定要阻止!
 
但記憶清除器已經不能再「修正」了,「魔法」的力量也在這恢復原貌的世界中派不上用場。
 
我到底要怎樣做才好?我到底要怎樣做才好?我到底要怎樣做才好?
 
就在這危機之中,在我慌得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我望到了那個四歲時候的我。
 
望到了他,我忽然間想到了一個問題。
 
當時的我,一定是在看電影,而且一定不會是現在播放的<<謝新陳現實的一生>>。
 
那麼,到底當時的我,在看一部怎樣的電影。
 
宇宙是怎樣誕生的?我不知道,但我認為,只要「誕生的條件」齊集,宇宙就自然會誕生。
 
真正的我是怎樣的?我不知道,但我認為,只要「真我的條件」齊集,真正的我就會出現。
 
唯有重現當時的場面,唯有齊集足以引出「真我」的條件,唯有播放出那部電影!!
 
真我就會出現!時間也會流動!而這個現實世界,也會被我所開啟的新世界取代!
 
我現在做的事,已經不是用記憶清除器就能夠做到,不是單靠「修正」和「相信」就能夠做到。
 
由最初開始,就要把「魔法」帶來這世界裡去!
 
不是要「相信魔法」,而是要「拿取魔法」!
 
我明白到拯救自己的方法了!
 
但現在不是高興的時刻,我快要消失,不出一會就會被現實吞噬,動作要快啊!
 
環視一下四周,電影的播放室就在觀眾席的最上邊,那部應該要播放的電影,一定在那裡。
 
捉緊時間,我立即踏出腳步,但在這一刻,四周的空氣開始亂流起來。
 
有好幾個人影,從我四周出現。
 
「你要…跟我…成為世界第一嗎?」
 
「就算是變態…我也是一個…會守護着深愛的人的變態……」
 
「新陳代謝…試試人家的料理吧……」
 
「宇宙塵…承認你是M男吧…」
 
「身為無羽者的我…不想要連累大家…」
 
「最喜歡爸爸了……」
 
「新陳…我喜歡你……」
 
一個個熟識但是又陌生的影,就在我的四周出現,他們要阻止我,阻止我在最後的掙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