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了,以現在的情況,要與那些人影開戰,絕對是不利。
 
我就被他們前後包圍着,而他們也步步向我迫近,他們手中的利器倒映出我慌了的臉容。
 
他們前後合共七人,要打敗他們,幾乎是沒可能的。
 
即使我手中有記憶清除器,但也沒辦法應付包圍着我的他們。
 
戰鬥是沒辦法了,既然如此,那就唯有突破他們的包圍,向着電影播放室衝過去。
 


我現在與電影播放室的距離,大約有一百米左右,以現在的情況來說,說短不短說長不長。
 
而且在那個方向阻擋我的人影,大約只有一百三十多厘米高,看身形還似是個小女孩。
 
與其他的人影相比,她應該算是最好對付的一個吧。
 
與電影播放室就只有一百米,無論如何都要到達那裡!
 
下定了決心,我便轉向了電影播放室的方向,然後直接奔跑開去。
 


我與那個小女孩的的距離迅速減少,在即將要撞上她之前,我舉起了手中的記憶清除器。
 
碰滋!!
 
強光瞬間綻放,本要向我攻擊的小女孩由攻擊的姿態轉為防禦的姿態。
 
照正常的情況來說,我手中的記憶清除器,本應該是會把她彈飛開去。
 
但可能是因為現實的支配越來越強的關係,她並沒有因受到強光的照射而彈飛,只是別過了臉並停下攻擊。
 


捉緊時機,我立即從她旁邊穿過去。
 
在穿過去後,在我面前就是一道觀眾席走道樓梯,沿着那樓梯走九十多米,便會到達電影播放室了。
 
「你竟然傷害我的最愛!!」
 
就在我穿過那女孩的一刻,一個人影突然向我撲過來。
 
事出突然,我來不及閃避,那人影就像是我傷害了他的愛人而動怒了的一樣撲向我的雙腳。
 
我當場就被撲倒,下巴向着樓梯間撞下去,差點就把舌頭咬斷啊!!
 
那撲倒我的人影,在下一刻舉起他手中的刀子,準備向我的腳插下來,封住我的行動力。
 
「滾開呀!!」


 
沒有刻意去控制自己情緒的我,憤怒地大叫出一聲,並同時舉起記憶清除器,以強光來照射他。
 
碰滋!!
 
強光瞬間綻放,就狠狠地把他的眼睛閃過盲,他痛得用手掩住雙眼,衰叫起來。
 
他似乎已經被我立馬退場了,還真是有夠沒出息。
 
在他放開了我那一點點在透明化的雙腳後,我立即就站起來,但我卻沒辦法立即前進,因為在我眼前出現了個人影。
 
「如果我是攻,那你便是受,吃我的伏魔棒!」
 
那是一個有如健美先生一樣的男人人影,從他的說話中,我立即就能推測他是個同性戀者。
 


他的話聲都還未落下,就已經對我作出攻擊。
 
這是視覺攻擊!這是視覺攻擊!他竟然脫下了褲子,在我的面前展露出他的生殖器官。
 
一個卑鄙極了的想法,頓時在我腦內浮現出來。
 
當有這個想法後的一剎那,我以記憶清除器,向着他的生殖器官照射過去。
 
「嗚啊啊啊!!」
 
對光感到強烈的不適是那些人影的弱點,而這種攻擊剛好又打在男人最弱的地方。
 
達到了相輔相成的攻擊,使他發出哀號。
 
我似乎讓他一時無法行動,因此我捉緊時機,從他身旁穿過去。


 
突然間,我頸子被甚麼東西捉住,整條頸發痛着,更有呼吸困難的感覺。
 
稍微向後一望,就看到一隻伸長了的手,正把我頸子緊緊握着,那隻手是來自我身後不遠處的一個少女人影。
 
她那隻伸長過來捉住我的手,有人的感覺,也有機械的感覺。
 
雖然搞不清楚這是怎樣的手,但那隻手的弱點依然是光,所以我立即就舉起記憶清除器,準備掙脫。
 
但在那個時候,一位女孩走近我,並伸出雙手。
 
她的雙手上戴着的圓形手環,發出了黑色的光,更展現出奇怪的東西向着我撞過來。
 
這猶如是一道防護罩,在保護自己的同時也把敵人彈飛。
 


而我,就被這一道防護罩撞上,立即就向遠方彈飛開去。
 
身體被彈飛到半空之中,我整個人就猛向後飛,直到撞上了觀眾席最後邊的牆才停下來。
 
很痛啊!身體真的很痛!
 
真的不可思議,身處於靈魂狀態的我受到了攻擊,竟然還會痛。
 
雖然是這受到了彈飛的攻擊,但全靠這一下彈飛,我才能從那隻伸長了的手中逃出。
 
而且也因為受到了這樣的攻擊,我才能來到了觀眾席的最後邊,也就是電影播放室的附近。
 
電影播放室與我的距離,一下子被縮減,現在,它就在我眼前不遠處了。
 
我撐起了痛極了的身子,快速地動起來,向着電影播放室衝去,但在這個時候,那伸長了的手再次向我攻擊。
 
那隻手不再是要握住我的頸子,那隻手握成了拳,就向着我撞過來。
 
我反射性地向後一跳,那拳頭就「碰咚」的一聲,把我剛才位置旁邊的牆整個打陷下去。
 
攻擊力很強,被打到之後會有怎樣的感覺,我想也不敢去想。
 
然而,要再次用這種攻擊方式來攻擊我的話,那人影就必須要收回那打出了一百米左右的拳頭。
 
這多少也需要時間,所以我相信,我可以在冷卻時間之中,成功去到電影播放室。
 
而且,我身處在觀眾席最後邊,那人影與我的一百米之中,有着眾多的觀眾席坐椅,只要我伏下身子前進,這些坐椅就會成為我的掩護物了。
 
稍微想到了這些次後,我便伏下身子,繼續前進。
 
突然間,有甚麼東西撲了過來,把我整個人壓在了地上,使我未能前進。
 
我轉動頸子,向後一望,就看到一個有着及腰長髮的女性人影壓在我身上。
 
那人影雖然是女性,但卻有成年人的重量,壓得我非常辛苦。
 
在我眼前,就只剩下距離相差不遠的電影播放室,能夠喚醒真正的我的電影,就在那裡頭。
 
可以找回真正的我的機會,可以重來一次的機會,可以贏過現實的機會,就在眼前啊。
 
我又怎可以被那個女性人影壓得死死呀!
 
我要拿起記憶清除器,對着她的頭狠狠地照射過去。
 
而這個時候,我發現了一件事,本來應該是握住了記憶清除器的手,變得空空如也,空無一物。
 
記憶清除器呢!?那個可以把人影擊退的東西呢!?
 
被彈飛的時候,一定是被彈飛的時從我的手中掉落了。
 
不知道記憶清除器掉落在那裡的我,沒辦法把它找回來,而且現在的情況也不准我去找它回來。
 
既然是這樣的話,我只能夠用我自己的方式,把我身後的那個女性人影擊退。
 
我咬緊着牙關,用力得讓整個牙關震起來,同時以手肘向着那女性人影的頭部撞下去。
 
受到了這樣的攻擊,那女性影發出了低聲的呻吟聲,但她還是沒有放手。
 
我全力掙扎起來,整個人使力地轉動身子,讓她的身體朝向牆邊,然後擺動雙腳,把她撞向牆去。
 
但這樣的攻擊還是沒有效,她是死也不放手。
 
「既然是這樣的話,就試試我這一招!」
 
在我大叫了一聲之後,我整個人曲起來,讓那女性人影靠近我。
 
然後在下一刻,我做了一件很下流的事,我用了我的雙手,把她的鈕釦衣服扯開。
 
鈕釦立即就因扯開的關係而全數彈飛,同時她的衣服也大開,兩個胸部就從衣服裡跳了出來。
 
我沒興趣去看,而且因為她只是個人影的關係,我就算想看也看不見,那裡只有黑影一團。
 
然而,這樣的下流行為,讓她即時鬆開雙手,去掩住自己的胸部,完全是女性的基本反應。
 
全靠這樣的基本反應,我得到了解救,重奪自由之身了。
 
捉緊機會,我盡量伏下身子,在觀眾席椅子的掩護之下,拼命前進。
 
我距離電影播放室的已經是超近,相差就只有十米不到,隔着有玻璃窗口的門,我已經看到裡邊的情況了。
 
但在這一下,我整個人忽然全身虛弱下來,與此同時,一道少女歌唱的聲音便傳到我的耳中。
 
那歌唱的聲音,聽起來相當的幽怨,令人感到失去了希望的悲傷,叫人感到軟弱無力。
 
我感到力不從心,我感到軟弱無力,似乎是受到了她唱的歌所影響。
 
可惡,我手邊上沒有能停止她歌唱的東西,她的歌聲遠至一百米也清楚可聽啊!
 
回望自己的身後,只見之前被打倒,或者擊退的人影,現在活過了來。
 
他們已經來到我身後稍遠的地方,並一步步的靠近了來。
 
被他們捉住…被他們捉住的話,這下實在是死定了!
 
「可惡呀!!!!」
 
還不能放棄,還不能放棄,還未到最後,又怎可能放棄!
 
我把所有的氣力,徹徹底底的全部拿出來,用我的意志力,把我整個人支撐起來。
 
踏出一步,然後再踏出一步,伴隨着一呼一吸,我的腳步踏了出去。
 
電影播放室的門就在身前,我整個人靠了上門去,雙手也放落在門柄上,用力轉動。
 
大門隨即打開,靠在門上邊的我,就隨着門的開啟而以跌的方式跌入到電影播放室裡去。
 
成功了,真的成功了,我來到了電影播放室。
 
但我就只不過是來到,我還未找到那部應該播放的電影。
 
倒在地上的我,抬頭看上去,就看到成千上萬的電影菲林卷,到底那一部才是正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