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菲林卷,看起來都一模一樣。
 
銀色的盤,夾着了棕棕黑黑的菲林,在沒有寫上名字的情況下,我根本沒辦法知道那部是那部。
 
要找出能夠讓真正的我醒來的那一部電影,我需要花上一些時間。
 
以意志力支撐着起身體後,我用力地關上電影播放室的門,然後鎖上,阻止人影攻擊我。
 
我不認為這道門能夠阻擋到很長的時間,但至少比沒有來得好。
 


之前那少女的歌聲,因為我進入了電影播放室的關係,而變得細聲了許多。
 
影響下降了,但還是有一定的影響,使我稍微行走起來也相當困難。
 
我走到菲林卷擺放架前,開始尋找着可能是「正確」的那部電影。
 
感覺帶領我走到這裡,所以我相信感覺,感覺應該會帶領我尋找到那部「正確」的電影。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突然間,在我身後傳來了撞擊的響聲。
 
回頭一望,就已經看到了正在撞門的人影。
 
他們的力度非常大,門柄已經有鬆脫的情況,在門上的玻璃窗,更被撞得破碎了。
 
一道散發出危險氣息的氣流,通過了破碎的玻璃窗,直闖進電影播放室裡。
 
下一刻,這道氣流分散開來,向着室內的電影菲林卷附了上去,就像是惡靈附身的一樣。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所有的菲林突然就飄起了來,像一個個浮游生物在空中飄浮着。
 
菲林卷在這一刻得到了生命,情況就如同我在茶樓裡被桌子襲擊的一樣。
 
逃走已經不能,在電影播放室裡已經沒有別的出口,唯一的出口也已經被那些人影試圖衝入。
 
反擊也不能,我雖然知道那些東西害怕強光,但我唯一能發出強光的記憶清除器,已經在受到襲擊時弄掉。
 
當下這一刻,我只能愣住的一樣,看着那上飄到空中去的菲林。
 
逃走不得,反擊不能。
 
夾在銀色菲林盤中的菲林,發動了攻擊起來。


 
一道道的菲林,猶如觸手的一樣朝我襲擊過來,把我的身體和手腳迅速綁起了來。
 
如果是一道菲林,想要綁住我實在不可能,我只要用力拉扯一下,菲林就會斷掉。
 
但現在是電影播放室內的菲林架上所有的菲林一同向我襲擊,再加上那人影發出的少女歌聲影響,我沒能發出能扯斷這麼多菲林的力量。
 
這些菲林,就把我身體綁着,我就只能站在原地,動彈不得。
 
身後的繼續發出「咚咚」的撞擊聲音,門柄已經被撞得掉到地上,這道門隨時就會被撞開,到時候我就只有死路一條。
 
在這一個狀態的我,甚麼事都做不到,只能睜着眼,看着這一切發生。
 
然而,正因為我只能這樣做,我終於能夠找到那部「正確」的電影。
 


就有一盤菲林,就只有那一盤,安安靜靜地在菲林架上。
 
我完完全全地感覺,就是那部菲林,是那部能叫醒真正的我的電影!
 
只要把那盤菲林放到投影機中去,只要播放到那部電影的話…………!
 
「走到這一步了…怎可以…放棄呀!!!!」
 
靠着意志力,靠着現在能看到的希望力量,我把所有的氣力一次過拼發出來。
 
牙關咬緊,拳頭握緊,我的眼睛就只直視着前方那盤電影菲林卷。
 
「喝呀呀呀呀!!!!」
 
提起一隻腳,向前踏出一步,一直綁住我的菲林,立即就向後拉扯,走一步都如同舉起十六公斤的米這麼花氣力。


 
雖然很吃力,雖然要花很多的氣力,雖然是超辛苦,但我已經與希望近了一步呀。
 
「就差一點!」
 
另一隻腳再次前踏出,綁上了腳的菲林,有一條因此而斷掉,但另一盤菲林立即就補上,再把我綁住。
 
「怎能夠放棄呀!!」
 
如果說人能夠有危急的時候,爆發出強大的氣力,那現在,就是我爆發出那種氣力的時候了啦!
 
憑着意志力,憑着自己那死也不放棄的心,憑着勝利在望的心,我一步一步地走近目標。
 
即使所有的菲林一同向後拉扯,但已經沒辦法阻止了我。
 


身體向前進,菲林就向後拉扯,這種角力,完全地把我全身扯痛,更扯出一道道血紅色的痕跡。
 
這一刻,附上菲林的惡靈,知道現在發生了不對勁的事。
 
所有綁住我的菲林瞬時一同收去,這讓我一時用力過猛的仆向前,撞落在菲林架上,走近了「正確」的菲林。
 
我以為那些菲林要放過我,給我拿「正確」的菲林,但卻不是這樣。
 
在我拿到了那「正確」的菲林後,所有的菲林竟然一同向着我的頸子伸過來,把我的頸子勒住。
 
本來菲林是想要把我綁住,然後讓我被人影斬殺,但現在要改變計劃,那些附在菲林上的惡靈要把我勒死。
 
「正確」的菲林拿到了手,現在只要拿去投影機播放就好,但現在卻……!
 
所有的菲林一同勒住我的頸子,我的呼吸…!我的呼吸啊…!
 
我很想說一聲可惡,但我現在連講出這句話的力氣也沒有,可惡呀!
 
一同勒住我頸子的菲林,就跟一條麻繩沒兩樣,我用手也沒辦法扯得斷,拉也拉不開。
 
現在與距離投影機有一米多,伸盡手應該能把菲林放進去,然後就能自動播放,但前題是要我被勒死或斷氣前。
 
我的意識,已經開始朦朧起來,一段段被現實支配過的人生,以馬跑燈的方式重現在我眼前。
 
要死了嗎?我要死了嗎?我要被勒死了嗎?
 
可惡…即使拿到了「正確」的菲林…只使走到剩下最後一步…但我還是失敗了…
 
來到最後的最後…我還是贏不過現實…即使我盡了全力去做…還是只能在現實的支配下死亡啊……
 
可惡…可惡…真是氣死了…。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qB0gnHxO2o
 
♪ 多少多少真情流露 隨時跟他跟他一齊停步 ♪
 
忽然間,一把少女的歌唱聲在我腦海之中出現,奄奄一息的我,在腦中出現了個畫面。
 
畫面中,一位綁上了右邊馬尾的少女,在一首戰艦外型的建築物上跪下了來。
 
她所身處的世界,正變得破破碎碎,天空一片一片的掉下來。
 
♪ 欣賞欣賞星河誰造 柔情幾許幾許鋪長路 ♪
 
在她的身前,有一個黑色的半圓體,像是在包裹着甚麼的出現在她前邊。
 
少女低着頭,以細小的聲音唱起了一首歌。
 
♪ 星光之中彷如迷路 ♪
 
她所唱的歌,聽起來的多麼的叫人感到哀傷,是多麼的叫人感到心痛。
 
這並不是一首講述失戀的歌,歌詞跟失戀扯不上半點關係,但卻叫人有着跟失戀一樣的心情。
 
不…用失戀這個字不對,應該是失去。
 
她的歌聲中,有着失去了某位所愛的人的感覺。
 
♪ 完全只因只因他來情路 ♪
 
種種的負面感情,在她的歌聲中迴盪着,這是沉痛的歌聲。
 
然而,奇妙的是,在她的歌聲之中,還有着一種特別的感覺。
 
希望。
 
沒錯,那是希望的感覺,跟歌詞沒有關係,只是她那叫人感到心痛的歌聲之中,還存有着叫人感覺到希望的感覺。
 
♪ 來將我抱 ♪
 
她的歌聲在細說着她的心境,一位她所愛的人,離她而去,傷感,但她相信,她所愛的那個人,一定會再回來。
 
那種相信的心情,那種堅信的心情,那種信賴的心情,使她的歌聲之中,散發着希望。
 
♪ I LOVE YOU SO… ♪
 
她確信他會回來,因為他,就是一個這樣的人。
 
在別人需要他的時候,他就會站出來,一次一次的為他人而戰。
 
只要還存有一口氣,他都不會放棄,用盡所有的力量,去突破難關。
 
他甚至會為着自己的夢想,奮戰到最叫人傻眼的地步。
 
為着夢想,他會不顧一切的去做,只為了實現他的夢想。
 
夢想,一個好比天空的事物,近在眼前卻遠在天邊。
 
然而,只有敢於去挑戰的人,只有永不放棄的人,只有永不言敗的人-------
 
只有敢於對抗現實的人---------
 
才能夠飛往天空去,在天空中翱翔。
 
「新陳…求你…求你回到我身邊呀!!」
 
一瞬間,少女的聲音在我腦海中響徹起來。
 
她的聲音是如此有希望,是如此地充滿了相信,她就相信着她所愛的人會回到她的身邊。
 
她響起來的聲音,奇蹟似地激活了我每一個細胞,本來是奄奄一息,就因為她的聲音而瞬間得到了力量。
 
我的內心心處有些東西在告訴我,我要回應她,我要做得到!
 
「可…惡……別…少…看我呀!!」
 
本來已經是要合上雙眼,等着被勒死的我,把所有力量集中起來,集中到握着菲林盤的另一隻手上。
 
我用那隻手,握緊着勒在我頸子上的菲林,然後向自身的方向,用力一拉。
 
用力地拉了一下,眾多藏在菲林盤裡的菲林,一下子被我拉出來。
 
連帶關係,如同麻蠅一樣勒住我的菲林全部增長,正因為增長了的關係,我的頸子沒有被勒緊,得到了喘一口氣的機會。
 
捉緊這機會,我用力地吸了一口氣,然後向前跨出一步,向着投影機跨步去。
 
附在菲林上的惡靈,立即收緊菲林,再次勒住我,阻止我把手中的「正確」菲林放進去投影機中。
 
雖然我被勒住,而且即使剛才跨了一步,與投影機也有一米左右的距離。
 
但我要做的,並不是我本人到達投影機,而是我手上的菲林到達投影機。
 
菲林的拉扯使我瞬間窒息,完全是呼吸不能,我的頸子也好像要被勒斷的一樣。
 
即使是這樣,我還是把最後的力氣放在手握「正確」的菲林那隻手上,用盡力地把菲林推出去。
 
握着菲林的手,向着投影機盡伸,現在誰也阻止不了我把菲林放到投影機中去了!
 
「清醒呀!真正的我!!」
 
碰滋!!!
 
一瞬間,強光綻放起來,把四周包裹,然後又一瞬間退去,快到連眼睛也沒有去適應。
 
正確的菲林,成功在投影機中播放出來,向着戲院大螢幕投去。
 
暫停了的時間再次流動,未開始的事現在開始,一切都在起點重新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