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得,在我還是小朋友的時候,應該大約四歲左右吧。
 
我親眼見過外星人,牠們曾經來襲擊過地球。
 
當時的情況,我現在還記憶猶新。
 
那時爸爸和媽媽帶我去電影院。
 
在很多人的電影院之中,燈光非常的光猛,雖然不及太陽,但總算把電影院的每個角落照光。
 


可是在突然之間,所有停全部熄滅,本來在閒談的人,全部安靜。
 
安靜得很的電影院,只剩下我因為驚慌而發出「嗚嗚」的聲音。
 
當時我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真的很害怕,坐在我兩旁的媽媽和爸爸都不見了,被黑暗掩沒了。
 
我好驚,驚得快要哭出來,全靠在一片漆黑之中的某一句「別吵!牠們來了!」,總算讓我忍住了哭泣所發出的聲音。
 
突然間,在漆黑的空間中,亮起了光。
 


那一道光有不同的顏色,時而白色,時而紅色,有時會出現彩虹色,偶爾還在光中看到人影,不過因為我的眼睛已經充滿了淚水,實在看不清楚是誰。
 
當時我在想,難道是爸爸和媽媽?再不是就是妹妹和姊姊,不過好像沒有妹妹和姊姊就是了。
 
我為了確認發生了甚麼事,只好擦乾淚水。
 
然後,我就看到在我眼前出現了個外星人。
 
奇怪的是,我竟然一眼就知道牠是外星人,而不會認為是異型或者怪獸。
 


外星人向人類發動攻擊,殺害了好多人。
 
我好害怕,害怕得要死,為了不被外星人發現,我強忍不哭。
 
我心想,這次死定了!
 
但是,在下一個瞬間!
 
有兩個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拿着武器出現,跟外星人大打出手。
 
這邊一拳,那邊一腳,外星人跟兩個西裝男人各不相讓。
 
最後兩個西裝男用死光槍殺死了外星,保護了世界的和平。
 
不過,他們好像要防止有外星人的消息傳出去,把在場所有人的記憶,用一個神奇的棒棒消去。


 
可是,他們卻沒有把我的記憶消去,這次外星人襲擊人類事件依然深深刻在我腦海內。
 
…………………………………………………………………
 
時間開始流動,所有的事情都重新開始着,在強光綻放並迅速退去之後,有一些事被改變。
 
我坐在空無一人的電影觀眾席上,看着一部播放在銀幕上的電影。
 
而這部電影的內容,我是非常熟識,熟識到我已經知道下一幕會是怎樣。
 
不對,與其說是熟識,還不如說,這就是我的記憶,我的記憶,變成了電影,在銀幕上播放着。
 
由我看了那一部我從來不知道名字的電影,相信外星人會再次攻擊地球,相信自己的使命後開始講述我的故事。
 


與大家的相遇,奈奈、謝西嘉、由依老師、深雪學姊、谷先生、飛麗斯、變態……全部都在這播放的電影中,一幕幕的出現。
 
每一幕每一幕每一幕的出現,讓我的記憶一一恢復過來。
 
從這些片段當中,我看見了,我看見了真正的我。
 
「這部電影到底叫甚麼名字……」
 
看着那部以我為主角的電影,我不禁這麼問道。
 
我也不禁在想,在我第一次看到的那部電影到底叫甚麼名字。
 
「找到了嗎?真正的你。」
 
忽然間,一把聲音在我身旁響起,我被嚇得立即望向聲音的來源。


 
本應該是空無一人的電影觀眾席上,就在我的身旁,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黑皮膚男人出現在我身旁。
 
是之前一直幫助我的那位黑衣男。
 
黑衣男沒有理會我的吃驚,他專心地看着以我為主角所播放於銀幕上的電影。
 
「這真是有夠瘋狂,一個少年相信了外星人的存在,相信了怪獸的存在,相信了邪惡的存在,因此,他也相信了自己是為了保護這個世界而存在的人,有夠稚氣吧?
 
然而,正因為他相信,所以各種奇妙又古怪且又瘋狂的事接踵而來的出現在他身邊,他所相信的事,終於出現在他的身邊,有夠搞笑吧?
 
他相信『魔法』,『魔法』為他帶來了力量,他相信了邪惡,邪惡因而現身攻擊他,他也相信了自己有力量,所以對抗起來,很像騙人的吧?
 
但這是真的,曾有人認為並相信電話是能細少得放進褲袋裡,當時的人說他瘋了,但現在呢?
 


曾有人相信他的夢想,所以他的夢想實現了,這種例子多不勝數啊。
 
然而,現實的出現,卻讓人卻步,讓人沮喪,讓人放棄,你看看。」
 
黑衣男一口氣說了很多的話,而在這個時候,他豎起了手指,指向了銀幕。
 
我的視線隨着他的手指指着的方向移動過去,重新回到銀幕之中。
 
而這一刻的畫面,播放着的是大家受到現實攻擊下的情況。
 
受到泥人偶攻擊而一一倒下的大家,各社團的人被迫上了絕路。
 
已經傷痕累累的谷先生,要站起來都變得非常困難,他只能靠着阿修羅撐扶下勉強站住。
 
去死去死團的成員,以圓形陣的方法,保護着男女之愛的情侶們,但是他們的成員傷得的傷,武器斷得的斷,自身難保。
 
純色百合所有的治療用品弭盡,再也沒辦法治療任何人,而且治療的大本營早就被泥人偶入侵,沒有戰鬥力的她們,只能靠着已經半死的男男社成員保護着。
 
畫面一轉,來到了由依老師與死靈法師交戰的場面。
 
在場所有的人,除了死靈法師外,就是倒在地上,沒有誰能夠站得起來。
 
被傷得花容失色,奶油黃的長髮都變得灰白的由依老師,也只能倒在地上。
 
與她一同戰鬥的陸仁甲,早就倒在地上的某處,毫無反應。
 
面對着現在的這個一面倒情況,由依老師連想要站起來的意志也沒有。
 
她打算就此閉上雙眼,然後等到世界末日的來到。
 
畫面再一轉,來到了深雪學姊和變態與紅色蘿莉控大叔的戰鬥場地。
 
本以為紅色蘿莉控大叔並不會對深雪學姊出手攻擊,但並不是這樣。
 
同樣受到了攻擊的深雪學姊,她那嬌小的身體就倒在地上,而在她的眼前,就是一直被虐打的變態。
 
變態為了保護他所愛的深雪學姊,緊緊地抱着紅色蘿莉控大叔的腳,不讓他接近深雪學姊。
 
正因如此,變態不斷地受到了近距離的衝擊波攻擊,面臨着死亡。
 
看到這一幕的深雪學姊,她想要爬過去幫助變態,但是在現實力量的影響下,她和變態的中間是有着一道看不見的牆。
 
現在,深雪學姊連哭出來的力氣也用光,眼淚也早就哭乾,也是哭不成聲。
 
她就只能睜着眼看着這一切發生,看着所愛的人即將離她而去。
 
畫面再一轉,來到了現實身處的地方。
 
有着跟我一模一樣的面貌的現實,以君臨天下的姿態,仰望着即將崩塌完了的天空。
 
他等待着,他在等待着,等待着世界末日的時刻,等待着現實把這個世界吞噬的時刻。
 
奈奈沒辦法阻止他,她只能跪在那個黑色的半球體前邊,痛恨着自己犯下的過錯,甚麼也做不到了。
 
這些畫面繼續播放下去,我忍不住心中的一種激動,憤然地站起來。
 
「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拯救那個世界啊!」
 
「你隨時都能回去了。」
 
黑衣男也站了起來,他對我的激動表示滿意。
 
因為我的激動,正是對現實的不滿,正是我要對現實還擊的心情,正是我想要拯救大家的意志。
 
「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回去那個瘋狂世界的方法了嗎?」
 
黑衣男接着說道,他又再一次豎起手指,指向着我手中的某個東西。
 
「記憶清除器!?」
 
我以為在之前已經弄掉了,怎麼會突然出現在我的手上了,我對此吃了一驚。
 
但我知道,現在並不是在意這些小事的時候,也不是吃驚的時候。
 
這個東西,會幫我把這一切「修正」過來,我要用這個東西,回到我應該在的世界。
 
「人生只有一次,與其在現實的支配下渡過,為何不選擇相信『魔法』?」
 
在黑衣男說出這句話的同時,我舉起了手中的記憶清除器,準備進行「修正」。
 
忽然間我明白到一件事,這個東西,並不只是單單用來清除記憶,而是用來清空記憶,創造出全新的記憶。
 
「相信『魔法』,『魔法』就會給我力量。」
 
我如此肯定着地說道。
 
碰滋!!
 
記憶清除器上的按鈕被我按下,但神奇的強光不是由它發出,而是由我自身在散發出來。
 
現實的世界,受到了來自我自身散發出的強光照射,因而一一溶解掉,像個幻影一樣消失。
 
有人說過,人能夠發出最強大光芒的時候,就是當他跌倒,然後再站起來的時候!而現在,就正是那個時候了!
 
發自自身的強光,再度加強,所有由現實創造出的物體,一一被光芒吞噬,一一瓦解。
 
我的身體也漸漸地被強光所包裹,漸漸地消失,但這次的消失正正是代表着我的回來。
 
「能夠戰勝現實的東西,可別忘記了。」
 
同樣被光芒所照亮的黑衣人,用手拍了拍他自己的心臟位置。
 
能夠戰勝現實的東西,應該不是指心臟,但那個強勁的東西,的確是在那個位置。
 
我要回去了。
 
我要回去那個瘋狂的世界,一個不被現實所支配的瘋狂世界,瘋狂到連青蛙都「GAP」一聲的世界。
 
「對了,你有個問題還未回答我,你到底是甚麼人啊?」
 
正在消失於強光之中的我,現在才想起他還未回答我最初問的一個問題。
 
黑衣男笑了笑,然後脫下了他的黑色墨鏡,回答我的問題。
 
「有人會叫我威爾.史密斯,有人會叫我MIB探員J---------
 
也有人會叫我世界,也有人會叫我宇宙--------
 
也有人會叫我作一,也有人會叫我作全部,更有些會叫我作神-------
 
但我喜歡他們叫我---------
 
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