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家人共度最後的日子?」
看似這句說話十分的溫馨,猶如電影情節般的熱暖。然而,我對這些情節都是十分的反感。
原因很簡單,為什麼要讓自己的家人承擔自己那些痛苦呢?如果將這些痛苦都完全收歸到自己而已,那不就更好。
而且,對於自己的死亡,我始終還是執著於武俠小說般那種歸隱山林的死去。那份獨特的孤傲以及自由,是我寧願的方式。

不過說起來,真的有這麼容易嗎?
我拿著這份報告,站在醫院的門口,凝望著街道上來來往往的人群。
眼淚,不知不覺的,從我的臉頰上流下來。想到每天在家裡默默耕耘的老婆,以及勤力上學的孩子們,我怎麼可能忍心的就將這個消息告訴他們。

一邊的回家,我一邊的想,應該要怎麼跟他們說啊?


在這刻,我有點不知道怎麼辦。
走過通往屋苑的天橋,就連平常特別熟稔的看更老江我也懶得跟他招呼。
在電梯廂裏,我的臉容可是埋上一層陰霾久久沒有散去。

不行!我心想。不能這樣不開心的走進家裡,這樣不就是令整個家庭也加上負擔?要開心。
我對著電梯那模糊的鋼質面鏡,反照著自己的倒影,赫然發現,我整張臉變得憔悴瘦削起來。
可能是這幾天接受到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吧,所以吃起飯來總是沒有太大的胃口。
我連忙整理一下頭髮,然後將笑容撐起來,踏出電梯門,走到熟悉的走廊,然後來到熟悉的大門前。
我不緩不急的拿出鑰匙,金屬的轉動聲迴盪在整個狹窄的空間。打開鐵閘以及木門,腳步停留在原地的,我看著這個家,或許,我的時候已經要完結了。



過了一會兒,一陣嘈吵聲從房間裡傳出來。
「你怎麼那麼的頑皮?」
是老婆的聲音......怎麼會這麼暴躁的啊?
「我不過是跟同學們打架而已,有什麼大不了?」
「什麼大不了!什麼東西您都可以做,但是為什麼要用暴力呢?」
「我......不跟你吵......」
「你這個是什麼樣的態度!」
然後嘭的一聲,房門被關上了,然後走出來的同樣是個面容非常的疲累以及憔悴的女人。
「老婆......」
她甫一看見我,可能是十分的勞累以及更甚的是有點還氣在頭上。


「你這個混蛋!捨得回來這個家了嗎!你知不知道你有多少天沒有回來?」
「對不起老婆.....我......」
「你究竟去了哪裡!為什麼拋下我們三母子去到一個不知道哪裡的地方!你到底有沒有責任心?你看看你的兒子......現在連人也打了起來!都是你!你是選一份什麼樣的工作啊,每天工作這麼長的時間,還是日夜顛倒!但是,你的收入就是這麼的少,那麼我們只可以住在這麼小的房子!」

老實說,我真的想不到......剛才她的一番話,縱使我知道她不是有意的。
但是,我還是忍不住出了手。
那一下,我知道我做錯,但是已經沒有方法補救了。我......也沒有時間了。
我默默的回到房裡面,收拾好一切,進了行李箱,然後凝視這房子周邊的一切。
你們......要保重了。
當然,這句話我沒有辦法說出口。
或許,這個結局縱然悲傷,但是不會持續的痛苦,希望沒有了我,你們的世界會變得更好過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