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飾品店裏我不知不覚的買了很多东西,譬如說一些刻劃及藝術製作的工具,這樣子走出門口的時候不禁多了一袋的。走在窄窄的街上,腳步沉重的踏在石頭上,來到旁邊的的一眾舊樓當中,看著外頭剝落的碎片,或許還可以到那裡找到居住的地方。

走上樓梯,那破破爛爛的階級就像是在記載著我接著踏出的每一步,或者更多的是,這棟樓帶給我的回憶實在是讓我踏入的每一步變得很艱難。
這段往事可是要追溯到小時候,跟父母一起的生活。那時候年紀小小的,父母關係已經很差,老爸是一個失意的汽車維修技術人員。
為什麼說是失意呢?因為他曾經擁有過一間汽車維修廠,這可是他每次飲醉酒過後必定重溫的陳年往事。

「那時候香港還沒有回歸,我的汽車維修廠有着百多名員工,每天來維修的車多不勝數,壓根兒沒有我們動手的餘地。」

基於我父親還是常常沉溺於過去的輝煌而於現在不思長進,所以我母親時常愁眉不展的,她曾經想過外出打工,但是我父親的自尊心頓時打消了她的想法。
就在他們這樣爭持不下的時候,引伸出更嚴重的進階問題,暴力。


他們的暴力不是止於任何樣式的姿態上或是言語上暴力,而是更多的埋身搏擊,比任何動作片也要來得精彩多。

每天回去必備的節目總是你一拳我一拳的,我有時候真的很懷疑,到底他們為什麼不轉行或是兼職臨時武打演員。
當然,這都是我四歲時候的想法,畢竟人開始長大學校就會教育你什麼是家庭,什麼才叫幸福及和諧的時候,我很自然地吐出一句。

「這些事情怎麼都沒有發生在我的家庭當中?」

猛烈的刀光劍影隨著我青春期長大,更是對這種江湖生活感到厭倦,所以那時候我不想回家。每天的我留在學校,然後是球場,揮灑著汗水的我天真以為讓自己累透接著自己回家倒頭就睡可以逃避這個問題。
不過事實倒是挺明顯的,要逃還是真的逃不掉。



現在……我又回來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