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著破舊的鎖匙回到這個家,木門挪開的時候灰塵還是照樣的飄在身上。我下意識的拍了拍塵土,就是這幾下拍打的聲音,他們發覺了。
「誰?是阿天嗎?」
聽上去隻有父親呼喚的聲音,那麼母親她……
還是先不管中間發生了什麼事。
「沒有錯,是我。」
「臭小子終於還是回來了!怎麼樣……自己家那邊有麻煩要這樣裝孫子的回到自己家尋求慰藉嗎?」
「要是這個家有慰藉我就不會這麼快就離開!」
「呵……想不到你多年來口上還是說得這麼硬,那麼你回來是想怎樣?看老爸死了沒有?」
「我沒有這個意思……」



「還真是天意!你走了沒有多久,阿冬她也提了行李走出這個門口。」
他就這樣指著那個門口,發出淒厲的冷笑,在那刻,我知道他心裡挺難受的,所以硬是擠出點溫和的說話。
「我也明白你的感受,但是你沒有想過追她回來嗎?」
「臭小子你人這麼大還是像以前這麼天真,如果她跟著我覺得沒有用的她自然去跟第二個,我也不稀罕。」
聽著他這般歪理滿盤的,我冷笑了。
「臭小子你根本就不會懂,你自己現在家庭有問題就回家避難,一點男子應有的態度都沒有。」
「夠了……」
「呵呵,給我說中了是吧?根本就不關其他人的事,是你自己沒有用!」
「對!我就是沒有用!」



整個氣氛開始變得僵了起來。
「我現在跟老婆吵了起來!她說我只顧工作沒有關心她,然后還將孩子的事賴到我頭上。你不要用那種旁觀者的態度來批判我,你自己看看自己,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沒有錯,可能你以前很成功很風光!不過這代表了什麼?你的光環已經渡過了。整天隻懂得提著當年當年的樣子是一個成功的人應該做的嗎?」
他大概被我的火氣嚇懵了,所以隻是拿著酒杯坐在原地。
「清醒一點,我跟我老婆可是還沒有離婚…而你,事業丟了,然后不珍惜自己老婆連她也罵走,難道你就覺得這是一個成功的典范?」
我看著這個滿是塵埃的家,本來打算打開的行李箱沒有打開,隻是原個推出門口。
「老爸……我希望在我有生的年月還是看到你跟老媽在一起,你還記得我結婚你跟我說什麼嗎?床頭打架還是應該要床尾和的,希望你還是記得你講過了什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