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這個家門口,我不期然感覺鬆了一口氣,畢竟多年來我那些冤屈剛才我都全部吐了出來,身體亦不禁感到輕省了。
走出街上,我拖著行李箱繼續行走,忽然那股非比尋常的疼痛開始在腦中傳來。我的掌心和額頭開始冒汗,仿佛是一種接踵而來的警號。
我嘗試著繼續行走,但是沒有成功,眼眶同時的感到刺痛並且開始模糊。
我整個人跌坐在地上,然后,一陣腳步聲突然快步的傳來。

「紹天?」
「你是……」
「我是阿衡,跟你高中同班的那個呢?」
「噢……」



其實在這一刻我只見他那模模糊糊的身影,不過能這樣套上話其實也很難得。
「你怎麼了?」
「沒有事……」
「不要假裝倔強,你現在是否有點暈眩,站不起來,而且看東西很模糊?」
「你……怎麼知道……」
「我是專業的醫學博士……有什麼病痛別想瞞過我雙眼,先來我那兒吧。」
「沒有關係,我自己能走……」
「腦癌第三期……你是要我保守秘密,還是要我立刻告訴你的親戚朋友?」
「你怎麼可能會知道……」
「我是你入去診症那間醫院的顧問醫生,你覺得我會不知道嗎?」


「我還真的以為你的醫學水平有多高,原來也是馬后炮的!」
「病得這麼嚴重就拜托你不要講這麼多話,先睡一下吧你 。」
他扶著我走到他的車子,不太看得出是什麼牌子,不過外型好象很不錯,之后我還是在他車上睡著了。

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他已經早就道破我心裏最難以啟齒的秘密了吧,所以那一瞬間我卸下了所有的自我防衛系統。

或許,人生就是這樣的難以捉摸,你以為那些很了解你的人其實很多時候你隻是給他們灌輸你想在他們面前的你,卻不是最真實的。
可能……你也不過是裝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