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眼甫一睜開,只見自己整個人躺在床上,我勉強坐直,眼光浮游在整個房間周邊,除了有床褥之外,整個空間就是沒有任何東西。
正想邁步的步出這個單位時,我才發覺我的行李箱不見了。
「這麼焦急的在找行李箱嗎?」
「你拿去哪裡?」
「在客廳而已,看在我們是高中的同學,如果你不嫌棄可以先住在我這裡……」
「我不用你施舍我!我現在這個田地自己還是能夠搞得定!」
「噢……是嗎……」
「對,沒有錯。」
「那好吧,我也不會強人所難,門口就在那邊。」
「感謝您的照顧,不過我絕對能夠保護自己。」


我倔強的邁開腳步,拿著行李箱,踏著地鐵去到機場。

往機場的列車廂中,我的眼神不自覺地停留在前方坐著的那個小朋友,當然我看不到他的樣子,不過從那座椅與座椅之間的縫隙裏我看到他正拿著畫筆畫著一幅全家照,裡頭有著爸爸,媽媽,還有一個比他稍為年長的女孩,應該是他的姐姐。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還真期望過我的家庭應該是這個樣子,但是當工作變得不穩定,甚至日夜顛倒﹔子女開始長大,挑戰我們對於現有社會的認知所制訂的那些規條,整個家庭已經不再如一幅畫那樣這麼簡單。
爸爸,我畫的這幅畫好不好看。

那個男孩拿起畫像給他爸爸看的時候,我不自覺地幻想著這是我的孩子,然后淚水就不斷地從我的眼眶裏流下來。
為何我就不能像其他父親一樣一步一步的看著孩子長大,上學,戀愛,像是我從前過的生活那樣。



嘟嘟嘟……
「喂。」
「阿天,怎麼整天都沒有你的蹤影呢?你到底滾到哪裡去?」
「噢,老總……」
「你這個混蛋!再不趕回來你就等著收辭職信吧!」
「不用了老總,那封辭職信我早就郵寄了給你,而且這麼多年來我都沒有放假,這樣儲蓄下來應該是有三個月的,所以不用說什麼三個月前通知了。就這樣……」
「等會兒……是什麼原因?」
「我不是跳槽,那這樣可以了吧。」
「啊,那這樣我就放心,祝你前程錦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