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住咗嗰病房門號,然後走番出去醫院外邊。

我意識到一件非常不得了嘅事!依家一定要求證,所以我飛快拎咗部手機出嚟,都未睇小雅之前留嘅十幾條訊息,就問:「方雪雅喺邊嗰?」

電話輕輕震動,但我嗰心就猛烈咁抽動咗一吓。

「方雪雅?我就喺方雪雅啦。你點解會知嘅?」小雅簡單回覆。

天呀!我抱住頭轉咗嗰圈,小雅依嗰問題背後,究竟牽涉咗幾多無法解釋嘅事,不過我好肯定嘅喺,由始至終我同小雅都搞錯哂成件事!



我手指一路喺咁打,嗰口不自覺咁跟住講:「原來所有嘅事都錯咗啦,小雅!妳!方雪雅根本仲未死架!你仲在生架小雅......」

「你聽唔聽到呀!」我真喺太激動啦,大大聲咁叫咗出嚟,令到四周團嘅人都喺咁望住我。

而就喺人群當中,我感覺到有一雙不懷好意嘅眼神睥住,我眼角望到原來就喺頭先喺病房裡面潮著男,同我前後腳咁啱走咗出醫院。

潮著男唅住支煙,眼神閃閃縮縮,當我望番佢轉頭時,佢好似打咗嗰突,然後故意左望右望,但喺眼神始終無離開過我手拎住嘅手機。

最後潮著男一陣吞雲吐霧,隨手將支煙頭向天一彈,就轉身返入醫院。



煙頭著地,然後乘住餘力慢慢咁轆咗嚟我腳邊,依嗰算唔算喺挑戰書,依一刻我仲未察覺到。

討厭嘅人走咗,我望番 WhatApps,但喺小雅竟然仲未回覆;咁又喺依家事情變化得太大啦,唔好話我,身為當時人嘅小雅一定更加唔知點做。

「小雅,我諗計劃有變。」我故意帶起話題。

「阿澤應該點做好?你話我仲未死?,咁我依家算喺咩?」小雅回覆得好無精神。

雖然計劃無預期中咁簡單,不過流程喺一樣。



「放心,我應承會帶妳去見媽媽同妹妹,至少我一定做到依件事先。」

「吓?點樣見呀?」

「嚟張偷拍啦。」

我若無其事咁返入醫院,然後去番小雅昏迷未醒果間病房外邊;而潮著男己經走咗啦,淨番
兩母女喺到陪住小雅。我見無人為意時,隔住玻璃影咗張相。

「多謝你,阿澤......」小雅嘅回覆,加上數唔盡咁多嘅感謝符號。

雖然只喺咁嘅方式,不過依刻喺屬於一家團聚。

我唔知點解我會咁做,亦唔知邊到嚟嘅勇氣同智慧,我只喺開始隨住自己心意去思考,所以我仍然留喺醫院,出咗療養區向其中一邊行,喺基本門診部嘅長走廊,再轉咗多彎就喺:廿四小時開設嘅「急症室」。我默默咁記住成層嘅路線。



小雅想見一見媽媽同妹妹,我總算勉強做到,而最後一個心願喺睇一下自己個墳,不過依家唔需要,要睇就睇番自己個肉身。

就喺今晚!

********************

「咁太危險啦!」聽筒傳來小雅擔心嘅聲音。

「放心喎,如果真喺俾人捉到最多咪話去急症時行錯路,最壞都喺拉上差館警告一下啫。」我笑住咁話。

依家時間喺深夜兩點十五分,我先斬後奏,嚟返醫院門口先打電話俾小雅。

「不過......你為我做嘅己經太多,我唔想你再冒險。我可以再見到屋企人己經好滿足。」小雅又開始想喊。

「咪傻啦!依家情況完全唔同哂!小雅你根本未死架。我喺到諗,你仍然昏迷,最大嘅可能性喺因為靈魂出咗竅,入咗依部手機到。如果,我將部手機同你肉身接觸一下,有機會將你引番入身體呢,咁到時你咪可以醒得番。」



「但喺.....」

「唔準但喺啦!我依家要拎住妳入去,你唔好收線住,亦都唔好出聲呀。」我暗暗祈禱,靈異節目講果啲嘢唔好喺吹水呀。

********************

「啊!我嗰肚好痛呀!我要死架啦。姑娘醫生救命呀!」我一個美妙嘅大轉身,衝咗入急症室,然後大聲咁叫。

但喺護士就用最冷靜......應該喺話最冷漠嘅視線上下打量我一下。

「無膿無血,即喺無事啦,去果邊拎個號碼囉。」護士指一指櫃台部機。

「吓?但喺我痛到好似就快死喎?」我有少少食驚。



「死咗先算啦。」然後護士大大方方咁走開咗。

我完全無諗過可以咁順利,搞到我大半日自已練習嘅演技一啲都發揮唔到。

既然都無人理我,我就直接走到去門診果邊,不過己經過咗應診時間,成條走廊都無著燈,深夜嘅醫院果真特別恐佈。

我憑住記憶,穿過門診部,然後進入療養區,一步步咁靠近小雅嘅病房。

咁夜當然唔會仲有人,不過我仍然好小心咁先喺玻璃窗到望一望,見到小雅嘅身體仍然平平直直咁瞓喺床。

我伸手去扭門鎖,然後側身竄咗入去。

真喺祖先保佑,又會咁順利嘅。

終於都入到嚟,我可以見一見小雅真人,而唔止喺手機嘅自拍照。



今晚月色好明亮,可以清楚咁照到病床上瞓緊嘅人。

「吓,邊嗰黎架?」床上邊瞓咗嗰我完全唔認識嘅女人,當然佢絕對唔會喺小雅啦!

「嘻.....嚟收佢嘅人呀!」床上嘅女人突然睜開雙眼,瞳孔反映住月光,陰濕濕咁對住我奸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