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降機門除除打開,原本應該喺一個垃圾房的地方,依家竟然變到黑漆漆一遍。而且,並唔喺普通嘅黑,喺一種黑到好似入咗深淵嘅感覺。

不過,依家前無去路,後又有追兵,既然喺咁唯有搏一搏。

我踏出一步,離門升降機閘門,另一雙腳亦跨埋出去,果種黑暗嘅錯覺,簡直令我感得好似原地踏步咁;所以我只好繼續一步步向前行。

就喺我完全沒入黑暗之中,忽然後頸好似有啲咩掃過,自然回頭一望。

「吓!點解會咁架!」我不自覺咁叫咗出嚟。



「阿澤?發生咩事?」小雅急急咁問。

「我地,頭先出嚟果部升降機......唔見咗!」當我回頭時,只喺見到身後一切都變成咗深遂嘅漆黑。

無可能!我行都唔過十步,點會咁快遠到連升降機門都見唔到。

又有啲嘢掃過我後頸啦,我起哂雞皮,又望番上前,不過前後嘅景像根本一模一樣。原來我一踏出部升降機,已經被黑暗吞食。

喺啦!手電筒!



「小雅,麻煩妳再開一開手電筒功能。」我即刻向住電話講。

「唔喺呀!阿澤,其實我一路都已經開住,不過啲光好似......完全無用。」小雅把聲都震埋。

我將電話屏幕照向前,小雅形容得好啱「光,完全無用」。

手電筒嘅光,只喺停留屏幕表面,完全照唔到出去,就好似前面有一層好厚,好厚嘅黑色濃霧。

「咁靈體偵測器呢?」我再問。



「都無用呀,依家只喺淨番正中間代表你嘅紅色咋......」小雅無再講落去。

因為,一把好似磨牙咁嘅奸笑聲,忽然喺四周響起;笑聲時近時遠,就好似戴咗環迴立體聲耳筒,如果喺音樂或者喺一種享受,但喺依啲笑聲,簡直喺精神折磨。

「嘻......奇聞!奇聞呀!原來隻嘢竟然附咗入手機!依個喺佛道兩家從未有過嘅新發現。小朋友,乖乖將隻嘢放喺地下,我就帶你走。」奸笑聲中難掩佢嘅興奮。

我當然認得出依把聲,就喺頭先病房入邊,被小雅嘅手電筒照到倒地果個長髮女人。

「喂,靚......女士,話時話我地又無得罪妳,妳咁樣即喺非法禁錮喎,好大罪架。」我緊緊抱住小雅,好怕佢唔知會喺邊到突然伸隻手出嚟搶。

「啊!......好嘅唔.....靈......」真喺醜嘅靈,都未講完,突然有雙冰冷嘅手從後揑住我條頸,本來緊抱住手機嘅手,無力地放鬆咗,而左右兩側又唔知邊到各伸出一隻手,一邊扣住我左手,另一邊就好大力咁搶我部手機。

我死都唔會放!我唔想再同小雅分開,咁難得先知道小雅仲在生,只要......只要將部手機交到佢肉身嘅話,一定!一定可以令佢醒番。

「小雅!咩都好試吓仲有咩Apps !全部用哂佢啦。」我用盡餘下最後一啖氣,希望小雅可以再創造一次奇蹟。



可惜......

最後......

連手機屏幕上嘅光都消失埋。

「ああ.....要らない(不要呀).....要らない(不要呀)........」一陣奇怪嘅女聲,忽然從黑暗之中漸漸傳出。

「気持ちいい(舒服嗎)........ハハ(哈哈)........」跟住一把完全同依家嘅氣氛不配搭嘅男人淫邪笑聲亦緊接住。

更奇怪嘅喺,拉住我左手嘅怪力亦開始放鬆。

我見機不可失,馬上掙脫束縛,然後雙手搶回手機,估唔到揑住我條頸嘅手亦都自行消失;而本應深黑色嘅環境,無原無故好似片片碎落咁,開始呈現番現實嘅垃圾房。



就喺垃圾房門外一角,我終於又見番嗰長髮女人坐咗喺地下,不斷喘氣。

我正想趁機衝出去。

「你唔好行埋嚟呀!變態佬。」女人尖叫,而且仲好似遇到色狼咁,雙手抱胸保護自己。

我雖然唔知佢想點,不過正門得一個,唔走點得呀;所以我好小心咁,一步步繼續接近。

「啊......唔好......停呀, 唔好......停呀。」女人呼吸越嚟越重,面上仲泛起兩片紅潮!簡直好似被愛撫呻吟一樣。

就喺我進退兩難時。

「啊!變態!阿澤喺嗰咸濕佬嚟架!」小雅突然大聲鬧我。

「喺!你嗰淫蟲,賤精,麻甩佬!」女人亦跟住咁鬧。



「喂?咩事呀?」我真喺完全傻咗,做咩兩個女人頭先仲明明對立,依家竟然夾埋插我嘅?

「衰人阿澤,睇吓你喺部手機裝咗啲咩!正衰人,仲叫我去睇!憎死你呀。」小雅嬲到好似部手機都感到發熱。

我一望嗰屏幕,差啲連鼻血都噴埋!

依家畫面竟然播放緊辣媽女神「白石茉莉奈」嘅激情一幕,男女水乳交融難捨難離。

點解我部手機入邊有依啲AV架!

「冤枉呀!小雅,唔喺我入架啲片。」我慌忙解釋。

「你仲唔認,唔通你想話我入架!好過份呀。估唔到阿澤你喺啲咁嘅人......」小雅激動到又喊。



等等!我醒起啦!就喺我買部手機第二日,咪約咗老麥出嚟,條友拎咗我部機玩咗成大半日,一定喺佢,G級奶媽「白石茉莉奈」一向都喺佢嘅最愛,估唔到今次錯有錯著,俾套AV 救番,真喺唔知嬲佢定多謝佢。

稍後先再同小雅解釋,依家情況逆轉啦,睇嚟長髮女人對AV 好敏感,要問清楚小雅肉身位置,同埋究竟邊個唔想小雅翻生,唯有依次機會。

為咗小雅,禽獸都要做一次。

我將屏幕對住長髮女人,然後一步步走近,學似佢一樣發出陣陣奸笑。

「做咩對住我淫笑!走開呀。」「喺呀,阿澤你做咩對住佢淫笑呀?走開啦。」
「變態!」「衰人」「淫賊」「無良心」

喂......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