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人嘅時間真喺好難捱,不過同小雅用WhatApps傾計,原來唔覺唔覺就六點鐘啦。

操場班女仔亦都入哂去更衣室換衫,之後著番便裝離開學校,而小宜都換咗件素色恤衫,七分牛仔短褲,頭髮仲放番落嚟,行起路仲好飄逸。

我從後同佢地相隔一段距離,跟咗大約一個街口,其他嘅女仔就同小宜分開咗。實在太好啦,淨喺跟小宜一個更加唔會咁易俾人發覺。

我放膽再跟近一啲。

小宜沿途都好似放慢腳步,唔似趕去醫院,間中就拎部手機出嚟睇下。再跟咗好一陣,已經轉咗幾個彎,我先發覺,所行嘅位置越嚟越偏辟,好似走入咗條後巷咁。



手機微微一震。

「阿澤,你去緊邊到呀?」小雅嘅訊息。

「我都唔知喎,仲跟住小宜,依家入咗去一個好似後巷咁嘅地方。」我挨喺牆角,正探頭偷睇小宜轉咗去後巷左手邊,然後單手快速回覆。

「你依家行嘅位置,啱啱喺屋企相反方向,而且附近根本無任何醫院呀。小宜點解會嚟依啲地方架?」最後加咗嗰驚慌感情符號。

「依?你點知我地位置架?」奇怪啦,我記得無講咗。



「我開咗GPS。」嘩!我簡直覺得自己同小雅兩個變成真正偵探。

「唔好亂諗嘢住,等我繼續跟住小宜,好快就會知。」我傳埋依嗰訊息就收起電話,快步咁走去另一個轉角位。

正想再探頭偷睇一下,竟然聽到小宜喺到嬌笑。

「唔好啦......好痕呀......啊!依到唔得呀,你想瓹去邊呀,BB。」小宜笑得好開心咁。

唔喺呀?竟然專登走入嚟後巷搞啲咁嘢?



我抱住學習嘅心態,想睇清楚究竟戲情發展到咩階段時,褲尾好似俾啲咩抓住,低頭一睇。

「喵......」原來喺一隻手掌咁大嘅初生猫仔,佢仲想繼續沿住褲腳爬上嚟。

「唔好意思猫仔,你去第二度玩住先,哥哥有重要嘢睇呀。」我輕輕擺動隻腳,而猫仔亦都抓唔穩落番地啦。

就喺依個時候,背後傳來一聲怒喝!

「仲唔俾我捉到你!你個虐猫衰人!」我回頭一睇,竟然喺小宜。佢一定喺發現咗我,然後圍住座大廈兜到我後面。

既然都露咗涵,不如就開門見山,直接同小宜講哂成件事,等佢同姐姐相認啦。

「妳好呀,我喺小......」我展現一個微笑,然後伸出右手,盡顯友善嘅風度。

諗唔到,一瞬間整個世界就作出一百八十度嘅轉變啦。



我所講,並唔喺事情嘅轉變,而真喺我眼前嘅境像一百八十度反轉咗過嚟。

「小咩都無用,你去死啦!衰人!」小宜突然喺我眼前消失,然後我伸出嘅右手就被人扣住,果一刻我感覺到自己雙腳騰空,然後成個人反轉,頭下腳上;就喺我變成繼線風箏之前,我最後見到,小宜踎低身使出一招過肩摔將我撻向後巷一堆竹籮上。

「雅......」就喺我重重咁撻喺道之前,總算勉強將最後一個音擠埋出嚟。

「咩話?」小宜呆呆咁瞪大隻眼。

「啊......喺呀,我喺小雅嘅朋友,小宜妳實在太衝動,不過我好喜歡。哈......」我仍然倒掛喺竹蘿上面,講出最能夠打圓場嘅星爺電影對白。

小宜單手差住條腰,依然用好懷疑既眼神上下打量。

「你......你點知我個名架?你識我家姐?但喺我未聽過家姐講過有個變態痴漢朋友喎!」小宜語氣強硬,同剛才練波時簡直喺兩個人咁。



「哈......我可以慢慢解釋妳知架。不過......可唔可以扶我起身先,我好似閃親條腰......」我稍一移動,背脊就刺刺痛啦,只好又伸出右手希望小宜可以拉我起身。

「嘻.....算啦,睇你就算真喺壞人都唔夠我打,就聽你解釋。」小宜終於放下武裝,笑住咁慢慢扶起我。

「唔該哂,哎呀......不如我地搵個地方坐低傾。」我反手捽住條腰。

「好。不過等我餵埋啲猫仔先。」小宜講完就入番頭先條後巷。

「餵猫?」我跟住小宜後面。

原來依到喺流浪猫聚腳點,我一望入去己經見到至少有十隻大大小小嘅花猫開緊餐。

小宜好細心咁將帶嚟嘅猫糧同水,分配喺唔同嘅膠碗。

當我慢慢走近時,啲猫都無走開,應該已經被餵養過一段時間啦。



有時小宜會輕輕咁撫摸一下食緊嘢嘅小猫,但喺野猫始終喺野猫,唔鐘意俾人摸,所以一個反抓就喺小宜嘅手臂上留低一條又長又紅嘅傷痕。不過小宜只喺笑笑咁移開隻手,一啲都唔介意,仲細細聲講咗句:「對唔住呀。」

點解一個女仔可以有咁多個面孔,咁多重性格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