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小宜兩個都踎咗喺道,睇住四周圍啲猫仔慢慢食嘢。

「妳成日都嚟餵猫架?」我忍唔住問。

「一星期兩三次啦,有時間就會過嚟。不過,姐姐出咗事之後就少咗啦。」小宜眼神變得暗淡。

「其實呢,你知唔知小雅佢好擔心妳。佢成日見你手臂咁多傷痕,唔知你發生咩事架,點解唔同佢講喎?」趁依個時間,幫小雅問清楚先。

「有咩好解釋!點解你地個個都要我解釋依樣,解釋嗰樣啫!唔可以俾我做番自己咩。」小宜一下企起身,發脾氣要走啦。



「唔喺,唔喺, 我地都喺關心妳咋。」我亦都跟住佢後面。

「關心我?你又喺邊嗰呀?做咩要關心我?」小宜一個轉身面對住我,擺出一幅傲嬌神態。

「因為,我應承過你家姐,喺佢醒番之前,要睇住妳囉。」無錯,喺小雅返番去肉身之前,就由我代替佢好好睇住妳啦。

「啊!又喺應承過家姐?依家想點呀?究竟家姐佢叫咗幾多個人嚟睇住我先?」小宜好激動。越行越埋,而我都俾佢氣勢震攝,一步步退後。

「咩呀?喂喂喂,到我唔明喎,咩嘢好多人睇住妳?」我開始感覺到件事有啲唔妥。



「阿克囉!你唔喺阿克啲人咩?」小宜繼續怒睥住我,好似覺得我扮緊嘢。

「邊個阿克呀?我發誓呀,我完全唔知你講緊咩人。」阿克?令我蕪糊聯想起一個人。

「果晚出事之後,阿克就出現,仲話喺姐姐嘅朋友,嚟照顧我地。無錯,佢幫姐姐安排醫院,仲收得好平。不過,我唔鐘意依個人囉,幾時探病又要管,想問情況又話要檢查。最令我反感嘅......佢個眼神話我知,佢根本唔想姐姐好得番。」小宜雙手緊握,嬲到好似要打人。

「阿克?喺咪著到好潮,掛住哂啲銀鍊,隻手仲要有紋身果個潮童呀?」可以令人咁反應,我即刻諗起依個人。

「仲有邊呀喎,咪就喺佢囉。討厭死人。」小宜搖搖頭,好似想將依嗰阿克拋離記憶。



小宜一路蹬腳,一路走番過去執拾物品,而我就拎起電話想問小雅知唔知邊個喺阿克。

訊息都未打完,小雅就傳咗個訊息過嚟先。

「即開靈體偵測器。」訊息好簡短,我就知事態趕急。

二話不說,我開咗靈體偵測器,就見到有四個紅點,正慢慢咁向我依個中心點包圍過嚟。

包圍?唔通又喺醫院果啲人?又要嚟搶小雅?

「快走!」第二個更簡短嘅訊息。

唔諗得咁多,走為上計。

「小宜,點都好,求你信我一次,反正我唔夠妳打,妳就跟我走啦。」唔可以再拖啦,我衝埋去小宜身邊,就捉住佢隻手拉佢走。



「你做咩?」小宜俾我嚇咗一跳,正想出力掙扎。

「求下妳啦!有人追緊入嚟,佢地會對妳......對小雅都不利架。」我用兩隻手緊緊咁握住小宜。

唔知喺俾我嘅真誠打動,還是俾我發青哂嘅表情嚇親,小宜只是輕輕咁「哦」一聲。竟然俾我繼續拉住佢開始後巷逃亡。

靈體偵測器顯示前方兩個紅色正開始靠埋,所以唔可以走前邊條直路;後邊兩個紅色亦一左一右分開,睇嚟要一步步收窄範圍啦。

「小宜,依到你熟路,你睇下我地可以點走,先可以避開啲紅點。」我將手機遞俾小宜睇。

小宜仍然一臉茫然,未知發生咩事,不過見我咁認真,佢都細心咁思考。

「左手邊轉入去,果到仲有條小路,如果我地走得快可以避過包圍左手邊依個紅點架。」小宜點頭回答。



「好。我地跑啦。」我緊緊咁拉住小宜,穿梭喺水管同雜物亂放嘅後巷之中,雖然我無回頭望,但喺我地相連嘅手心之中都感覺到彼此嘅心跳得好快。

左手邊,穿過成功。

靈體偵測器顯示依家個紅點先過緊嚟。太好了。應該無俾佢發現。

我地兩個不停咁跑,轉埋依個彎就喺出口啦,出番大街就安全,至少可以逃走嘅路線多好多。

不過,避得開四個紅點,卻避唔開意外。意料之外......

前面個出口,竟然搭咗個竹棚,四五支粗大嘅竹桿將個出口幾乎封密,只餘番一個窄窄嘅位置,應該可以俾小宜行得過。

已經嚟唔切再返轉頭!

「小宜,妳要信我,妳一定要信我!拎住部手機,去搵妳家姐然後放喺佢手上面,千祈唔好俾人搶咗去。」我將手機放咗喺小宜隻手到,然後緊緊握住。



「究竟咩事?」小宜仲想追問,但喺無時間解釋,我將佢半推半拉,要佢喺個空位到離開。

後面已經傳嚟人聲。

「快啲走先!我會去妳屋企搵妳。小心呀。一定要好好保護部手機。」我再三強調,然後轉身張開雙手,邊個都唔可以喺到過去。

小宜一路前行,但喺仍然不斷回望。

「哎呀......」所以無睇清楚前面,撞喺一個人嘅身上。

「雪宜,點解你喺到嘅?」一個高大嘅人影正背向已亮起嘅街燈。

「阿克!你喺到就好啦,有好多人追緊我地。可唔可以幫下我朋友?」眼前依個人就喺阿克,果個佢非常之討厭嘅人,但喺依一刻遇到一個熟人,就好似大海中抱到一支浮木一樣,所以馬上向阿克求助。



「喺呀!有壞人追妳咩?」不過,阿克一眼都無睇過小宜,只喺慢慢咁伸手,拎起咗小宜手中部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