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咩呀?」小宜唔知點反應,眼白白睇住阿克拎走咗部手機。

阿克手機到手,左睇右睇,當睇到手機上方果條細裂縫時,終於都舒咗口氣。

「收機收咗咁耐,原來俾你條嚫仔買走咗,不過總算都搵得番。」阿克依然無理過呆咗嘅小宜,自言自語咁講。

「唔好俾佢拎走部機呀,小宜!小宜搶番佢呀!」我隔住啲竹桿向大街狂叫。

小宜露出為難嘅表情,望下阿克,又望下我。



當然,咁嘅環境之下,佢根本唔知相信邊個好。講到尾,我都只不過喺一個識咗唔夠一個鐘嘅陌生人。

事到如今,靠自已,我得嘅,為咗小雅,我唔喺已經做過好多超出能力範圍嘅事咩!

我向上望,竹棚上邊原來仲搭咗個工作平台,我雙手用盡力抱住支竹,一下再一下慢慢咁往上爬,雖然竹桿啲倒刺鈎穿哂件衫,不過我都無理到,繼續向上爬。

阿克遠遠咁望到我要追過去,現出一個不屑嘅眼神,然後就要離開。

「阿克,你拎部手機做咩呀?」小宜下意識咁問。



「挑!關妳咩事呀?你估我一路跟住妳兩母女做咩?都只喺為咗拎番部手機咋。」阿克冷笑,用一種睇唔起人嘅眼神望住小宜。

依個就喺佢嘅真面目,雖然阿克俾人一種好討厭嘅感覺,不過一直都顯得好關心姐姐嘅情況,原來所有嘢都喺扮出嚟。

依個人,竟然可以衰格到扮嘢扮足一年!

對小宜嚟講,衝擊實在太大啦。見佢腳步虛浮,連講句說話都無力,何況要去搶番手機。

我雙手發麻,不過仍然用力咁爬,終於都俾我爬到上二樓高嘅平台啦。



我馬上向大街方向跑,見阿克已經走到去街尾。

但喺,依到喺二樓,點樣落去呢?好彩俾我見到有架貨車泊咗喺到,我跨出竹棚,鼓足氣力一跳,就跳到貨車車頂,然後再跳到一駕私家車到,由於墜力過大,架車嘅防盜立即響起。

阿克回頭,見到我竟然可以走到出嚟,亦全速開跑啦。

想走!想搶走我嘅小雅!死金毛你唔駛諗呀!

我先走到小宜身邊,然後搭住佢肩頭搖一搖佢。

「小宜,我知道唔喺妳嘅錯。不過妳一定要振作,小雅佢未死架,只要拎得番部手機,就有辦法可以叫番醒佢。」小宜好似失咗魂咁望住我,不過我真喺無時間再講落去。

我放開咗小宜,即刻去追阿克。

「可以救番姐姐......如果救得番佢......咁我......」小宜開始向我地跑果嗰方向行,不過非常緩慢。



我一路追,追到出大馬路,見到阿克亡命咁直接衝向對面線,不過行車實在太多太快,阿克被阻擋住喺中間欄杆位。

雖然我已經上氣唔接下氣,不過我仍然谷住道力,依個喺拉近距離嘅大好時機。

「咇......」一陣緊急煞車和響銨聲傳遍成條街,阿克竟然不顧一切咁向前直衝。所有汽車都馬上急停,但仍然有幾輛炒埋一齊。

公路上一遍混亂,而阿克就乘機跑向對面內街。

唔可以俾佢走甩......絕對唔可以......

我用依嗰速度跑咗幾耐,我真喺唔知,不過我同阿克嘅距離已經逐漸接近啦。

「俾番我......俾番小雅我呀!」我向住阿克咆吼。



「你隻癲狗。」阿克稍一回頭,我地嘅距離又拉近一公分。

夠啦。

我雙腳全力向前一蹬,然後一手攬住阿克條腰,強勁衝力令我地兩個都滾哂落地打轉。

依個飛撲的確喺「全力」,我已經到哂頂啦。

我瞓咗喺地下大口大口咁喘氣,但喺仍然想起身,我要搶番小雅返嚟。

「啊......」估唔到阿克先發制人,用手臂壓住我條頸。

「嗄嗄......你個X街,玩夠啦。部機本身都唔喺你嘅,你要錢啫,我俾番你雙倍......三倍錢都得。」阿克同樣好攰,不過依家佢由上壓下用體重將我制住。

「我先唔要你啲臭錢,俾番小雅我。」我好想咁樣反駁,不過喉嚨俾佢㩒住,唔好話講嘢,就連呼吸都有困難。



我真喺盡哂力架啦,小雅......對唔住......

窒息感,無力感,令我眼神不斷滑落,由阿克嗰衰樣,慢慢落喺佢壓住我嘅手臂之上。

一條紋咗嗰骷髏頭紋身嘅手臂上。

由於依家咁近距離,我睇到!我清清楚楚咁睇到啦。

就喺骷髏頭紋身嗰口位置,清清楚楚有上下兩排牙印,依啲並唔喺蚊身,喺傷口呀!

我記得小雅講過,佢俾人搶手機時因為反抗,喺個兇手手臂上狠狠咁咬咗一啖。

「啊!你個殺人兇手。」唔知邊到生出嚟嘅力量,我舉起右拳一擊命中阿克塊面。



「你......你唔好亂講嘢呀......」阿克聽到我咁叫,一時喺作賊心虛,無作出反擊之餘,仲退後咗兩步。

「你唔駛狡辯!你手臂果排牙印就喺証據,你為咗掩飾喺上面畫咗個紋身,咁喺無用,一去法證化驗就知道,就喺小雅......亦即喺俾你打到昏迷不醒嘅方雪雅牙齒排列。」我慢慢㩒住地下趴起身。

阿克轉身就跑,不過我都預咗佢會咁做,又一個飛撲將佢推番落地,然後我地兩嗰人就咁你掙我奪。

之前雖然隱隱有所懷疑,但喺依家證據確鑿,我喺唔會俾兇手走得甩。

阿克一個拋搥,我唯有側身避過,點知佢乘勢向番大街狂奔,就喺我繼續從後窮追之際......

我眼前嘅情況,令我諗番起思源最後同我講嘅一句話:「凡事難盡緣......針無兩頭利」。

阿克向左邊一個急轉彎,我正要追上去時,竟然見到佢將小雅......即喺果部手機,好大力咁掉向右邊馬路上面。

考慮要幾多時間?不過我仍然覺得身體喺最誠實。

我完全無理阿克已經埋沒人海,亦無理會一駕雙層巴士正向我撞埋嚟,我只喺知道小雅已經返嚟我身邊啦。

「吔......」一嗰女人尖聲呼叫,陪隨住巴士輪呔咬地嘅響聲。

然後鬧市變得從未有過嘅寂靜。

人停哂......車停哂......

巴士司機亦都慌張咁走落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大字型瞓咗喺馬路中心笑咗幾耐呢?唔理啦。

因為其他一切我都睇唔入眼,我眼中只有一部生果5S。

(追兇編 完)


番外:

寂靜過後,鬧市當然又回復繁囂。

不過一個被人冷落嘅身影,正企喺對面馬路。

小宜雙手掩面,嚇到流咗兩行眼淚。

當時佢唔明白,點解一個人為咗執電話連命都可以唔要。

但喺,當佢知道咗一個難以至信嘅事實之後,佢嗰心就起咗一啲微妙嘅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