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點樣,都不得不佩服眼前依位潮玩達人潮哥嘅實力!

當佢分析完整個形勢之後,我地先發現,原來有一件事一直都遺漏咗;就喺小雅同小宜嘅媽媽。

如果對方一直有人質喺手,就算我地可以穿過所有防線,最後咪又喺要舉手投降。

「我竟然忘記咗......依位女士亦都俾師父落咗咒。」思源望向小宜。

「咩話?落咒......」小宜大吃一驚,回想番自已中咒之後,做過嘅事,實在心都寒埋。



「嗯,因為東寶嘅人無可能廿四小時看守肉身,所以就利用果位愛女心切嘅女士啦。不過,當肉身搬到道堂,女士就被囚禁喺另一個地方。」思源有啲愧疚低下頭。

「我一定要去救番媽媽出嚟!」原來家姐出事之後,媽媽對自己嘅態度越嚟越差,喺中咗咒。小宜握住拳頭,自責點解會將件事歸究家姐身上。

而潮哥就繼續喺佢拎嚟果部平板電腦到不停咁輸入資料,包括思源提供嘅道堂平面圖,小宜講嘅內部情況,同埋我一直遇險嘅經歷。最後,仿似見到無數嘅數據喺佢附近左右穿梭。

「我明啦。」潮哥終於都放開佢三隻手指。

我地所有人都平心靜氣等待佢嘅安排,就只有思源今次唔再烘埋去。



「我地有三件事要做:第一要救伯友,第二要對付師太同東寶,第三當然喺最主要目標,令小雅甦醒。三件事要同時進行,所以,依家我地六個人唯有兵分三路。」大家聽完都不禁點點頭。

「阿宅同小雅就分唔開,負責帶手機去到肉身位置;小宜同老麥最能夠保護自己,所以佢地負責去救伯友。而果個師太當然就由我同思源大師對付啦。」潮哥向住思源露齒一笑。

「等等......我唔要同依個人一齊啊!」思源面色都變埋,身體俟後,可惜佢後面已經喺牆嚟。

「思源大師!我保證,下次見面時,我一定會配合番你嘅造型。信我!」潮哥把握機會,一下捉住咗思源隻手。

雖然有啲對唔住思源,不過依個安排喺眼前最有可能進行嘅計劃。



不過,仲有好多好多細節要傾,所以我地差唔多開會開到凌晨一點;然後,潮哥話要準備一啲事前功夫,所以,最後我地決定......聽晚深夜十二點粉嶺集合。

仲有一日時間。

************

一隻茶杯被人大大力咁摔落地下,跌個粉碎。

「可惡!成班飯筒!我養你地嚟有咩用!」東寶背向月光怒視住一大班手下。

佢個影就好似一隻張牙舞爪嘅魔鬼,嘍囉們都縮埋一堆。

「佢地會返嚟嘅,只要個肉身一日喺我地手上,勝算都喺我地依邊。」師太無笑啦。

當知道徒弟思源竟敢闖入去佢房間偷睇法典嘅時侯,件事就出現變數。師太唔知道思源究竟對「易命嫁孽」了解有幾多,不過絕對唔可以俾佢破壞成件事,一件佢儲心積慮實行嘅事。



「勝算?叫你徒弟唔好搞咁多嘢咪有囉」件事一波三折,東寶嘅耐性都已經到極限啦,對師太亦都裝唔出咩好態度。

「哼!你唔好唔記得我仲有兩條餌。」師太一揮大䄂,走番入後堂。

「好,我就放長雙眼。」東寶亦都唔再望師太。

************

我地就喺麥記門口暫別。

思源第一個快到無影咁離開,而潮哥就向住佢走嘅方向,誇張咁揮手對別。

老麥就負責送小宜,小宜最後借咗我部手機,傳咗一個好長......好長嘅訊息俾小雅,兩姐妹總算真正冰釋前嫌。



而我?我唔想返屋企住。

咁難得終於淨番我同小雅,所以我慢慢咁行咗去尖東海旁。

已經喺凌晨時份,無人聲,無車聲,無自由行。

成個維多利亞港都喺屬於番我地嘅。

當等到兩點十五分,我打咗個電話。

「喂,小雅你點呀?我地好似好耐都無傾計啦。」我依家只喺想同一個人通電話。

「澤......」小雅把聲好低落。

「你唔好再誤會啦,小宜佢其實......」我都未講完......



「我知,你地講嘅嘢,我都聽到哂,我頭先開咗錄音功能。」小雅已經搶住答。

「咁咪好囉,你唔駛再擔心小宜啦。依家有老麥睇住佢,我可以保證,佢俾我可靠得多。」嘩,小雅太聰明啦,咁我以後都喺唔好亂講嘢。

「其實......你地點解要咁幫我?你地真喺唔駛冒咁大危險,去幫一個......只喺識咗唔喺好耐嘅人.....唔值得架......」小雅又飲泣啦。

「傻瓜。」我大聲咁答。

「吓......」小雅靜咗

「值唔值得,喺每個人心目中都唔同。人與人之間,就好似一條鎖鍊咁一環扣住一環。正如我想幫妳,小宜亦想幫妳,老麥就想幫小宜,思源就想幫我,潮哥就想幫思源......朋友就喺咁相處架啦。唔喺咩?哈哈。」老實講,朋友我真喺唔多,所以我對情誼喺睇得好重,依句喺真心話嚟。

「澤......」



「唔好再咁唔開心啦。」

「澤......其實有件事我喺知架......我......」小雅欲言又止。

「得架啦。我唔喺話過唔俾妳再講客氣說話。」

「唔喺呀,我喺想話......」

「好啦!唔好再講其他嘢,妳知唔知點解我要嚟海旁呢?」我唔想再聽啦,時間好寶貴,唔應該再浪費。

「吓?」

「我要搵一個全港最靚,最值得留念嘅地方。小雅,我地一齊影張自拍好嗎?」

其實喺因為下晝,俾中咒嘅小宜強行迫我同佢影自拍,我一直耿耿於懷,二人自拍喺一定要同一個自己心儀嘅對像影先得架。

「吓?傻瓜我點影呀。」小雅聽到依個咁傻嘅提議,終於都笑番啦。

「好簡單啫。」我拎住手機,背向維多利亞港。

然後設定好自拍模式,我將鏡頭故意偏埋一邊。

「從今日開始,我嘅自拍照左手邊嘅空位,就喺小雅你專屬位置。」

「傻瓜。」小雅一聲笑罵,陪隨一下「咔嚓」。

今晚,可能喺我地相處嘅最後一晚......無論救唔救到小雅......「都喺一樣」。所以,依張自拍照,將會喺我地嘅最後回憶。

(甦醒篇 完)

番外:
若干年之後,唔知點解有張不明來歷嘅相流出咗。

引起英國,法國,美國,日本等等對異靈事件特別研究嘅國家關注。

有好多人話只不過喺有條傻仔想自拍,點知連鏡頭都對唔正,偏斜咗啫。

但喺,有啲真正擁有靈神通,感應強嘅能力者就話:

「我地見到喺個男仔旁邊,有一個女仔含羞答答咁同佢面貼面影咗依張自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