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喺凌晨時份,但喺村口仍然燈火通明。十個著哂黑色西裝嘅人,因為收到老闆嘅指示,依幾日都要輪班睇住,唔可以走漏任何陌生人入村。

依個時侯,有個後生仔,一路玩緊手機,一路行緊埋嚟。

「你唔似喺條村嘅人喎?咩事?」企喺最前嘅其中一個西裝大隻佬,馬上伸手阻止。

「喂喂?咁多位哥哥,你地唔喺搵緊依樣嘢咩?」老麥一手仲插住褲袋,另一隻手就用兩隻手指夾住部手機喺到搖呀搖。

所有西裝佬你眼望我眼,然後先至反應過嚟,大喝一聲全部向住老麥衝埋去。



「喂喂?唔好再慢啲。」老麥左右先避過兩個飛撲嘅人,然後休閒咁將手機放入褲袋。

後面全速衝向前嘅西裝佬,一時收制不及個個都踩咗落去瞓咗喺地下嘅同事身上。但喺依家仲邊顧得咁多,佢地繼續衝向前。

老麥露出一個玩味嘅笑容,開始向外跑;有時見到對方隻手就快捉到自己,就跑走啲,有時又放番慢啲,俾哂少少鼓勵佢地。整個節奏,完全喺老麥控制之下。

**************

睇番村口,所有守衛都俾老麥引開哂,霎時間變得好靜,只有細細碎碎嘅踏草聲音,但喺光影之下一個人都見唔到。



原來,思源為咗避免無謂嘅作戰浪費體力,發動咒法,將我同潮哥都包住喺黑暗之中,然後由村口慢慢潛入。

我地一路前行,間中思源會話俾我地知要特別小心,因為喺村屋同村屋之間都見到有幾個西裝佬,好彩有思源喺到,如果唔喺引得開村口嘅守衛,都避唔過暗藏嘅埋伏。

「等等......有啲唔妥。」思源喺黑暗之中傳嚟對話。

「吓?咩事?」我開始緊張起嚟。

「喺咪因為妳見我唔到呢?」潮哥已經單方面投入咗未婚夫嘅角色。



「太順利啦。我無諗過可以潛到入依個位置。師父無可能察覺唔到。」思源亦單方面將潮哥嘅存在抹殺,感觀全部投入哂四周環境。

「咁我地應該點做。」我等待思源指示。

「細路,我諗我地就喺到分頭行事,就照原定計劃。你記得後堂位置架!」思源嘅不祥預感越嚟越強烈,只好當機立斷作出決定。

「嗯,我明白。放心,位置我記得好清楚,而且仲有小雅嘅靈體偵測器,我識得點避開守衛架。」無問題嘅,情況完全跟住潮哥嘅兵分三路計劃。

「小心。」我地三個人同時叮囑。

**************
村外,追逐遊戲已到尾聲。

老麥趁空閒時,出手打暈咗四個人,而有兩個較肥胖嘅西裝佬就自行暴斃。仲有兩個體力較好,仍然追緊目標。



就喺一個轉角位,其中一名西裝佬伸盡隻手,終於都拉到老麥件衫。但喺,就發現有一隻纖纖玉手己經將佢嘅手腕扣住,然後整個世界就返轉咗過嚟,不醒人事。

最後一個西裝佬,仲未知道發生咩事,就迎接同之前果個人一樣嘅命運。

「你咁喺咩意思!淨喺留番兩個俾我?」小宜頓足,向老麥投訴。

「喂喂......唔關我事架,我諗住留四個架,點知佢地唔爭氣啫。」老麥苦笑回應。

小宜「哼」一聲,就向村口方向邁步,老麥騷騷頭,只好跟喺後面。

根據思源所講,小宜媽媽最有可能喺俾人捉咗去條村左手邊一座舊屋,而且仲派咗好多人去看守。

所以當佢地兩個入到村,馬上轉向左手邊行,無幾耐就知道自己無搵錯地方啦。

前邊間舊屋,樓高四層,層層都著哂燈,人影幢幢。



單單門口,已經企咗五個人。

「阿麥......咁點做好?」小宜暗暗心驚,雖然佢對老麥嘅身手好有信心,但喺樓下已經有五個人,樓上都唔知仲會有幾多。

「點呀?如果禮貌啲,過去問下可唔可以俾我地上去囉。」講完老麥自己都笑。

「唔准玩呀!」小宜撞咗佢一下。

「依家救伯友要緊喺咪?咁之後落嚟嘅事,你唔可以嬲得嗎?」老麥好認真咁講。

依種突然散發嘅魅力,小宜一時看得迷醉,只喺略略點頭,講唔出嘢。

而老麥就已經大大方方咁行近門口。



「喂!死?仔邊位呀?睇得電影太多呀?著到咁就以為自己好好打?」五個人同時發現眼前依個陌生人,單人匹馬闖咗入嚟。

「我應承師父唔打架。」老麥開始轉動肩頭。

「吓?咁你嚟踢波呀?白痴仔。」其中一個西裝佬持住人多,放聲大笑。

「哈哈,我喺嚟踢館。」老麥講出咗,當年李小龍進入死亡之塔前,第一句對白;然後慘烈嘅叫聲就如同厲鬼夜哭,響徹雲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