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內心其實非常矛盾,即將面對嘅喺佢嘅恩師。

唔知喺幾時開始,思源就跟住依位師父學法,一年又一年,年紀亦都漸漸長大,思源意識到自已可能喺個孤兒,被師父收養之後,仲收咗佢為徒,教導道法同防身嘅技能,所以,思源一直對依位師父心生尊敬。

而亦都喺兩年前,思源覺得師父開始轉變,除咗一般幫東寶睇風水催運之外,更加參與埋佢地嘅不法勾當,但喺對方始終喺師父,好多嘢思源唔想去做,最後都仲喺聽師父安排跟住做。

不過,今次唔同!今次東寶竟然要師父幫佢用到咁陰質嘅「易命嫁孽」咒法,去犧牲一條人命。思源點都要設法去阻止,阻止佢最敬愛嘅師父「作孽」。

思源同潮哥,一路喺黑暗之中前進,好快就嚟到道堂大門。



正當佢地兩個一踏入道堂,包圍佢地嘅黑暗一下子消散哂。

而一個銅鈴就慢慢轆到去思源嘅腳邊,佢當然認得依個法器,喺師父落咒用嘅,依家銅鈴條軸心斷左,亦即喺代表。老麥同小宜已經成功救到果個婦人。

「你地班人......實在太神奇啦。」思源露出一個會心微笑。

道堂正中,就企咗一個人,衣著打扮同思源好相似,而且一雙憤怒嘅目光幾乎要噴出火嚟。師太。

「妳仲敢返嚟。」師太怒吼。



「師父,請你聽我講。如果妳需要錢,我可以不斷不斷咁幫妳做嘢。但喺求妳放過嗰女仔啦。一條人命嚟架。」思源誠懇咁哀求。

「妳究竟知道幾多嘢?」師太仍然怒盯住思源。

「師父從來無教過我依個咒法,我知嘅唔多,但喺有一樣嘢可以肯定,只有至親血脈先可以作出易命,而且,仲要一條人命嚟嫁孽,絕對唔可以架。」思源踏前一步,然後指一指身旁嘅潮哥。

「嗰女仔嘅人魂我都帶咗嚟,只需要師父可以讓條路俾我地,救番嗰女仔之後,妳想點處置我,我都唔會有怨言。」

潮哥亦都醒目,馬上拎住部手機揚一揚。



師太嘅微絲細眼掃向手機,見到果條咁獨特嘅細裂縫,已經確認無誤啦。

大袖一揮,一支長針直直刺向潮哥,潮哥連驚嘅反應都未作出,長針已經到達面門。

空氣中擦出一下火花,思源及時發出長針打甩咗師太嘅暗算。

依刻潮哥先至嚇得撞咗埋大門上。

「師父!唔好再作孽啦!」思源流下一滴眼淚。

「孽?妳就喺我嘅孽!」師太雙手縮入衣袖。

同宗同門,亦同為師徒,兩人手法一致,獨門暗器亦是喪門釘。

就喺二人之中再爆發一下火花之後,師徒大戰展開序幕。



**************
紅色布幕入面,就喺小雅嘅肉身啦。

我小心翼翼先觀察一下周圍環境,然後矮身咁慢慢走近,揭起咗布幕嘅一角,然後竄咗入去。

果然,布幕裡面有嗰人瞓咗喺中間一張木板床上。

小雅。

我地終於可以見面啦。

可惜,小雅依家仍然喺昏迷狀態,一動不動咁瞓咗喺到。如果,小雅依家可以醒番你話幾好呢。

就喺我近距離想再睇清楚小雅嘅時侯,蓋住佢果塊布滑咗落地,然後,小雅嘅上半身竟然彈咗起身。



雖然我真喺好想小雅可以起得番身,但喺依一下實在太過突然啦。

我嚇到坐咗喺地,然後向後趴咗好幾步。

只見小雅嘅肉身仍然合埋雙眼,之後仲慢慢咁抬起咗隻手,伸出一隻手指指住我。

做咩指住我嘅?我一時諗唔明,慢慢咁向左手邊趴,但喺小雅嘅手指仍然好固執咁一路指住我。

等等!我記得小宜之前講過,喺醫院果陣,偷聽到護士話小雅肉身亦曾經咁樣彈起過,之後同樣伸出手指指向東方。

所謂東方,就喺小雅人魂嘅方向。

咁依家?



我起咗手機,然後不停咁喺空中打圈,果然,小雅隻手指同樣喺到打圈呀。

原來靈魂之間真喺有咁深層嘅聯繫。

正當我鬆一口氣時,小雅嘅指手無原故咁高高指咗去第二個方向。我好奇咁跟住佢所指嘅地方一望,原來有一個大紅燈籠掛咗喺到。

不過又奇怪,依到明明俾布幕包到實哂,無可能有風吹到入嚟,但喺個燈籠就不停咁左右搖擺,好似有生命咁想掙脫掛住佢果個鈎。

有生命?

如果小雅嘅肉身可以感應到人魂嘅所在地,咁即喺,佢都可以感應到天魂嘅所在地啦!

既然人魂可以依附手機,天魂俾人放入咗個燈籠......

我真喺發夢都估唔到,喺咁嘅情況之下,天地人三魂已經齊集啦。



**************


「叮叮,叮叮,叮叮噹」由暗器交織而成嘅戰曲,響撤成個道堂。

無數嘅喪門釘喺上空交鋒,併發出一連串嘅煙花。雖然美艷,但亦極之危險。

思源不停左右跑動,始終避嘅多,攻嘅少,師太完全佔盡上鋒。

潮哥面對咁嘅情況,唔好話插手,連睇都未必睇得清楚。

「可惡!再咁打落去,真喺得死路一條。唯有叫個變態佬拎住部手機走先,睇下可唔可以引得開師父嘅注意力。咁我,或者可以贏到一招半式。」思源心念一動。

然後思源扎穩馬步,雙手同時縮入衣袖,一剎那數十支喪門釘以仙女散花方式向師太射擊。

師太迫於無奈,唯有頻頻後退。

思源把握時機,反手向住潮哥,不斷咁揮,然後指向大門。

「走啦,有幾遠走幾遠啦。」雖然依個人好討厭,但喺有時又充滿智慧,所以你一定會明白我嘅意思。走啦。

突然,思源隻手俾人輕輕捉住,佢不禁流出一身冷汗。

「思源大師,你叫我呀?」潮哥笑淫淫咁走埋思源身邊,仲好敏捷咁,捉住佢不斷揮動果隻手。

「你......你......你個蠢才!」思源點估到,世間上有人喺大智若愚,不過亦有啲人喺裡裡外外都喺一個智障。

高手過招,點容許有咁嘅失誤!

一團黑煙,以山洪傾瀉嘅氣勢,由上方籠罩落嚟。

眼見兩個人都要被黑暗吞噬!

「我叫你!死。遠。啲。呀!」思源谷盡最後一口氣,就喺被黑煙完全包圍前一刻,將潮哥一腳踼出咗道堂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