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阿月喺夜幕星光點綴下...

「好味丫~」

『嗯!真係好好味丫~』

「梗係啦~我煎架喎~」

『係喇係喇~你係一個入得廚房,出得廳堂既事業型女強人啦得未~』





「嘿嘿...使乜講~」

食過美味而豐富既野餐...

「為我地香港仲有咁美麗既夜空飲杯~Cheer~」

『為我地香港仲有一片未被蝗蟲侵略既淨土飲杯~Cheer~』

飲過82年利賓納之後...





我同阿月都瞓左喺個草地上,望住整個星空...

被星空包圍之下,總係覺得自己好渺小...又好慶幸...

好慶幸就係因為自己咁渺小,先可以俾咁壯闊既星空包圍~

仲要係可以有阿月相伴在旁...

此情此景,真係發夢都未必夢得見...





『你話如果日日都係咁...可以欣賞住美麗壯闊既星空...幾咁好呢~』喺呢種咁舒服既環境下,我不期然將戒備既心放下...向阿月講出最真最誠既說話...

「如果日日都係咁既話,咁就唔會珍惜,亦唔會覺得靚架喇...」阿月既聲線略帶惋惜...

『都係既…成日都有...習慣左...就唔當係乜野一回事...世事萬物種種都係一樣...係一種惡性呢...』雖然話喺呢D咁優美既環境下,應該唔好咁現實,FF下都不為過~

但就係沈醉於FF中的優美亦不忘現實中的殘酷,咁先係最吸引我既羅海月~

「留住一刻既燦爛,先係最重要...」阿月既惋惜之情比之前更深更重...

留住一刻的燦爛時刻...

抱緊這一分,捉緊這一秒...

當失去既時候,就會變成遺憾既回憶...





十幾年前,Solvil et Titus標榜“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

細細個就已經諗,乜真係架咩?

咁點解DE BEERS勢要爭取“鑽石恆久遠,一顆永留傳。”?

或者我都係同大部分既女人一樣,鍾情鑽石既永恆,唔忍心望住錶面上既時分秒年月日,訴說青春正在流逝。

我渴求永恆不變既戀愛,阿月都係一樣...

只可惜...紅線並無將我地牽埋一齊...

由阿月雙眼可以睇得出,佢心裏面既人,喺好遠好遠好遠既地方...





遠到衝出地球...穿過大陽系...游過銀河...

「好~係時候又影相喇~」阿月彈一彈起身,拍拍籮柚拍拍手,向住個帳篷行過去。

夜晚影相既話,就要用腳架喇~

我都彈一彈起身,拍拍籮柚拍拍手,跟住阿月行去帳篷。

我同阿月各自Set好腳架...插好快門線...調校到B快門...

「嗱~我話OK你先好撳個快門丫~」阿月一邊爬上石屋,不忘提點我。

『得啦~我會捕捉到你最美既一刻架喇~喂~你小心D丫~』我見到阿月俾風吹到左搖右擺咁...都唔知佢上唔上到去...

「得啦得啦~你唔使擔心我喎~嘩嘩嘩...」阿月差D就由屋頂跌落黎...





『喂!小心呀你!』真係嚇到我心仔都彈埋出黎...

「無事無事~」阿月坐喺石屋上面,D風就係咁吹埋佢身上。

『坐定定喇~唔好郁喇~唔靚女架喇~』我開始幫阿月留住一刻的燦爛時刻。

「得未丫得未丫?」阿月喺石屋上不停問問問...

『影多幾個唔同角度先啦~』我又影影影影影影...

喺銀河襯托之下,阿月永遠都係咁美麗動人。

無論係坐喺道,定抑或企起身...每一個動作,每一個姿態都係一樣觸動心靈...





我除左將美麗既阿月,攝到入相機裏面張CF Card內之外,仲深深咁印喺我內心入面...

我差唔多已經可以肯定,呢一刻既阿月,將會係我不久將來最難以忘記既憾事...

「呢道呢道~」阿月一邊走...

『哦哦...Hold住唔好郁丫~』我又跟住阿月影...

「嗰道嗰道~」

『好好...Hold住~』

「呢邊呢邊~」

『嗯嗯...唔好郁丫~』

「嗰邊嗰邊~」

『OKOK…你就快俾風吹走啦~』

喺萬天星光銀河下,我同阿月跑云成個山頭,影云成個山頭...

「點丫點丫?睇睇~」阿月貼埋我身邊,望住個LED顯示器...

『出自陳飛揚大師手筆,梗係技驚四座,艷壓群芳啦~』喺阿月面前,必定要吹一吹大D~

「花哈哈~你係大師?唔知醜~不過~又真係影得幾靚既~」阿月望住個LED顯示器點點頭,顯得相當滿意。

『使乜講~』其實我都知唔係我攝影技術高超,只不過因為阿月太靚...

我老豆後生嗰陣時,曾經喺間好大間既廣告公司做過攝影師~

佢時不時望到我幫Ashlynn影既相,都會同我講:「個人靚,點影都靚架啦~個人唔靚,影出黎既相靚,咁先叫做叻架嘛~」

佢俾過我睇佢幫老媽子影既相,張張都好鬼靚~

事實上,我老媽子後生嗰陣時又真係靚爆鏡~

如果唔係,又點生到個好似Heidi咁既女出黎~(重點係,我都唔明點解我老媽子當年會揀我老豆...又無錢又唔係靚仔...都唔知貪佢咩好...)

無錯喇...一個人靚,你點影佢都好,張相出黎都一定係靚~

所以,我從來都唔覺得自己影相叻...

只係咁岩俾我影親既Model,個個都係咁靚姐...

至於我老豆點解之後無再做攝影師?

因為佢有一日同朋友篤波既時候發現,原來佢有色弱...

一個色弱既人,又點可以做攝影師呢?

唔通真係只影黑白相咩...

所以最終只好放棄攝影師之路...

你話係唔係天意愛亂人?

有才華,但有缺陷...

個缺陷仲要對你既才華有直接既影響...

唉...天丫~你幾時先肯仁慈一次呢?

「到我幫你影喇~快D去做我男毛~」阿月推下推下我...

『哦哦...』我就半推半就咁埋位俾阿月影...

「喂喂~唔好好似成舊石咁得唔得架~」阿月離遠向我指指點點...

『咁唔可以郁架嘛…』個快門咁慢,郁一郁都變鬼影啦...

「咁都可以放鬆D架嘛~放鬆D個人~放鬆D個心情~喺一個咁靚又咁自然又咁自在又咁自由既環境下,你都放鬆唔到?」阿月一輪嘴咁講...

放鬆?

放鬆心情?

一直以黎,我又真係好似無乜點放鬆過...

就算有,都只係一瞬間...剎那間...

好難可以一直放鬆...

究竟有D乜野,令我一直Keep住戒備狀態呢?

究竟又係D乜野,令到我個人一直都係咁緊張呢?

「你而家唔係身處喺鬧市當中...繁忙既社會當中~你唔需要下下都處於戒備狀態架~」阿月把甜美聲線,夾雜住風聲送到入我耳內...

係喎...無錯喇...而家身處既地方,遠離塵囂...

唔使同人地爭名奪利...

唔使再為滿足人地而辛苦自己...

呢道咩人都無,就係得石屋...野草...繁星...阿月同我...

「飛揚~望住我~」企喺遠處既阿月對我莞爾一笑…

望住近在咫尺既阿月,雖然感覺上好似遠在天邊,但就唔會有不安無助既感覺..

反而...我個心有一種安慰...一種溫暖...

一種令我穩定落黎既重要元素...

縱使失去全世界,只要仲有阿月存在,已經足夠...

「無錯喇~就係咁喇~」阿月望住個LED顯示器...

就係咁喇...

我之所以一直都Keep住戒備狀態,喺呢個社會上生存,係因為我缺少左一個焦點...

阿月就係我既焦點...

無論任何情況,只要有阿月喺我身邊...就算只係喺我心裏面,都足以令我穩定落黎...安心落黎...平靜落黎...

「繼續繼續~繼續擺唔同Pose~自然D既~型D既~」阿月繼續向我發出指令~

我就喺唔同既位置擺出唔同既Pose~

望下星空,望下山頭,望下一大片草原~真係令人心曠神怡~

「呢道呢道~」阿月一邊走...

『哦哦...等等我...等等我...』我又跟住阿月俾佢影...

「嗰道嗰道~」

『好好...黎緊...黎緊...』

「呢邊呢邊~」

『嗯嗯...等我一陣~等我一陣~』

「嗰邊嗰邊~」

『OKOK…好鬼死大風呀~』

喺萬天星光銀河下,我跟住阿月跑云成個山頭,阿月就幫我影云成個山頭...

『點丫點丫?睇睇~』我走到阿月身邊,望住佢手上部相機個LED顯示器...

「出自羅海月大師手筆,梗係技驚四座,艷壓群芳啦~」阿月得得戚戚咁望住個LED顯示器。

『做乜學我講野?』我冷眼望一望阿月...

「學你就死得囉~」阿月對我莞爾一笑…

不過講真,阿月影得又真係好好...

仲要係影得好過我多多聲...

呢種分冶絕對唔係因為器材有差異。

其實我一直都無講,阿月同我都係一樣用緊D800e+70-200 2.8小黑六!

大家既器材都係一樣,但影出黎...

我靚既只係顯示到星空既美,阿月既美...

但阿月影既明顯有一份...悽美?!

我有悽美感?

唔係囉~

我可能係悽~但就唔係美囉...

講到美,阿月就真係美喇...

而我...極其量都只可以話係醜...

唔通...「個人靚,點影都靚架啦~個人唔靚,影出黎既相靚,咁先叫做叻架嘛~」

唔只係咁...阿月直頭係將我呢一個醜人,影到變成悽美感...

阿月既攝影技巧,可以話係神來之筆...

「點丫~滿唔滿意丫?」阿月問一問我...

『滿意...真係好滿意...』影到我咁靚仔,我點可能仲有得挑剔?

「嘿嘿~我都話我係技勝一籌架啦~」阿月對我莞爾一笑…

哎呀!俾阿月既驚世才華嚇到唔小心講左真心話...

你睇下佢個得戚樣~你睇下佢個得戚樣~幾咁不可一世!

不過...唉...算啦~

鬼叫我技遜一籌咩...

輸俾阿月,我都叫甘心命抵既~

話說,由相識到而家,我有幾多次係贏到阿月?

起初既時候...我都仲可以一直Keep住喺阿月前面...

但之後...

其實...唔係贏唔到阿月...

只係...

我唔想再同阿月爭...

好多時見到阿月俾我優秀,都可以激發到我既潛能,諗得更宏觀,計劃得更仔細,做得再好~

但我就唔想再同阿月爭一日長短~

我知道我地之間係可以產生到互生互長既作用。

但就正正因為我地兩個都係唔服輸,爭到去一個程度,有可能會引發世界末日~

所以...有陣時我情願認輸,都唔想傷左我地之間既感情...

我地既微妙關係,就係咁樣演化出黎...

「好喇~我地要開始準備影星軌喇~」阿月左望望,右望望,搵緊個有利位置。

『喂喂~搵嗰間石屋做前景好唔好丫?』我指一指遠在高處既石屋。

「嗯嗯~的確係一個好前景~睇黎你終於都有攝影眼喇喎~」阿月對我莞爾一笑…

咩叫睇黎你終於都有?

我一直都有攝影眼囉好唔好...

我同阿月搵個好角度,放好相機,各自望一望個景窗,Set好快門線上既Timer...

「搞掂~我地呢個時候可以入去帳篷休息下~」阿月拍一拍手,轉身行去帳篷~

話就話今晚成個山頭都無人姐...但會唔會俾野狗擔左我地部相機走架?

阿月又係既,點解可以咁大安旨意,話返入帳篷就返入帳篷架呢?

不過算啦~阿月就係咁~就係咁先係我一直思念既羅海月...

「嗱~我帶埋D罐頭湯丫~生命麵包丫~瞓醒肚餓呢,就可以食喇~」阿月喺個背囊道拎出兩罐金寶湯同一大條生命麵包...

『嗯嗯...睇黎夠做埋早餐喎...』咁大條生命麵包,真係唔怕餓死山頭...

「嗯~當然預埋做朝早早餐啦~咁呢~我地執好埋D地方,就可以瞓覺覺喇~」阿月收返好兩罐金寶湯同一大條生命麵包入背囊...

我都幫手整理一下,執好D位...

「咁我地瞓四個鐘...Set好個鬧鐘...好~瞓得~」阿月Set好個電話個鬧鐘後,瞓入個睡袋裏面...

『就咁瞓喇?』我望住差唔多要拉上拉鍊既阿月...

「唔係你想點瞓?瞓喇嘟頭~記得熄燈丫~」阿月拉上拉鍊就合埋雙眼...

“咔”熄左支光管之後...

其實都仲有D光...

黎自繁星既光芒,仲有明月...

黎自外太空既光芒,穿透帳篷,照到阿月個睡袋上,阿月既面上...

我都仲可以好清楚咁,望到阿月既面容。

安睡喺睡袋中既阿月,顯得好安靜...

好似令到成個世界都變得安靜...

再聽唔到鳥鳴聲...再聽唔到狼嚎叫...

就連“颼颼”既風聲,都因為阿月要睡覺而收斂起黎...

夜空明月照麗人...

可惜只有我獨醉...

今晚,要同阿月同眠一個帳篷中,我有無可能瞓得著?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