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在窗簾縫擠進來,一絲絲暖意透進房間,洛森撥開被子,右手在空中擺着喚出界面,一瞬間,就穿好了他的盔甲。
 

在菲爾城生活了半年,大概熟悉了這裡的各種人和事,也在和藹信的合作後一起升了兩級,這當然也歸功於匠心為他打造的武器和裝甲。
 

           洛森哼着家鄉小曲下樓梯,藹信正在為她的麵包塗牛油,桌上放滿了煙肉、香腸、各種早餐食物,這裡的食物不會變壞,在用戶界面點數下就可以方便地把食物儲存到背包裡,所以藹信叫旅店老闆準備早餐從不擔心吃不光。
 



           洛森拉出木造的椅子,和木地版發出拖曳聲,大刺刺的坐下。洛森一邊拿起叉子叉起數塊煙肉到碟裡,一邊說:「藹信,你塗牛油真夠細心,務必把牛油塗到麵包的每一個角落,真是愈來愈有女人味。」
 

藹信笑笑裝作沒事,突然右手手指靈巧的轉動,塗牛油的刀子瞬間來到洛森的眼前,「乒」的一聲和洛森的鐵叉碰撞,在空中打個圈直插桌面。
 

           「不要學了混蛋匠心的壞習慣。」接着優雅的吃完麵包。
 

           早餐很快就吃完了,兩人又像平時一樣出去艾卡多森林打怪物升級。就在他們快要走出菲爾城的時候,一堆人群正在圍着什麼議論紛紛,原來一個六十等的商人和一個都是五十多等的煉金術師正在爭吵。


 

           「我賣給你的時候,這些活力藥劑明明還是黃色的,怎麼現在是綠色的呢?」
 

           煉金術師手上拿着收據和一個圓瓶:「因為你賣給我的不是上等的活力藥劑,是你用甘草水混合白泥石的垃圾,這種東西被施以偽裝法術後,短時間內都會呈現出是高級的活力藥劑。」
 

           「我根本沒做過這樣的事,行商最重要的就是誠信,我的商譽一向很好,這是整個菲爾城都知道的。」
 



           藹信在旁邊看着,眼神中先是閃過一絲驚訝,然後口中默念咒語。
 

           就在兩人爭吵的期間,煉金術師手中拿着圓瓶裡的綠色液體,突然發起紫光,接着有幾個紫色的光圈圍着圓瓶,裡面的液體忽然由綠色變回黃色。
 

           眾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圓瓶,然後被嚇得四散。看到這樣的事,商人和煉金術師都為之驚訝。
 

           煉金術師打開瓶子,聞了一聞,喃喃自語:「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商人很快就收起驚訝的神色:「我看你是用了什麼法術把我的珍品變成垃圾,但你的獨腳戲也演完了。」
 



           就像受驚嚇而大聲吠的狗,煉金術師拉高嗓門:「一定是你用了什麼方法又施放了偽裝法術﹗」
 

           商人知道煉金術師黔驢技窮:「剛剛的紫光環是被施放還原法術的鐵證,這你應該比我還清楚吧。」
 

煉金術師惱羞成怒,大喝一聲,身後有兩個劍士不知從那裡冒出來,他們看起來一模一樣,身形高高瘦瘦,身穿皮甲,兩手分別拿着短劍,他們不停交替位置衝向商人,身後留下兩道殘影,速度之快可見一斑。煉金術師喝下一小瓶紅色藥水,身體一下子暴縮成一隻蚊子逃離現場。
 

           就在兩名刺客眼看要得手的一刻,他們眼前的商人突然變成一個手拿大劍的健碩巨人,巨人的身體每一分都是肌肉,身上的鎖片甲像快要被撐爆。巨人蓄力一跳,腳下的地面頓時震動裂開,兩個刺客的速度明顯減慢,大劍上的符文亮起綠光,巨人雙手握劍一揮,其中一個刺客來得及閃避,另一個就沒那麼幸運了,只是趕得及拿短劍擋着,但力量的差距太大,刺客應聲被擊飛數米。
 

躲開的刺客一個轉身,試圖偷襲巨人的背面,一道紅色的閃光突然出現在巨人和刺客中間,刺客還來不及反應,又是數道紅光,刺客被一股旋風包裹,只見紅色閃光的盡頭是一位絕美的女生,紅色的長髮隨着她的停下重回她的肩膀,雙手分別持一把短彎刀,白色的布衣上有着幾道紅色花紋,紅色短褲下是一對修長的美腿,冰冷的面孔帶着不屑的眼神。刺客的動作停滯了一秒,之後倒下,身上爆發出幾道赤紅的光采,倒下的身體隨即被血染紅。
 



           煉金術師化成的蚊子深知不妙,用盡氣力飛走,誰知在空中被彈了幾下,像連續碰到隱形的牆一樣,只見牆從隱形變成紅色,一道火球劃過半空落在蚊子。現在紅色牆內困住的是一個發出焦味的人……
 

           在緊急時候現身的都是大約六十級的高手,他們是菲爾國特務機關的人員,當然其他市民不知道那麼多,只知道像他們這樣的強者出現必有大事。
 

           「清理現場,走。」三個特務接到命令後,按着命令行事,憑空化成一陣煙就消失了,一瞬間整個地方又回復到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
 

           商人右手在空中劃了幾下喚出對話介面,雙手飛快地輸入內容,心中盤算着下一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