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森和藹信已經逃到艾卡多森林中。

 
           「現在你可以解釋發生什麼事吧。」
 

           藹信看看周圍:「應該沒人發現是我施放法術的吧。」
 



           洛森一頭霧水,用詢問的眼神望着藹信。
 

           藹信思量了一會:「剛才他們爭執的內容你聽到的吧。」
 

           「不就是煉金術師說商人欺騙了他嗎?」
 

           「對的。而事實是,商人確實把高級的活力藥劑賣給煉金術師,然後煉金術師請了一個法師對那瓶藥水施了一個法術,改變了裡面的化學結構,它有個名字叫結構重組術。問題是,那個法術天下間很少人會,對施術者也有很嚴格的要求,看來事情並不簡單。」


 

           「不要跟我說你就是那些會這個法術的『很少人』……」
 

           「就是。」
 

           洛森呆滯地望了藹信兩秒……
 



           「當然我未學會把活力藥劑變成甘草水加白泥石那麼高級,但結構重組術最基本的入門就是觀看施放了這個法術的痕跡,以及把它還原。所以雖然我用這個法術的造詣不高,也懂得還原剛剛煉金術師的藥水。」
 

           「但是這個術聽起來很平凡啊,就算是很罕有也如何?」
 

           「這個術一點也不太凡﹗高級的結構重組術施術者是可以輕易屠殺一座城的,而且是完全沒有方法防備﹗」
 

           洛森聽到之後沉默了兩秒,說:「那……那你知道還原了會那麼麻煩,為什麼不裝作看不到……」
 

           「我還原了才想起這些啊﹗」
 



           「……」洛森看着前面這個比他矮一個頭的長髮女人,心想明明年齡和等級相約,為什麼她的智商……再看看她的身材,他想大概這個女人在青春期時沒好好吃足夠的食物,吸收足夠的營養……
 

           藹信依然表情淡定的用她的大眼睛望着洛森。
 

           洛森微微在心裡嘆一口氣,又露出他的招牌奸笑:「那麼你會不會用那個結構重組術把我變帥一點?這應該很簡單吧。」
 

           藹信瞇起雙眼,攤一攤開雙手:「換着是別人我還有一試的信心,但如果是你的話……難度太高了。」
 

           「那你努力些學好這個法術啊。」
 



           「為了你?就算我真的把這個術練到很高級,我也會選擇先把你變聰明些,看,你不是真的太笨了嗎?」
 

           就在這笑笑鬧鬧中,洛森和藹信又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向森林的深處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