藹信打開任務日誌,點清了任務要求收集的物品。
 

洛森坐在他和藹信剛剛殺的長毛大野豬王身上,拍拍它的屍體說:「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我跟你這樣一起升級,不就注定你比我先到一百級嗎?」
 

「沒你這麼好氣,你以為一百級是這麼容易達到的嗎?」
 



「好了好了,收拾行裝回城吧,天都快黑了。」
 

「不行,你忘了我們的處境嗎?」
 

「……那我們什麼時候才可以回去?」
 

「起碼等三日,風聲沒那麼緊吧。」


 

「在這個森林待三日很悶啊,而且我們孤男寡女,你寂寞無聊起來,對我做些什麼我怎麼辦?我可害怕啊。」洛森裝出一副真的很害怕的神情。
 

藹信心想,唉,怎麼男人好像長不透似的:「要怕也是我比你更怕吧。」
 

當然這不是藹信的心聲,她打從心底裡知道,雖然洛森很多時候漫不經心,但到了緊急關頭,這個大男孩總是挺身而出。在和藹信建立出默契後,洛森在打怪物和執行任務時甚少讓藹信受傷,當然藹信運用法術的時機和技術都很好,每次都掩護着洛森,讓他放心把背部交給藹信。這個表面粗心大意的大男孩,對藹信十分細心,也給了她很大的安全感。
 



洛森兩三下出手,就造了簡單的臨時屋,藹信看到後也不得不感到滿意。
 

「我先進去洗澡,你敢偷看,看我把不把你雙眼挖出來。」藹信兇巴巴地說。
 

「看你不如看星星。」洛森簡單的回應。
 

藹信反了反白眼。
 

洛森在陣地周圍佈一佈陷阱和防御設施,防止一些夜晚出動的怪物偷襲他們。簡單的弄完後,洛森雙手枕着頭倚在大樹旁。
 



他看着夜空,數不清的星星在閃耀,為什麼夜空中有星星在閃呢?是誰把星星放到夜空中呢?為什麼我們會在這裡呢?我們存在有什麼意義呢?一連串沒有答案的問題在洛森的腦中不停出現。
 

一陣樹葉的搖晃聲傳到洛森耳邊,藹信換了一身簡單的裝束出來。
 

「你要不要洗啊?」
 

「當然啦,天氣這麼熱,我早已一身大汗,你知道我很怕熱的。」
 

說罷,洛森簡單的用涼水洗了個澡,藹信又像洛森一樣呆呆的望着星空,但不知她在想什麼,也許她什麼也沒想,只是單純的欣賞着。
 



「我先睡了。」洛森簡單的交代,也沒理藹信有沒有聽到。
 

……
 

           第二天洛森很早就醒了,大概天才剛亮,他不是個這麼早醒的人,而早醒的原因不外乎他是被熱醒的,以及他感覺他的右手不見了。
 

       他把頭別向右面,看到一個女人雙手抱着一隻半個人身高的毛毛熊,頭枕在他的右手手臂。他先是被嚇呆了兩秒,然後嘴角微微的翹起,他用左手輕輕抓着藹信的頭髮,右手幾經艱辛的挪開,然後放開左手。藹信的頭以自由落體的速度掉落……
 

           「痛痛痛……洛森﹗你做什麼﹗?」藹信雙手摸着頭部,連連叫痛。
 



           「我做什麼﹗?小姐,我一覺醒來右手沒有知覺,我還以為被野獸吃掉呢。」
 

           「你對自己的佈防也太沒有信心吧。」藹信用半帶調侃半帶輕視的語氣說。
 

           「我只知道防不了一個女人走進我的房間。」
 

           「沒有枕頭我睡得不舒服啊﹗眼看有一個這麼好的枕頭,我怎麼能放過呢?」
 

           「你抱着的那個毛毛熊不就是一個很好的枕頭嗎?我還沒說你居然連那種東西都有帶出來。」
 



           「我不抱着些什麼也睡不着啊。」
 

           「……」
 

           「其實我也有想過反過來,枕着毛毛熊、抱着你……」這句話藹信差點說出來,卻吞回肚子裡。
 

           「我去弄些食物當早餐,作為慰勞好了。」
 

           「且慢,毛毛熊留下。」
 
      
            「……不要弄髒。」
 

           藹信留下毛毛熊,伸伸懶腰,出發去找食物。食物是洛森的弱點,他對好吃的東西幾本上沒防御力,也不得不承認藹信弄得一手好菜,也許這也是為什麼洛森每次跟藹信一起戰鬥也那麼盡力吧。
 

       洛森作了些補眠,被香噴噴的氣味弄醒,不得不承認,藹信把毛毛熊帶出來真是太聰明了。
 

           「有什麼好吃的嗎?」洛森揉一揉雙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