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是第三天了。這樣逃亡的日子要到幾時?」洛森有些不耐煩的問道。
 

           「跟我一起很難為你嗎?你隻身來到菲爾城是誰關照你?是誰幫你找伙伴?你這身裝備,沒有我和匠心,你要弄多久?還未計算被人敲竹槓……」藹信自言自語幽幽的說。
 

           「行、行、行……我沒你生存不了就是了。」洛森第二個弱點就是害怕女人喋喋不休。
 



           「來吧、來吧,我們看看這個任務,看看完成獎勵多豐富。」藹信拉着洛森的衣袖。
 

           洛森擺出一副享受的神情:「這些你來管吧,我負責享受和怪物撕殺的快感。」
 

           「這裡說只要殺了這隻三頭犬頭目就可以了。」
 

           「聽起來很簡單,出發﹗」


 

           看着洛森一個大小孩的樣子,藹信真是哭笑不得,這個人對人怎麼沒戒心?可能他小時在原本的村莊真是太幸福,沒有被人傷害過。
 

           走了不知多遠的路,地圖顯示他們已經接近三頭犬的巢穴了。
 

           「這裡就是了。」藹信合上地圖。他們仔細打量着巢穴,三頭犬一群群的,數量雖多,但洛森他們相信每打完一群他們會有恢復的時間。而每一群三頭犬有三至四隻,看上去只會物理攻擊,不難應付。
 



           一路上的怪物,洛森和藹信輕易的就清除掉了。
 

           最後他們面前是一塊直徑大約五十米的圓形空地,裡面只有一隻巨形的三頭犬,相比起出面那些小嘍囉,這隻很明顯就是頭目,相信空地就是頭目的陣地範圍,一走進去就會受到牠的攻擊。這隻三頭犬渾身黑色,高度足足有一個人的身高,每隻足部都有利爪,牠的等級顯示為二十五。
 

           「這隻頭目有二十五等呢,看來我們要認真一些。」洛森沉着氣說。
 

           「我們有兩個人,雖然你只有二十二等,我只有二十四等,但是我們靈活性較高。」藹信加強他們的士氣。
 

           「好的,隨機應變。上﹗」洛森也充滿信心。
 



           洛森一個箭步來到三頭犬面前,藹信保持適當的距離,以免被三頭犬的範圍攻擊傷到。洛森面對這隻頭目雖然有點吃力,但血量都保持在八成以上。
 

           「頭目掉了一半血了,繼續保持這樣的氣勢。」洛森報告說。
 

           三頭犬忽然咆哮,十隻小三頭犬憑空出現,牠們分別攻擊洛森和藹信。
 

           洛森沒有因此而害怕,反而十分興奮:「很好很好,哥我很久沒盡全力了。」
 

           洛森收起光明使者,拿出匠心為他打造的第二副裝備,分別是一把單手劍和一面盾牌——名為竹鳴劍和柳葉盾。隨之而來的是洛森發出一陣綠光包裹着他,減低所受到的傷害,來到藹信附近,「雷霆之怒﹗」,一彈閃電從洛森身上橫向併發。所有三頭犬被洛森吸引,紛紛攻擊他,藹信十分配合的使用閃現之術瞬間移到空地。
 



           「藹信,大的不受控場,小的受﹗」洛森大喊。他說的控場是指所有對行動有所限制的技能。
 

           藹信二話不說,雙手揉着藍光,口中喃喃有詞。「寒冰炸彈﹗」一發藍光打到三頭犬頭目身上,爆裂出冰霜的氣息。洛森退後幾步,只有頭目能攻擊到他,小三頭犬都被減低移動速度,跟不上洛森。
 

           藹信不是省油的燈,舉高雙手,口中詠唱另一個法術,忽然刮起一陣寒風,一個個冰雹從天上降下來,都像長了眼睛的落到小三頭犬身上。
 

           經過一輪攻防,小三頭犬總算清除得一乾二淨。而洛森的血量則降到三成。
 

           「森,喝水﹗」
 



           洛森從背包拿出一瓶紅色的藥水,上面寫着「匠心製造,匠心獨運」。洛森的胃部傳來一陣不情願的噁心,但洛森沒有理會,一口灌進整支,火熱的感覺從胃部湧上,血量回到四成。
 

           三頭犬頭目的血量開始見底,洛森收起匠心青綠色的裝備,再次拿出光明使者。
 

           洛森深呼吸一下:「一口氣收拾你這隻畜生。血色狂暴﹗聖光幟熱斬﹗」
 

           先是眼睛變紅,整個人暴漲一倍,雙手握緊充滿光茫的光明使者,一下子朝三頭犬頭目中間那個頭揮下去。一道激光射穿三頭犬頭目的頭,地下周圍瞬間被染紅。三頭犬一命嗚呼。
 

           洛森回復正常。兩人的眼前都彈出了一個視窗:三頭犬頭目 1/1 任務完成。
 



           兩人都鬆了一口氣,洛森:「呼,先休息一下。你問問匠心菲爾城內怎樣,有沒有人找你。」
 

           藹信右手在空中比比劃劃,又點了幾下,接着說:「他說表面上沒什麼風聲,也許事情沒我想像那麼大,我們一會回去看一看吧。」
 

           「回去找公會的人交任務後,獲得的經驗值應該夠我升級了,二十三等,我來了。」洛森啃着雞腿,心情一下子又輕鬆起來。
 

           但這種心情只維持了數秒,地下傳來一陣不尋常的震動。
 

           「洛森,你覺不覺得地下在震﹗?」
 

           他們相視一眼,望望震動傳來的地方……
 

           不知何時多了十多隻三頭犬猛獸,體型就跟剛才死了的頭目一樣。
 

           「跑﹗」洛森話沒出口,兩人就已經在跑了。
 

           「才殺牠一個頭目,十多隻來報仇,太誇張吧。」洛森邊跑邊說。
 

           藹信也開始喘氣:「氣定神閒﹗」「傻的嗎?怎樣氣定神閒啊﹗」「這是法術的名字﹗快用技能﹗」藹信手指上的戒指放出光茫閃耀。兩人的技能都瞬間冷卻好。
 

           藹信施放閃現之術,身體瞬間移動一段距離。洛森也釋放技能提升移動速度。
 

           可是十多隻三頭犬還是跑得比較快,眼看三頭犬快要追上他們,他們都意氣蘭珊了。
 

           「藹信,一個人死總比兩個人死好,這半年謝謝你的照顧了,我引開牠們,你快跑﹗」
 

           洛森向着另一個方向跑,三頭犬兵分兩路。洛森隨便拿起一塊石頭,丟到追趕藹信的三頭犬,順理成章的所有三頭犬都追着洛森了。
 

           藹信怎也想不到洛森居然會這樣做,她猶豫了數秒:「洛森……」轉過身想救洛森,可是三頭犬已經追上洛森,洛森不斷施放技能,但只是拖延時間,他的血量正在下降,七成……五成……三成……
 

           藹信手握白光,口中詠唱着治療法術,她沒深入學過治療法術,治療量不在話下,而且她知道釋放了治療法術也是於事無補的,但這時的她已經想不了這麼多,一心希望法術趕得及。
 

           可是洛森的血量跌得更快,三成……兩成……一成……趕不及了……
 

           洛森一心赴死,閉起雙眼……
 

突然,一條白光從洛森身體升起,血量瞬間回滿﹗並且一個透明的光盾包裹着洛森。
 

           「不遲不早,時間剛剛好﹗」遠處傳來一把人聲,洛森和藹信都看到,那個人的鞋發出火焰,雙手平擺作平衡,帶着墨鏡和耳機聽着音樂,飛快的前來。
 

           他們都嚇呆了,或者被那個人帥呆了……
 

           任那十多隻三頭犬怎樣用力抓,都抓不破洛森的光盾,那光盾絲毫沒有褪色。
 

           那個神秘人過來洛森面前,看到洛森張開口卻不說話,打量他一番,雙手拍拍他的肩膀,說:「沒什麼事吧,小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足足笑了五秒……洛森嚥一嚥口水,心想:如果我不是這個境況,一定打到你以後都笑不出來……
 

           遠處又出現了幾個人,一把聲音大喊:「你再不動手,回去我打到你滿地找牙。」那個神秘人終於笑不出,輕鬆的說句:「音速暗殺﹗」
 

           只見神秘人的身影晃動了幾下,又回到洛森面前。
 

           所有三頭犬停止了攻擊,下一秒,血色亂濺,紛紛倒下。
 

           其他幾個人緩緩前來,藹信來到洛森身邊,差一點就一起撒手人寰,現在看到一堆三頭犬的屍體還心有餘悸。
 

           仔細看清楚,來救援他們的總共有四個人,兩男兩女,洛森和藹信想打開他們的資料欄查詢,但等級欄一概顯示問號,因為他們之間的等級相差太遠。
 

           一個半個人身高的男人在空中飄過來,滿頭白髮顯示出他上了年紀,看情形是他們的首領,簡短地吩咐:「先回去。」
 

一位女法師舉起右手,默念咒語,一團幻光在她右手中逐漸向外擴散,直至包裹着所有人,及後又慢慢收縮,這時所有人都被傳送到另一個地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