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來到一個雪白的房間,其實用密室來形容比較貼切,因為這裡只有六面白茫茫的牆。
 

           矮小的首領揮一揮手,另外三個人都「拍」的一聲化成光粉消失。
 

           理所當然的,洛森和藹信現在是完全處於被動,但從他們剛剛被救的情況看來,可以判斷面前這些人是善意的……大概吧?
 



矮人首領開口:「我這個人喜歡長話短說,先介紹我自己,我是菲爾國特務機關成員,代號『3501』。你們身處在機關基地當中。」
 

           洛森和藹信面面相覷,他們造夢也沒想到自己會被牽涉入如此大的事件當中,而且這裡怎看也是羈留室……
 

           3501:「讓我看看……」
 

           3501飄到兩人的面前,洛森和藹信不知何時被施了法術,動不了半步。3501舉高雙手平放在空中,閉起雙眼,但洛森和藹信的眼睛突然睜得很大,忽然覺得天旋地轉,眼花撩亂,接着他們的頭上都噴出一條無形的長菲林,上面顯示着一連串的記憶畫面,菲林的另一端飛到3501的手中被吸收。整個過程大約數分鐘。洛森和藹信都重獲身體活動的自由,跪在地上雙手支撐着身體,胃中不斷傳來湧流的感覺。


 

           3501張開雙眼,想了不知多久,滿意的點點頭,說:「原來如此,我明白了。你們醒來的時候會忘記有關這裡的一切。再見。」
 

           洛森和藹信支撐不住,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
 



           3501送走洛森和藹信後,變回她原本的真面目——穿着高根鞋、年輕貌美的女人。她的身高接近兩米,全身都紋着形形色色的法術圖陣。通訊界面彈出一個通訊視窗。
 

「3501,這樣放他們走好嗎?」
 

           「他們只是無辜的小孩,不是我們的目標,那個女孩雖然懂得結構重組術,但是她畢生都不會把那個術修煉到足以影響我們的程度。」
 

           「你什麼時候連占卜也學會了。」
 

           「我不是懂占卜,你看看她的記憶就明白為什麼她不會修煉那個法術了。」
 



           「行了行了,我相信你,握先國的間諜處理得怎麼樣?」
 

           「先前在菲爾城鬧事的煉金術師和他的所有手下都被解決掉了,他們調查得很深入,很多會結構重組術的人都被他們狙擊。煉金術師在菲爾城現身想除掉的商人是其中一個。剛剛那個叫藹信的,就是被假扮的間諜那裡接到任務,中了埋伏,幸好我們趕得及。」
 

           「那麼你們在調查中,有沒有什麼收獲?」
 

「本來在趕得及救的結構重組術施術者當中都沒有任何線索,但最後一個救的,就是藹信,她的記憶就不得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