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清早,匠心就在藹信和洛森的睡房門前大喊:「藹信、洛森,快醒醒,有人來找你們﹗」
 

           洛森和藹信同時睡眼惺忪、衣著輕便的打開房門:「誰啊?一大清早的那麼嘈吵﹗」
 

           「有個人來找你們……」匠心看看他們倆,又用手指指着他們:「……你們還是先梳洗一下吧……」
 



           洛森和藹信對望一下……
 

           藹信穿着一套鬆身的睡衣,是那種白色作底色,上面佈滿一點點心心圖案的。短睡褲下露出雪白的雙腿,雙腳穿着的拖鞋上分別都有一隻立體的熊貓,凌亂的黑色秀髮和充滿睡意的臉蛋上,散發出一種美人胚子的氣息。
 

           洛森則是穿著白色背心和一條短褲,雙手手臂上現出一塊塊沉實的肌肉,隆起的胸肌實實在在的撐着背心,短褲下露出的是同樣肌肉發達的雙腿。仔細看的話,洛森四肢上還隱隱現出各種戰鬥留下的疤痕。
 

           他們的視線從對方的雙眼慢慢往下移,又迅速向上移,令雙方的視線直接碰上。他們的臉頰上都泛起一陣紅暈,藹信奪門而入,而洛森則是騷騷後腦,返回他的房間。


 

           剩下匠心看着兩道房門,聳聳背:「真是青澀的少年,你說是不是?親愛的。」從背包拿出一瓶叫做「精靈之心」的藥水,對着它說話。
 

           洛森在空中指了指,喚出無形的裝備介面,點了要穿上的裝備,瞬間就全身換好了盔甲。望着鏡子,洛森自然自語的說:「其實藹信也挺可愛,怎麼以前從來沒有察覺?算了,先去會一會那位來客。」
 

           洛森出來的時候,只是看見對着一瓶藥劑說話的匠心,看不見藹信。
 



           過了良久,藹信施施然的慢慢出來,剛才的起床氣一掃而清,換上了一陣清新的氣息。藹信走過來問洛森:「你有沒有覺得我今天有什麼不同?」
 

           洛森上下打量了藹信一番,沉思良久,皺皺眉:「智商低了……」
 

           藹信先是臉黑了兩秒,再次展開笑顏:「所以你注定孤獨一生……」
 

           洛森白了藹信一眼,之後三人就下到旅館下層,等着他們的,不是別人,正是洛森藹信他們幫過的商人。他正穿著西裝,端坐着等待兩人。洛森和藹信相視一眼,沒有說什麼。商人的年歲和洛森藹信他們差不多,但等級卻高不只一截,而且近看才知道,眼前的這位先生不但沒有商人的銅臭味,反而十分俊朗,身材雖沒有洛森般健碩,但完全看不出一個商人應有的發福。
 

           商人見眾人都出來,就上前迎接:「兩位好,還認得我嗎?先介紹自己,我叫黃易,五十九級商人。上次幸得兩位的幫忙,才挽救了我的商譽和財產,雖然我們商人比較緊張錢財,但我們可是十分重信譽和關係。而且我們對於幫過我們的人,一定不會忘記。」
 



           不惜查探我們是想?……洛森面對這個陌生人,開始思考着這個人,但他還是盡量擠出笑容:「所以才特地來答謝我們嗎?」
 

           黃易也投出友誼的微笑:「沒錯,就是這樣。我為了兩位預備了些食物。」
 

           藹信看一看桌面,都是些比較名貴的食物,例如千金魚、綠血熊掌、赤紋虎肉……她微微作驚訝狀:「這些都是些罕有和名貴的食材啊﹗」
 

           「相比起活力藥劑就算不上什麼,哈哈。不要光說了,還請兩位就坐品嚐一下。這位煉金術師先生是你們的朋友吧,也一起坐下啦,不要跟我客氣。」黃易熱情地說。
 

四人就開始一起吃着這些佳餚作早餐。言談間,洛森大概也對黃易的性情和背景有個底了,這個黃易是個生意人,當然不會白白把好處送出去,他大概想以後有和他們三個合作的機會吧。就看看以後這個黃易有什麼動作好了,畢竟藹信洛森他們只是二十多級,利用價值不算太高,也沒什麼怕失去的。
 



過程中氣氛慢慢的變好,黃易也承諾之後洛森他們有什麼想要的,他也盡可能找個好賣家,提供個較好的價錢。
 

目送黃易離開後,藹信跟洛森說:「黃易這個人真細心,為人大方談吐得體,又是個商人,年輕有為,大我們三、四年就已經五十多級,重點是他還是單身……」
 

洛森搭一搭藹信的肩膀:「也是,人家這麼好條件,除非瞎了眼,否則怎會看得上你?」
 

藹信雙手握着拳頭托着下巴,望着洛森:「很酸啊﹗」
 

匠心也插話:「就是,藹信當初救你的時候,有沒有嫌棄你?你要為藹信的幸福着想啊。」
 



洛森不服輸的說:「我就是為了小藹信的幸福着想啊。」
 

藹信扯了扯洛森的衣袖:「喂,如果我真的嫁給黃易,你會怎樣?」
 

洛森眼神恍惚了兩秒:「我……我會怎麼樣?不怎麼樣。你以為我會掛念你嗎?」
 

藹信由衷的發自心底笑了一笑。匠心看着他們,不知應該作什麼反應才合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