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拜託你們了﹗我欠你們一份人情。」匠心雙手合十以表對洛森和藹信的哀求。
 

事緣匠心認識了一個女孩,兩人都覺得彼此很投契,那個女孩對於一隻叫做「光月灰牙狼」的寵物情有獨鍾,雖然這隻寵物不算昂貴,但是十分稀有,很難找到賣家,而牠的出沒地點不定,要遇上牠完全靠運氣,但要捕捉牠又十分輕易。還有三個月就是那女孩的生日,匠心希望在那天送那一隻光月灰牙狼給那個女孩,也趁着那天表白,只可惜他在這事上可以控制的東西接近零。
 

於是他們找黃易幫忙,希望靠他的人脈可以找到賣家,皇天不負有心人,黃易真的為匠心找到了賣家,但那個賣家開的交易條件不是金錢,而是要一顆阿提比斯的眼淚作為交換。
 

要得到這顆阿提比斯的眼淚,首先要兩個人去接一個任務,這兩個人必定是一男一女,一法師一劍士,這兩個人一起接了任務後,需要到三月谷召喚一隻名為阿提比斯的怪物,殺死牠就算為完成任務。重點是這隻阿提比斯不算難殺,但牠死後會掉落這顆眼淚的機率非常低,而這個任務每個人限接一次。簡單說就是和光月灰牙狼一樣,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


 

藹信起初並不怎麼想做這個任務,原因很簡單,就是很有可能付出了很多然後沒收獲。而洛森雖然跟匠心的交情沒深到會因為這樣而做他不想做的事,但洛森對於日常重複刻板的打怪做任務又有些厭倦,一聽到匠心的請求,他竟然有點興奮。
 

「來吧,藹信,讓我們為匠心的幸福而奮鬥﹗」洛森雙眼發光望着藹信。
 

看到雙眼發光的洛森,藹信也不知怎樣拒絕:「好吧好吧……」
 



收拾好行裝,藹信和洛森就出發了,他們需要穿過茄竹平原才能去到三月谷。
 

經過幾天的路程,看着洛森風光滿面的樣子,藹信終於忍不住問:「怎麼你會這麼興奮……」
 

洛森說:「你不覺得偶爾做一些很特別的事情很美好嗎?」
 



「我不喜歡徒勞無功。」
 

「人生中本來就有很多事是徒勞無功啊,古往今來多少人費盡努力、放棄一切希望爬上一百級,不也是未達到就死了嗎?」
 

說到這裡,藹信沉默良久,面上也無什麼表情,洛森看得出他這話要不就是說中了藹信最不願提起的話題,要不就是令藹信覺得他很幼稚,而洛森也不敢問藹信在想什麼。
 

不知維持了多久的沉默,洛森還是決定先開口:「我昨天查了一下這個阿提比斯的眼淚,原來它背後有個故事呢﹗
 

阿提比斯本來是修東國一個平凡的女人,她本來和她的情人阿薩勞斯準備步入婚姻。可惜修東國遭到敵國的攻擊,阿薩勞斯作為高級的劍士,第一時間被徵召反抗,而阿提比斯卻只能每天在家等候他的消息。然而,敵國的煉金術師卻潛入了修東國,並用奸計使阿提比斯喝下毒藥,變成一隻被煉金術師控制的怪物。阿提比斯的心靈逐漸被蠶食,她恨所有人,她恨所有奪去她愛情的人,最後更殺死控制她的煉金術師,並將目標指向修東國所有人。
 



那時,修東國差不多滅了敵國,但是阿提比斯已經變成足以摧毀整個修東國的怪物。她以人類的愛情為食物,凡她所到之處,人類都變得兇殘,互相殘殺。最後,阿薩努斯知道這隻怪物就是阿提比斯,但他對阿提比斯的愛也隨着阿提比斯變成怪物而消失無蹤,他出盡全力和阿提比斯戰鬥,那場戰鬥持續了三日三夜,最後阿提比斯勝利,她親手殺死了阿薩勞斯。當阿提比斯知道阿薩勞斯對她的愛如此脆弱、如此單薄、如此短暫時,她放下對所有人的憎恨,留下一滴眼淚,化成點點光茫消失了。
 

真是個悲劇啊……」
 

藹信不知道是聽得太入神,還是根本沒用心聽,她還是沒有什麼反應。洛森對着這樣的藹信無計可施,於是他決定找個樹蔭讓藹信休息一下,他去找些水和食物。洛森說出他的想法,藹信微笑頜首,示意她也想在這裡呆一會。
 

洛森有些摸不着頭腦:「究竟這個女人在想什麼……算了,希望找些食物和水回來後她心情會好一點。」他決定轉換一下心情,哼着歌去打獵。
 

不一會兒洛森就找到了足夠吃幾天的食物和水。回來後看到藹信還是呆呆的坐着,洛森決定自己生個火,手指在空中劃了數道無形的軌道,一隻野鹿出現在他面前,他拿刀切開幾份,把要吃的留着,又在空中比劃比劃,將其他份收入背包。
 



洛森說到底不像藹信是個弄食物的材料,他拙劣的拿木條叉着生肉,放在火上燒。洛森看着生肉慢慢變色,轉着木條嘗試讓整塊肉受熱均勻,又似懂非懂地看看肉熟透了沒有。最後他決定與其目測,不如直接咬一口試試。
 

洛森咀嚼着鹿肉,然後吞下去:「呃……雖然不太好吃,但總算能入口……?藹信,你要吃嗎?」接着拿着烤過的肉遞給藹信。
 

藹信看着洛森,終於忍不住笑了起來,更愈笑愈起勁。
 

「首先,你切肉不順筋骨、關節、條紋切嗎?咀嚼得很辛苦吧。另外你烤的這塊肉太厚了,是要烤多久啊?硬要烤的話也至少弄幾個切口讓熱力滲透進去。如果你烤的肉這麼厚,火就不要生這麼猛,表面要焦了,裡面還是血淋淋的。另外,你還沒有調味,你期待有什麼味道呢?鹿肉的話就塗些黑本醬吧,你喜歡吃辣,再灑些辣椒粉吧。讓我來吧。」
 

洛森一陣納悶……藹信接過燒烤肉,手輕輕一帶,肉上就多了數條切口,再指一指烤火,烤火慢慢收細到藹信滿意為止。喚出背包界面,一瓶黑本醬和辣椒粉出現。
 



悉心料理過後,藹信再把肉塊切粒,放在不知在哪裡變出來的碟子,雙手捧着遞給洛森。

 
洛森皺一皺眉,嘗了一口,面色大喜:「又香又好吃﹗果然還是要你來。」

 
藹信衷心的望着洛森笑了笑,兩人吃着烤好的肉,藹信談着一些弄食物的技巧,兩人有講有笑。洛森說:「你再次笑起來不是挺好嗎?」又耍了個眼色。

 
沉默了兩秒,一陣秋風蕭瑟,輕輕揚起藹信的白袍和秀髮,在夕陽斜照之下,更顯出藹信心中那無法埋藏的淡淡傷感。

 
「其實……」「其實……」兩把聲音同時劃破沉默,洛森和藹信都有點錯愕,但還是藹信的心更堅定把話說出來。

 


「森,你相不相信這個世界有無條件而且永恆的愛?」

 
洛森嚥了嚥口水:「我……我不知道。」他感覺到他現在每一個說出口的字都有無比的重量

 
「如果真的有一份寶物作為一百級的獎勵,我希望是無條件而且永恆的愛。」

 
洛森偷瞄了藹信一下,只見藹信空洞的眼神正在看向漫無邊際的天空。

 
「哈哈,但如果當我真的到達一百級的頂峰,發現寶物竟然就只是一份愛情,我可能會發瘋呢﹗」洛森對於藹信的認真有點不知所措,只能半帶玩笑的回應。

 
然而藹信還是相當認真:「如果我必須要說出一樣東西,也只能是一樣,是我不惜所有代價都要得到,是我最終極的追求,那樣東西就是無條件永恆的愛。」

 
「但是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這種東西嗎?」

 
「沒有人得到過,就像寶物一樣,所以我才希望……不,是奢望得到啊﹗」

 
又是一陣秋風,兩人良久都沒有說什麼,可是心中泛起的思潮卻從未止息,躺在草地上望着天空由泛黃慢慢轉暗。

 
寧靜之中,藹信似乎看穿洛森的心思,於是問他:「森,你心中有沒有這樣的一樣東西呢?」

 
洛森充滿自信的笑一笑,說:「有﹗一定有﹗但我不知道這是什麼。」要是其他人聽到這番話,肯定會覺得洛森是個傻瓜。

 
可是藹信卻語氣堅定的說:「終有一天你會知道的,我相信。」

 
「謝謝你。」「我才要謝謝你。」

 
兩人相視一笑,陰霾一掃而空,不知不覺中,不單是他們的視線接觸了,而他們的心也在漸漸靠近。洛森能看出,藹信這次真的是衷心地笑,放下她的面具,不再去裝。

 
「晚了,早點休息吧,明天就要打阿提比斯了。」藹信拍拍身上的塵,鑽進從背包界面喚出的帳篷去。

 
洛森看着眼前這個畫面,自言自語地說:「哈,這次還帶了帳篷……從幾時開始,藹信居然希望自己能得到那份差不多無可能得到的寶物呢?而我呢?或許我希望我的寶物就是妳吧……」又看着藹信的帳篷。

 
在夜空的繁星閃爍下,洛森簡單的準備一下明天要用的道具和物品,也收拾好他的心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