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森疑惑地說:「你看清楚地圖了嗎?這裡什麼也沒有啊。」

 
           藹信指指地圖:「是這裡啊,你看看那邊那幾條石柱,跟在地圖中的描述一模一樣啊。」

 
           「也是啊,那麼應該是這裡了,任務描述寫着,這裡就是阿提比斯殺死阿薩勞斯的地方了。現在站在這裡,很難想像以前這裡是修東國的境內,也看不見半點戰場的痕跡了,只是一片青草山丘。」

 
           「時間可以沖淡一切嘛。」藹信輕輕的道。



 
           洛森拿出任務物品,也就是一塊阿薩勞斯的骸骨,放在地上,手掌對着口中大喊:「你的愛人阿薩勞斯來了﹗」骸骨發出光茫。

 
           洛森簡單的說:「信,來了,小心﹗」

 
           藹信點點頭以示準備好。



 
           天空忽然變色,烏雲密佈,一把聲音響起:「阿薩勞斯,是你嗎?」

 
           洛森和藹信相視一眼,一道閃電從天而降,擊中的地上出現了一隻兩個人高的怪物,不用問都知道是阿提比斯了。阿提比斯頭部突出,形狀像狗卻整個黑色,頭上有數束長頭髮,身體肥胖呈藍色,雙手露出熊爪般利刃。阿提比斯的口呈吸管狀,像海馬的口一樣。整個身體給人的感覺非常醜陋,還發出一陣腥臭的異味。

 
           洛森嘴角微微揚起:「阿薩勞斯被你殺死了,你忘了嗎?」說罷,便上前攻擊。藹信也開始施法攻擊阿提比斯。

 


           阿提比斯好像想起什麼,說:「你們……你們都要死﹗﹗」接着阿提比斯整個身體都冒起一陣紅色,而且暴漲了一倍,明顯她十分憤怒。

 
           洛森也開始使用技能:「呵呵,要動真章了嗎?讓我也用用新學的技能。」話畢,洛森的劍被紅色的火焰燒滾着,而且揮劍的速度也加快了。

 
           戰鬥進入白熱化的階段,阿提比斯血量掉進五成區域,洛森還剩七成,藹信依然滿血。

 
           阿提比斯好像發現光用暴力不足以讓她勝利,她停止了所有動作,把她吸管狀的口張開,用盡全力地吸氣,洛森和藹信都感覺到這非常的異常,但他們根本不知怎樣應對。他們知道阿提比斯之後必定有所動作,但不知道阿提比斯要施展什麼法術,也不能打斷。

 
           洛森和藹信能做的只能最大化他們的攻擊,希望在阿提比斯的不明法術施放前,就先送她歸西。

 


           可惜事與願違,就在阿提比斯的血量跌破一成的時候,她的吸管嘴停止了吸空氣。只見她的兩手握着一團紫光,洛森和藹信知道她要出招了,想避開卻發現身體完全動不了。

 
           阿提比斯雙手的紫光化成光束,分別射向藹信和洛森,眼看暗紫色的詭異光速快要來到眼前,他們深知不妙,可是無論如何他們也動不了,只能硬接阿提比斯的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