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森眼前的景象由和阿提比斯戰鬥的畫面,轉換成一個小村莊。
 

           洛森看看周圍,這個地方他很熟悉,他就是在這個村莊長大。他旁邊有一位美麗動人的女士,應該就是阿提比斯,她開了口:「洛森先生,你認得這裡嗎?這就是你過去身處的村莊。現在我們在你的記憶裡,讓我們一起重溫你過往『美好』的回憶。」

 
           洛森有十分不好的預感,但他在阿提比斯的法術中,自然是沒有反抗的可能。

 


           十七歲的洛森在一間小屋走出來,那時的他已經差不多完成發育,是一個高大威猛,滿身健碩肌肉的男人。

 
           另一個年紀差不多的男人在等着洛森,他是洛森識於微時的好朋友,竹海。竹海跟洛森不同,他是一個法師。那時他們倆都只有十等左右。

 
           看到洛森姍姍來遲地出來,竹海不太耐煩地說:「快些吧,一大伙人在等我們呢﹗」洛森笑了笑:「來了來了。」他們和朋友相約在今天虛擬格鬥,這是一個透過施放複製法術,複製一個參加者的鏡像,然後讓參加者操縱鏡像格鬥的遊戲,這樣他們可以享受戰鬥的樂趣,又不會受傷。在他們這個落後的村莊,這是他們主要的娛樂。
 

           洛森和竹海很快就來到一個裝潢宏偉的建築前,這個建築五層樓高,每層也有數個足球場那麼大,是這個村莊的主建築,集行政、娛樂於一身,用這個村莊最先進的技術,揉合建築法術所建成。


 

           洛森和竹海來到四樓的一個房間裡,他們的六個朋友都在這裡。「你們怎麼這麼遲,快來看他們格鬥。」房間裡有一個水族箱的透明箱子在中間,兩個人分別合上眼面對面隔着箱子端坐。眾人都圍觀那個透明的箱子,箱子內有兩個硬幣大小的小人在對打,顯然是兩個參加者的鏡像。之後洛森和他的朋友們又輪流格鬥。
 

           正當大家玩得開心之際,一位高高瘦瘦的年輕女子走進來,她有一份清雅脫俗的美麗,散發着少女的香氣。她一進來,就吸引了大家的視線,有人按了按箱子的一個按鈕,在玩格鬥的那兩個女孩,意志都回到自身身上。
 

           竹海看見大家的錯愕,慌忙解畫說:「這是我的女朋友,她是一個七級的藝術家,她叫嘉樹。」嘉樹微笑向大家點頭說:「大家好,我是竹海的女朋友。」大家「哦」的一聲,都簡單介紹自己,然後愉快地談天、玩樂。
 



           洛森拍拍竹海肩膀,小聲說:「竹海你這個小子,真幸運,交了個這麼漂亮的女朋友。」
 

           竹海也同樣地拍拍洛森:「你也快交個女朋友吧。」又打個眼色。
 

           「不理你,我看他們玩。」……
 

           有一天晚上,洛森睡不著,自己一個人亂逛,走到一個湖邊,看到遠處有一個人。洛森躲在樹後,他細心看,才發現原來嘉樹赤身在湖裡洗澡,在朦朧的月色下,洛森勉強可以看到嘉樹的身體線條。洛森發現之後趕忙別過頭,但那個畫面儘管洛森只是看了一眼,卻在腦海裡怎樣也抹不掉。洛森忍不住繼續望,嘉樹整個過程都沒發現洛森,她穿了衣服離開後,洛森呆呆地坐在原地。之後洛森幾乎每天都想着那些畫面,他一方面感到很內疚,另一方面又感到很興奮。
 

           直至有一次,竹海匆匆忙忙地找他,說嘉樹早上出門時說很快就會回來,但過了數小時還未見人影。全個村莊知道後都幫忙尋找嘉樹,洛森也不例外。
 



           洛森走到附近一個樹林尋找,直至那天晚上,他真的找到了嘉樹。洛森走近觀察,嘉樹身穿短袖衫褲,看樣子應該是她誤吃了帶輕微毒性的野菇,只是昏迷,明天早上就會自己醒來。洛森在空中劃了劃,打開對話系統把座標給竹海,但發送那一刻他的手停住了,他望一望昏迷了的嘉樹,關掉對話系統,因為他萌生了一個邪惡的念頭。
 

           這是他死黨的女朋友,同時又是一個小美人。面對着他好奇心和良知的交戰,他目不轉精地看着嘉樹,時間一點點地過,究竟……
 

阿提比斯的嘴角微微揚起,開始大聲地奸笑起來。現實中的洛森想起了,看到這一個畫面,他記憶中被封鎖的部分通通都被喚醒。
 

           現實中的洛森拚命地叫:「不要﹗不﹗」可是過去的事實沒有因此而改變,洛森想起記憶中的自己、記憶中的那個晚上……他就這樣以第三者的身份看着自己侵犯嘉樹。
 

           事情還沒有完,就在完事之後,洛森心中泛起的罪惡感遠遠蓋過滿足感。也就在此時,無數個火球從四方八面飛向洛森。洛森認出這是竹海的法術,但法術的強度遠遠超過竹海所能承受的程度……洛森的腦袋一片空白,只是身體不由自主的逃命。
 



           竹海的聲音也不知從那裡響起:「洛森﹗你有膽做得出這樣的事,卻沒膽面對我嗎﹗反擊啊﹗」洛森什麼也顧不了地逃跑,漫無目的地跑……但他還是走投無路了,他走到懸崖邊,下面是潺潺的流水,竹海雙眼通紅的出現,整個人都被烈火燃燒着。
 

           洛森無力地舉起劍,竹海卻沒放在眼內,身邊憑空出現數個藍色的火球,依舊快速的飛向洛森,但這次洛森避無可避了。眼看火球以閃電之勢劃破長空,洛森捉緊一剎那的念頭,蓄起力量使用技能瞬間飛到竹海身前,一劍刺下去……竹海隨即吐出一口鮮血:「我死,但你也活不了,畜生﹗」話畢,竹海整個人化成一個炸彈,爆炸起來。洛森的等級瞬間由十級升到二十級,他的身體也隨着爆炸飛落懸崖,最後被藹信救起來……
 

           回憶到此完結,洛森一臉頹然。阿提比斯說:「真是令人又愛又恨的回憶呢,不過你也看清楚你自己的真面目吧。你從來就不能真正的愛一個人,你也沒資格這樣做,你對藹信做的所有東西,也只是為了她的身體。」
 

           「不是的﹗我是真心真意的愛她﹗」
 

           「你還沒清醒嗎?你能面對竹海嗎?你能面對嘉樹嗎?你做的所有東西也只是為了自己,為了自己開心,為了令自己好過。你的愛?到最後你所做的只會傷害人。放心,你這段美好的回憶,我毫不吝嗇地同時也向藹信分享,不知道她在那邊有什麼反應呢?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