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氣把整個洗手間燻上一層白霧。

我用手擦去鏡面的蒸氣,見到我因病痛而瘦弱的身軀和面容。

頭髮長長,像亂草一樣。眼窩深深地下陷。

我耙目光從鏡面景象中移開,把它聚焦到按在鏡前的手腕上。那銀黑色的膠帶套在我手腕上。膠帶上除了印有我的英文全名外,還有一個英文縮寫: C.A.T.

"Cat...貓。咩意思啊?"



"唔知! 唔明!"

當我思考的同時,餓極的感覺也正催促我的大腦別再他想,趕快尋找我的早餐。我隨手拿起衣物櫃中放得整齊格子服中的一件並穿上,嘗試找尋茶水間的位置。

玻璃窗外的漆黑慢慢漸變成深藍。

在茶水間裡,我找到淨餘的物資。櫃中有不少嘉頓的生命面包和牛奶公司的脫脂鮮奶。紅色的果醬則發現在冰箱裡。它們應該是給病人在宵夜時段的晚點。

我拿著自制的三文治和鮮奶,坐在護士站裡大口大口地吞嚥。



我一邊吃著早餐,一邊嘗試開著站裡的電腦。電腦的確能夠開啟,但沒有網上連線。我也試過尋找wifi信號,希望能夠上網,但結果是桌面上彈出了一個小小的視窗寫著:

"沒有無線網絡可供使用"。

視窗桌面充滿著各式文件捷徑,而背景是紅色的醫院管理局人型標誌,下方有一列粗黑文字 - 九龍中聯網.伊利沙伯醫院。 

我再望向桌面的右下角。那正顯示今天的日期和時間。
"2017年7月4日,05:55,星期二"  

"原來佢地兩日前走左。" 我立即嘗試亂開桌面中的文件,試圖找出人們去向的資料,但可惜全是醫學的記錄或病歷。一丁點的有用的頭緒也沒有。



幸運的是,我身在伊利沙伯醫院。我可以盡快回到於紅磡的家。急行的話,大約15分鐘即可到達。雖然我知道,在目前情況下,父母仍留在家中的機會是很微,但我仍想盡快回到那熟悉的家。

太陽正慢慢升起,為漆黑的香港帶來曙光。暗藍色的天際在落地玻璃窗的後方浮現。

我凝視著晨光的初現。突然,一隻白鴿從林中飛出來,劃過天空,我心想: 

"或許,真的是時候,離開方舟,回到我們曾經熟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