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點滴在我的臉上。一滴。兩滴。

水滴帶著清新的果香。

我張開雙眼,因為背光的關係,眼前是一個朦朧的身影。

剛洗完頭的嘉儀坐在我身旁的椅子上,側著頭,用毛巾擦著濕了的頭髮。髮尖上的小水滴朝著她下方的睡袋往下跌,直至碰上我的面頰上。

"早晨!" 她看到我張看了的眼,說道。



"早晨!"我擦一擦臉,微笑著回應。

澄澄一邊吃著早餐,一邊認真地閱讀文件之類的東西。我們走近圓桌,三文治和奶茶已擺放在桌上的中心。

"你睇緊昨晚的資料?" 我望向電腦桌旁的兩個睡袋,口中問起了這個問題。三文治的邊上留下一個半圓的咬痕。

澄澄把頭從文件中探出,輕聲地說: "係呀! 這些都係詠珊監聽無線電的記錄。沒有什麼大事,一切正常。唔洗擔心! 但係你要細聲d好,唔好嘈醒佢地。"

我尷尬地低下頭,用飲管大力吸著冷凍的奶茶。



********************************************************************************************************************

吃完早餐後,澄澄把房內的燈全部關上,並輕力地關上防火門,把靜靜的房間留給浩言和詠珊。我們三人沿著樓梯步往地面。

在地面上,澄澄向著我們說道: "我知道你沒有受過突擊隊員的基本訓練,但一些基本教條是你們需要認知的。"

"第一,無人機會在清晨和下午作常規巡邏偵測,他們對高速移動的東西特別敏感。另外,香港大廈林立,可掩護的地方眾多,為了搜捕我們,無人機會採用熱能感應模式。所以,正午左右是能夠在戶外活動比較安全的唯一時段。城市的熱島效應會減弱熱能模式的搜索功能。如果發現無人機蹤影,盡快進入建築物躲避。"

"第二,隨時隨地都要帶著它們。"澄澄雙手拿出兩個對講機,伸向我倆面前。"這些對講機是經過加密,你們必要時可用它呼救,詠珊也會有時用它來聯絡大家。"



"記住,時刻要保持通話!"她認真地說。

"第三,裝備方面,出外時,最重要隨身要帶上步槍,一個閃光彈,一個煙霧彈和足夠的水。"

"萬一要長時間躲藏,水往往是賴以為生的關鍵物資。時常保持身體有充足的水份,身體機能先可以維持在最高水平的狀態上。"

"關於武器,你地識唔識得開槍?" 嘉儀認真地搖頭,而我則微微點頭,並回答。"我以前開過幾發子彈,是用步槍在靶場射擊。這是我唯一一次開槍的經驗。"

"簡單來說,要準確射擊,眼睛,瞄準器和槍口要成一直線。手和呼吸要保持穩定。"澄澄拿起她的步槍作示範,並補充說道。

"一般早上至午飯前,我會做三件事: 放哨,周邊地區巡邏,同補給物資。"

"我屋企係附近,我想返去睇下屋企人有沒有留低信息俾我。唔知得唔得呢?"我打斷澄澄的簡報,像過小學生舉手發問。

澄澄想了一陣子,最後說道: "你返唔到屋企會留下一生的遺憾。你要早去早回,事事小心,提高警覺。在中午時要返到自修室。"



我雙手合十,不停地點頭。

"你要走小路,避免在空曠的大馬路上行走。用對講機保持聯絡吧!"澄澄最後苦口婆心地叮囑著我。

嘉儀和澄澄走向那座最新落成的設計學院教學大樓。那是大學裡最高的建築物。澄澄一定是把她的瞭望台設置在那裡,以獲得良好的視野。

我看著她們的背影漸漸遠去。

嘉儀突然回首,對我嫣然一笑,揮動著手臂。

我會心微笑了一下,抓緊時間起程,踏上了回家的路途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