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雨後的一天,出奇地晴朗,藍天白雲,吹著陣陣的微風。

這種天氣最適合相約一班朋友做一些室外活動,如游泳,燒烤,放風箏,也可以參考我們的另類選擇:觀天和放氣球。

作為唯一一個活動自如的男生,我負責把兩件最為沉重的東西搬到天台:一支壓縮的氦氣樽,和一個重140磅的浩言。前面的15層樓梯正考驗我的體能極限。

當我和浩言成功到達天台時,這裡已經與昨日有莫大的分別。本來空無一物的天台,突然多加了一個違章的僭建物。她們隨手用樓下的傢俬和紙皮迅速搭成一個小哨崗,外形似足雜物堆的模樣;而在裡面的她們也活像米埔觀鳥似的,拿著望遠鏡四周張望。我環看這個小小的"觀鳥台",空間只剛好容納五人,除了隨身 帶的物資,其餘的東西全放在天台有蓋的入口處。

"浩言,那一層是發射站的位置?"澄澄放下望遠鏡,轉身向浩言問道。



浩言從背包裡拿出一支槍形的儀器,把輪椅推向矮牆。他的槍由低至高掃瞄著對街的大樓。槍背上有一個細小的顯示屏,標示著讀數。不久,他的槍停留在某一角度,他背向眾人說道。"第47層!最高的隔火層。"我們全昂首向天,望向那隔火層的位置。

K-11大樓有2層隔火層,分別位於第25,26(合為一層)和47層。根據消防條例,隔火層不得設有外牆和窗,要確保通透無阻。正因為其空置和空曠的設計,這裡成為對方設置儀器和武器的好地方。底下的隔火層被攔截系統所佔據,相反,第47樓的隔火層卻保留它原有的格局,沒有一絲東西露出外圍。

"你肯定?"澄澄認真地追問。"我們只有一次機會。你有十足把握嗎?"

浩言猛地點頭,並答。"肯定無錯。是在第47樓。"

我與詠珊不其然互相打了一下眼色,出動的時刻終於來臨。澄澄再次昂首望天,用望遠鏡觀察著晴朗的藍天。現在時間還尚早,無人機的巡邏還未結束。我,詠珊和嘉儀快跑回到有蓋的入口處,準備不久用到的氣球。詠珊把額外幾條的繩索系在充氣中的氣球身上,因為氣象氣球的原意不是供人所乘搭。



充了氣的氣球有著強大的牽引力,想把任何掛在它身上的東西一併帶到半空。所以,我們用繩緊緊地綁它在欄杆上,幾塊重重的磚頭壓在繩的上方,把氣球逃走的機會降到至低。嘉儀看著遠處掛有絲帶的天線,風向對我們有利;絲帶微微向前飛舞,表示風正維持著微風的級別。我們三人皆坐在梯級上,默默地等待澄澄的出發指示。可能因為緊張的關係,大家都默不作聲,只有在一兩下偶然的咳嗽聲下才打破這尷尬的寂靜。

天空不時響著飛行器所發出的獨有聲音。無人機在維港的上空繼續巡邏。它們沒有飛近大樓的位置,一直與它保持距離,不想暴露出大樓的神秘用途。熾熱的太陽火力全開,所有的影子都變得很小,差不多與事物熔為一體。在"觀鳥台"上,澄澄仍屏息地監視著天際,旁邊的浩言則留意著對街大樓的一舉一動。兩架無人機劃過K-11大樓的頂層,它們並排向著北方飛行。引擎發出的聲音越來越弱。澄澄從洞口向著我們揮手,示意行動的開始。

"動手吧!"她走向我倆,喊道。

我倆點頭和應。我鬆開那札實的繩結,詠珊則在旁檢查那兩個分別裝滿炸藥和彈藥的背包。嘉儀幫我們背上那重重的背包,細心為即將升空的阿波羅太空人作最後一次的檢查。

"是時候!"我看著詠珊的眼道出。她純潔的眼眸中放出信任的誠意。她點頭,再環看眾人的臉兒,在心中道出再見的話語。我倆雙手緊握氣球上的繩,準備在天台助跑,跨越那天台邊緣的矮牆。



我踢開那些重重的磚頭,即刻喊到。"跑!!! 快跑!!!"

我倆立即感受到氣球的強大浮力。我們低頭向前狂奔,好讓我們的拉力抵消它的浮力。我們的動作一如把風爭升空的模樣,不同的是我倆拉著一個大大的氣球。

"一!二!"我邊跑邊喊道。

"一!二!"

我倆跟著節拍,一同跨步,一同收步,同步地並肩平行地奔跑。下雨天的二人三足加深了我倆的默契,兩顆心也跟著喊數而連為一體。時間突然變得緩慢,雖然身邊的事物飛快地略過。

天台的跑道差不多到達盡頭,不遠的前面是一大幅晴天的畫面,是由對街玻璃幕牆反射出來。

"跳!"來到天台邊緣的一刻,我喊道。我倆一同踏上那小泥矮牆,向前一躍。

助跑的推力和微風把氣球推向前方並慢慢升起。我倆把腳伸向主繩上的腳踏。我緊握繩子,低頭看到黑白色的柏油路,還有那些舉頭望天的朋友。他們正用手蓋著眼的上方,看著背光的我們。他們越來越小,不久變成了在天台上的幾滴小黑點。



"我們成功啦!"詠珊興奮望向我道。她一臉喜悅的表情,欣賞著腳下和身邊的風景。我猛地點頭,也難掩著內心的興奮,無言地環看蔚藍的四周。

微風把氣球慢慢地吹向大樓的幕牆。氣球繼續緩慢地上升。出發時的天台已經在舊樓群中所淹沒。

一格一格的大廈和街道慢慢向外擴張,直至翠綠的山邊,或深藍的海岸。我們的城市就這樣被夾在山與海的中間,不斷成長和發展。

看到這樣的景致,我心霎時回憶起小時候我和阿怡與一位流浪青年的對話。

"細心觀察,這個世界其實很大。"青年若有所思地道。
 
"怎麼會呢? 我才不相信,這個小島可以有多大呢?"阿怡反駁道,她從未離開過我們居住的小島一次。對讀小學的她來說,她整個世界就是那生活的地方。

"有時間,世界的大小並不在乎地方,而是在乎心境。"青年語重心長地回答。



"我們住在這裡很多年了,有什麼東西未見過呢?"初中的我帶著反叛的性格,向這位陌生人反問道。

"那你每天對著一個人,就代表你很了解他(她)嗎?"青年沒有理會我們,仍然平心靜氣,向著海濱慢慢說出他心中最終的問題。#

今天,我長大了,終於明白那少時不懂的哲理。

#節錄於<三人行.關島>微電影第一章---遇上,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