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半空中的我們收拾了開始時興奮心情,專注認真地準備氣球的泊岸。

看來我們己成功利用系統的漏洞,氣球的飛行並無觸發對方的反應,沒有無人機的出現,沒有欄截導彈的發射。氣球只繼續它一貫緩慢上升的速度。

"差不多到啦!"詠珊把背上的衝鋒槍向前握緊,另一手緊握著球上的繩子,準備跳往即將遇見的隔火層。我連忙解開系有壓重物的繩結,也準備著把它扔向著陸的地方。

我倆微微一躍,踏上那灰色的樓層。我趕緊把繩索圍著水泥柱緊緊地系住,把外露的氣球拉入室內。詠珊則一旁守衛著我,做我的一雙後眼。一絲汗水在我面頰旁流下。

"成功進入發射站!"我向耳機輕道。儘管沒有的回覆,但我知眾人正屏息地留意著電波上發放的任何消息。"無保安部隊的跡象。"



"我見到發射站!"詠珊也細聲答話。我綁好氣球後,趕快轉身,四周張望,尋找她背影的位置。發射站就在樓層的正中心位置,難怪用目視時一直未被發現。金屬的儀器和裝置放在空空的樓層裡,為數不多的它們一排一排地橫列著。在主機的位置旁,有一台桌上電腦,螢幕和滑鼠上都鋪上一層薄薄的灰塵。

我倆一同看到灰塵時,大家不其然放鬆了之前拉緊的神情,互相微笑。摧毀發射站的任務有望在不動聲息,全身而退的目標下完成。

"不要動呀!"詠珊趕快轉身,走到我的背後,把炸藥和引爆裝置從背包裡拿到旁邊的桌上。我望向前方,藍色的天空夾在兩層灰色的中間,風涼快地撲面而來。我倆趕緊把那些塑膠炸藥和裝置貼在儀器上,把計時器設在15分鐘後爆炸。我倆一左一右,很快就差不多把所有儀器都貼上了黃色的炸藥。

這個時候,耳機傳出了一把熟悉的女聲。

********************************************************************************************************************



"有客人前來!"澄澄的聲線在耳機中傳出。她聲線帶著緊張的氣味,一街之隔的我們都能清晰嗅出危險的到來。

我倆立即分別走到最近水泥柱作掩護,一個小黑點出現在剛才那藍色的畫面上。

"嗡...嗡...嗡..."那聲音越來越大,小黑點也變成一個灰色小盒子,慢慢地靠近我們身處的大廈。

咻...咻...嗡...嗡...

那聲浪開始變得異常響亮,如割草機發出的聲音再乘大百倍。音源繼續慢慢靠近,盒
子終於現出它的真身。



那是高速旋轉的葉片震動所發出的聲音。一架灰色的直昇機正在減速,慢慢轉彎,朝大樓的天台靠近。機身印有一顆黃邊的紅星,八一兩字則刻在星的旁邊。飛機已離開我們的視線,響亮煩人的聲音在我們頭頂繼續發出。

"大門!"我向對面的詠珊喊道,但直昇機的聲浪把它完全蓋過,我唯有用手指向位於樓層中間的防火門。它就在主機後面的不遠處。

她看到我的手勢,點頭回應,把衝鋒槍的槍口移向門口。我倆繼續靠在柱的後面,而計時器也安守著它的本份,仍然默默地繼續著倒數。計時器螢幕上的雙位數很快就會換成個位數字。看到這樣的畫面,我的心差不多撲出來。我緩緩地作深呼吸,努力地用意志克服面對的恐懼。

頭頂的聲音慢慢地減弱,我趕快把手上最後的幾個炸藥安裝好後,再次隱身在柱的後方,等候著澄澄的離開指示。時間一點一滴地流走,我倆被迫地留在這個危險的炸藥筒旁,默默地等待它的點燃。

耳機再次傳出消息,頭頂的嘈吵聲音也驟然消失。

"直昇機成功在頂層停機坪降落。大約10人由機艙步出。"澄澄精簡地向我們道出外界的情況。"他們正由機艙搬出一個個鐵箱,要兩人合力搬運,看來很重!"

我倆靠著柱子,按著耳機,以便聽清楚澄澄細聲的會報。



"我和嘉儀會由現在開始瞄準那直昇機。若有什麼風吹草動,我們會嘗試把它擊落,掩護你們撤離。"她緊張說道。"你們要把握時間離開大樓!"

"Out!"她扔著這短短的英文後,耳機再次播著微微的電流聲音。

我與詠珊四目交投,示意準備跑回到那系上氣球的水泥柱。我們一左一右出發,急急走向那中間的柱子。

防火門後,突然傳出兩名男子的聲線。

他們正以普通話交談著。我倆不其然望向對方,身體反射地尋找最近的掩護物。我走到附近的柱子後面,而詠珊則躲在我前方儀器的背後,而那道大門就在她不遠的前面。眾人分佈在同一條中軸線上。

門被拉開,普通話的聲音變得清晰,聲音帶著繞舌的發音,是典型的北方口音。我把頭微微探出,以便觀察兩人的一舉一動。我握緊手上的步槍,準備在突發時,開火還擊。詠珊半蹲在儀器的背後,靜靜地躲藏。

兩人身穿藍白式迷彩軍服,談笑間走向那桌上電腦。他們倆人背向我們,在電腦前敲著鍵盤。疑惑的詠珊望向後面的我,我攤開十隻手指扮著打字的樣子。她認真地點頭,然後回到她那靜態的模樣。

輕鬆的談話突然中斷,一人轉身,拿著筆記本走向排列的儀器,而最後一排則是詠珊躲藏的位置。



他已全身轉過來,我趕緊把頭退回柱後。沉甸的腳步聲未有停止。

"他會否見到詠珊呢?"心暗自道。

腳步聲仍未有停止的跡象。

"要決定啦!"腦不停地催促現實中的我。

我估起勇氣,從柱後躍出。

漂浮半空的我,細小的眼睛對準槍上的瞄準器,金屬的槍口正對著一臉驚訝的軍人。

他的口大大地張開,右手反射地移向腰間的槍袋。



時間變得緩慢,如電影慢鏡一樣。他雙眼睜大,充滿殺氣的眼神從中射出。嘴慢慢地合上.嘴唇再次慢慢地張開。手上的筆記本已經在下跌的途中,快要與地面相撞。

我專心一致,看著瞄準器,在心中慢慢唸著澄澄曾教的口訣。

"眼睛...瞄準器...和槍口要成...一直線。"

"手...和呼吸...要保持穩定。"

"是時候!"腦中突然閃過這樣的信息,手聽到呼喚後,指頭向後一扣。

啪...

清脆的聲音從槍管中發出,彈殼在半空中下墜。

我再用力扣上槍板,清脆的聲音再次發出。



啪...啪...

慢鏡已經終結,時間瞬間回到正常的速度。飛快的動作畫面出現在眼前。

那軍人的胸口被子彈擊穿,血絲在後方噴出。他的手正按著槍袋,一臉痛苦的表情,身體被子彈的沖力推向後方。

槍聲的回音,筆記本跌碎的聲音,中槍者最後的呼叫,和我緊張的心跳聲混合在一起,在這空洞的樓層中回響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