駁火的聲音馬上從前方傳出。

砰...砰...砰...

另一名軍人正用手槍對著往下墜的我連射起來。我跌向地面,最後一排儀器的高度把我擋住。我半爬半走地撲向最後一排的儀器,手開始不受控地震動。

軍人的急步聲在樓層中回響。他正走向我下跌的方向。

我望向四周,不見詠珊的蹤影。我再次握緊抱在胸前的步槍,準備邊跑邊開火。我把槍舉起,越過儀器的高度,胡亂地掃射,活像一個沒受訓的索馬里民兵。我沿著儀器以半蹲半走的姿勢前進。



顯然,胡亂開槍是沒有效果的,對方不但沒有應聲倒下;相反,對方不時射向我手的附近,儀器金屬的表面閃出子彈擦過的火花。

我走到橫向放置的儀器盡頭,正準備轉身走往前面的另一排。我突然感覺到一估涼意在背後傳出,一個男人的黑影在我背後遠處站著。

他的雙手握著手槍,正瞄準我的頭顱。

我本能地把槍指向他的方向,按下槍板。

喀...



那是我生命完結的信號,彈匣已經被我射得空空如也。

絕望的我已來不及轉身,幾下連續的槍聲已經在不遠處發出。

塔....塔....塔....塔....

聽到槍聲後,我閉起雙眼,準備迎接子彈的到來。

連續的槍聲中止了。



黑影在我背後緩緩倒下。

我站起來,看到詠珊正立在軍人的後方,發熱的衝鋒槍緊緊握在她的手上。軍人面朝下,躺在自己的血泊之中。背部有著多個彈孔。詠珊冷靜地望向我,而我仍身處惶恐之中。雙手不停地震顫著。她急步跑向我的身邊,牽起我的手,把我拉向系有氣球的柱子。

正當我們跑向氣球時,大樓傳出響亮的人聲。

"丁長官..."那聲音是由血泊中傳出來的。一支對講機正插在那軍人的腰間,對方正呼叫著已死的同伴。

"丁長官...小王..."對方大聲地喊道。"請答話!"

顯然,對方被我們的槍聲所驚動,正察覺到反抗部隊的存在。

"趕快下去!"對講機發出輕輕的聲音。那人應該把對講機拿開,對著其他同袍下達命令。

"丁長官....小王...請答話!"那人繼續大喊道,那聲線在空空的樓層回盪著。



我放開詠珊的手,看著她說。"解放軍正下來,兩人是走不了。"

"我幫你擋住他們。你爭取時間,趕快逃走吧!"我的手已經不再震動,相反,它用力地握住詠珊的幼手。

詠珊聲淚俱下,雙手緊握著我手,不願放下。弱小的她甚至用盡全身氣力把我拉向那中間的柱子。

"放手!"我大聲喝道。"一人生存,好過二人陣亡。"

她的小手終於放開,淚水滴在我手背上。我趕快轉身,背上詠珊的彈藥包,邊重新上彈,邊跑向那道防火門,阻止他們繼續沿樓梯下來。

奔跑的我看一看那貼在儀器上的計時器。螢幕上的雙位數轉眼間換成了個位數字。

"九分鐘!"心裡唸出那倒數中的羅馬數字。"捱多九分鐘,任務就會完成。"



我推開防火門,頭也不回,向前方的階梯跑上去。

********************************************************************************************************************
 
走火通道裡沒有燈光,樓梯是暗暗的區域,只有些淡淡的日光從每層轉角處的磨沙玻璃窗中穿透出來。

大大的黑色數字漆在每層當眼的轉角處。我已經跑上了49樓,快要到達漆有50字樣的轉角處。

我雙手握緊槍枝,雙耳處於警覺狀態,聆聽每道可疑的聲音。

樓梯裡,突然傳來忽遠忽近的急步聲。一大群軍人正火速從高層下來。

腳步聲越來越大,也越來越近。

我心想連發的突擊步槍也不能壓制為數眾多的軍人。我身處下風,因為對方人在高處。駁火起來,我沒有半點優勢。我停下腳步,以便能集中精神,飛快地思考解決之道。



我放下步槍,拿起背包,往內掏。

一絲陽光照射著那大大50的字樣,附近的牆身都被反射得亮白起來。

一團黑影突然把白白的牆身蓋住,50兩字變得暗淡起來,幾個小小的黑圓形在黑影中凸出。

一群的黑影開始變成了人狀,腳步聲絲毫沒有減慢的跡象。

我趕快低頭望向背包裡面,努力地淘,要趕在他們到達之前找到。

"找到你啦!"我手握著圓罐的東西,心暗自喃道。

人狀的影子繼續變大。站在陰暗下方的我,正專注地看著那轉角處的牆壁,耐心等待時機的到來。



我拔出拉環,把金屬罐子扔向那大大的零字。罐子在半空中漂浮,沿曲線飛向那不遠的轉角處。

之後,我趕快轉身,跑往下層的轉角處躲避。

我急速的腳步聲引起他們的注意,他們加快到達50樓的轉角處。

他們迎面而來的是一個小罐子。帶頭的那個還來不及反應,罐子已經爆炸,一道潔白的鎂光從罐中射出,把暗暗的通道突然照亮起來。

通道裡的人群應聲倒下,痛苦的聲音隨之而來。鎂光持續了幾秒鐘的時間,通道又慢慢地暗淡起來。

我張開眼,把槍指向後方的樓梯,再次亂射起來,直至清空了彈匣。

這次,雙目失明的他們被困在窄狹的通道中,無處可逃。他們開始痛叫著,中彈者發出刺耳的哮叫聲。尖銳的叫聲與響亮的槍聲並駕齊驅,最後人所發出的聲響慢慢地減退,只剩下機械發出的巨響。

一輪亂射後,我踏上那屍體蓋成的樓梯,往50層走去。屍體滿佈彈孔,眾多血手印印在白色的牆上。我把空空的槍枝扔下,隻身走向51層的轉角處。

因為,在那51的字下,我發現了澄澄口中的鐵箱。

PS:若讀者喜歡這故事,可否在本故事的facebook按like,給予少許的支持。你們的支持,對作者的創作有很大的幫助。謝謝!!!

FB Link:www.facebook.com/22degreenor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