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色的鐵箱並沒有上鎖。

我把它打開,結果裡面是空空如也。箱子堆放在走火通道旁,高高地疊起,只留下一條窄窄的單人道。

它的外形是個普通的箱子,但事實上,它們並不普通,因為箱子印有下列的字體:

-中國人民銀行-

中華人民共和國



我朝該層的防火門走去。防火門有著小小的玻璃窗,我從中看到那層的電梯大堂。

電梯大堂光線充足,旁邊的辦公室也是。看來這一層是通電的。箱子齊整地擺放在大堂的兩旁。它們也是疊起的,看來是一堆空箱。

電梯大堂中央掛著公司的標誌,那是一個紅色的圓形,像銅錢的模樣,也像圓中帶有"中"字的圖案。

突然,兩人從辦公室走出。我把頭往後退,雙眼仍望著他們。二人合力搬運著箱子,最後他們輕鬆地把箱子疊在大堂裡的箱子群中,再步回辦公室裡面。

耳機傳來聲音。那是詠珊的聲線。



"帆,你快些回來吧!"詠珊細聲地在無線電上呼叫著。

"我們一起走吧!"她帶著懇求的語氣補充說道。

"好!你等我。"我快答,心中為她沒獨自離開而感到無比的開心。我飛快地下著階級,看著倒數中的手錶。距離爆炸還差5分鐘左右。

我再次推開隔火層的防火門,詠珊在不遠處拉著氣球。大大的氣球只被一個圍在水泥柱的繩索所系上,而她正準備隨時用手拉下那唯一的繩結,放開氣球。

我跑向氣球時,血泊中的對講機再次傳出聲音。



"中止行動。所有人回到直昇機坪集合。"對方大聲喊道。

"小隊受到埋伏,五人身亡。"顯然,有人發現梯間的屍體。

"增援部隊正趕緊來。他們會處理那些反抗者。"對方威權式地答話。"停止搬運,回到機坪。快!"

不久,我們頭上的煩人聲音又再響出,直昇機正在起飛。我們再次見到直昇機的模樣,它在半空中慢慢地垂直轉彎,它背向大樓,準備向前加速,往北方飛去。

正當它微微傾前,向前加速時,兩柱氣團直撲向那灰色的機尾。

砰.....

第一道氣團擊中尾部的平衡葉片,機失控地向右旋轉。兩秒後,另一道氣團擊中中間的機身。

一瞬間,直昇機變成了一個大火球,碎片橫飛,落下一道鋼雨,火舌向地面緩緩灑下。機身分成兩段落在柏油路上繼續燃燒。黃色的金屬碎片散落一地,紅色的火圈正包圍著墮毀的現場。濃煙升上半空。



"全中!"耳機傳來嘉儀和澄澄的歡呼聲,她們正為用RPG擊中敵機而興奮忙形。

"把握時間!快些逃離大廈!"回過神來的澄澄趕緊答話。

我看到手錶的倒數-01:30。

我倆趕緊把繩索解開,助跑並跳向半空中。氣球再次於天空漂浮。微風把我倆吹離大廈。 

直昇機爆出的黑煙仍留在半空,久久未散。我把氣球的入氣位打開,好讓它快快下降,而我們正慢慢地漂向那道黑雲。黑煙帶有刺鼻的汽油味和濃烈的燒焦味。我倆立即用手蓋著鼻嘴,忍受著那估高溫和刺激性的氣味。

氣球繼續下降,慢慢漂出濃密的黑煙。淡淡的黑煙仍不時不阻隔眼前那藍白色的晴天。

"小心!"澄澄緊張道。她正在天台上用望遠鏡觀看著我們的降落。



在完全漂出黑雲時,撲面而來的,除了陣陣久違的清風外,還有那兩架折返的無人機。

銀色的它們正在遠處以高速向我們正面撲來。面對無情的無人機,慢慢的氣球彷彿成為一隻無助的綿羊。更諷刺的是,我倆的生命正緊緊連繫在這隻小綿羊身上。

無人機並排而飛,機翼上掛著兩枚導彈。它們銀白的身軀慢慢地變大。獨特的噴射引擎聲響徹天際。

我一手握緊球上的繩,另一隻則緊住詠珊的手,十指緊扣。我倆互望著對方,我們已經無處可逃,但求死得痛快。

"因為您,我不再感到害怕!"詠珊深情地望向我的雙眼,再次道出這句話來。她靠向我膀,用手繞在我的頸項上。我倆這樣在空中抱擁在一起。我靠在她的膀上,閉起眼來,等待未日的到來。

無人機終於發出致命的攻擊,兩枚飛彈高速射向我們,白色的水蒸氣結成雲柱,變成一條長長的尾巴。

因為發射的巨大聲響,我張開眼睛,把詠珊別過身來,好讓我獨自承受看著即將到來的恐懼。她雖然看不到,但身體仍不斷地震顫著。耳機傳來眾人的呼叫,他們大喊著我們的名字。我望向下面的天台,細小的他們正拿著武器昂首看起這心碎的一幕。

砰...砰...



兩聲異常響亮的發射聲音在我身後發出。那聲音對我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那是一種噴氣的聲音,絕非爆炸之響。

"我們得救啦!"背向我的詠珊輿奮道。我那時仍一臉不解看著那兩枚刺針飛彈,聽著那巨大的聲音。

"是水火箭升空的聲音!"我心突然想到中學時科學實驗的景象。兩團氣柱在氣球的下方快速劃過,它們正撲向前方的飛彈。

"因為飛彈直射向大樓,所以導彈系統偵查到危險,而自動還擊!"詠珊把頭轉過來,看著帶有那四枚導彈的天空分析道。我倆抱在一團,望著導彈即將相撞的畫面。

火光在前方不遠爆開,如煙花一樣,強烈的爆炸引發一估推力強大的沖擊波。晴朗的天空突然間刮起烈風,把氣球吹得東倒西歪。我倆用盡全身氣力握緊對方的手和繩子,以便被風吹走,失足跌落棋盤狀的街區。

爆炸非常猛烈,四顆載有十足炸藥的導彈同時爆發,它們的屍骸散成一團雲狀,濃煙和火光點綴在雲的四周。

一架著火的無人機沖出黑雲,機身已經嚴重破損,機翼還冒出火舌和絲絲的黑煙。它正失控下墜,準備向大樓撞上。系統再次還擊,發射聲再次響出。一枚導彈把下跌的無人機炸過粉碎,一團火光在我倆的正下方爆出。強烈的氣流又把無助的我們大力推向另一方向,我倆閉起眼忍受著這強大的壓迫。



氣球漸漸穩定下來。我們再次向四周張望。另一架無人機沖出已散開的黑雲,看來它不像之前的同伴收掣不及而被碎片擊中。無人機在半空作出了翻滾,典型的閃避動作。它正在轉向,並一直向下加速,準備爬升並繞向我們的側面,重新在右方發動攻擊。

"聰明的家伙!"心喃道。它已經學懂了欄截系統的漏洞,直射我們只會引來系統的報復。我們,今次,真的時日無多。

我腕上的手錶突然爆出鬧鐘般的連續聲音。

嘟...嘟...嘟 

倒數已經完結,電子錶上的小螢幕正顯然著00:00。

我們終於贏回一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