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的兩章節已經在'紙言'上換回正確次序。故事應先是S62,才到威菲路軍營地下總部。感謝你的閱讀!)

我們趕快回到指揮室。詠珊熟練地把牆前的通訊儀器開啟,準備著無線電電台的開咪。澄澄坐在大桌子前,低頭沉思,準備著演講。我和嘉儀都靜待著不久的廣播。

"我把所有的頻道都選上。你的聲音會在幅蓋香港的大氣電波裡廣播。"詠珊把咪放在桌面上,然後說道。她把前臂舉起,握著拳,再往下移,做出支持的姿勢。澄澄拉緊的神情不禁輕鬆起來。

她咳了幾聲,打開嗓子,把無線電咪旁的紅鍵按下,開始了廣播。

"我們持續著戰鬥已經一段長時間,我們都失去許多親人和朋友,但你絕不孤單!香港仍然分佈著很多的突擊隊員。請你心懷希望,記住保住生命的命令!你的生存對未來是關重要的。"



"今日,我們五人的小隊成功炸毀干擾電波發射站,並於行動中擊落兩架直昇機和兩架無人機。我們只要有適當的武器和戰略,對方並不是所向無敵。今日,我們的實戰就是一例。他們用科技來掩飾人員不足的弱點。只要分散的突擊隊重新集結,定必戰勝成他們,奪回失去的家園!"

"我懇請大家回到最初的起點,S62,去計劃反擊。時機已經成熟,對方正忙於收拾大陸的亂局,我方首次佔有人數上的優勢。贏或輸,就看這次最後一戰!"

"你或會擔心,因為一場大戰即將在地平線上發生。這段時間是艱難和痛楚的。但戰鬥最終會有完結的一日,只要我們永不放棄,直至完全消滅的一刻。"

"我是楊海澄。如果你正在收聽廣播,你就是反抗軍。"*

"未來不是由命運所決定,而是看我們怎樣的決擇!"



手慢慢地移開,紅鍵再次彈回原來的位置。

澄澄微笑著望向我們,大家一臉感動,深深地被廣播的內容所感染。我把大拇指伸前,她向我點頭,並咧嘴而笑。

"你這次完美的演講會在每次正點時重播。"詠珊緊緊地捉起澄澄的雙手,興奮說道。

澄澄突然眼泛淚光,哭笑之中,對我們連聲說道。"多謝!"

然後,她雙手蓋臉,感動而發的哭泣聲在手後發出。眾人向澄澄圍住,把她抱擁入懷,給她一個貼心的支持。



我們不禁也眼有淚光,昂首忍著淚水,不想這完美的一刻被淚水所破壞。

********************************************************************************************************************

經過一整天的奔波,拉緊的神經終於可以放鬆下來,疲倦的感覺迅速佔據我們的身體,肚餓的聲音由胃中發出。大家已不願再走動,。

"大家都應該很餓,去飯堂吧!"聽到某人的肚在叫喊著後,澄澄開口道。說罷,大家重新上電,期待一餐豐富的晚餐。

在地道下的迷宮裡再次穿梭,不久,一個開放式的飯堂出現在大家眼前。鋁製的桌椅整齊地排列,最遠處是長身的水吧。我們趕快找位子坐下,唯一站著的澄澄正拍胸口說負責今天的晚餐。我想起她那薯蓉的味道,喉嚨不其然吞嚥了一下。

"我很快就弄好。"她扔下這句話後,獨自快走向廚房的位置。

一陣香氣從水吧那邊傳出,那久違的味道令人食指大動。我們圍著餐桌,把碗筷放好,興奮地期待即將出現一碟碟的小菜。

十分鐘過後,澄澄推著餐車出來,飛快地向我們駛來。眾人的氣氛直升到頂點。



"開飯!"她把車停在我們我桌邊,說道。大家趕快把熱騰騰的碟子放上桌面。

看到這些菜式,大家又再次感動起來。我們已經很久沒有再嚐到住家飯的味道。

"咸蛋肉餅! 蠔油生菜! 蔥花水蛋! "詠珊用筷子指向桌面,數著那三道菜的名字。

"還有,白飯和例湯!"澄澄邊從車的下層拿出兩個大大的碗子,邊說道。

"愛心湯水呀!" 嘉儀正看著我把湯倒在她的小碗裡,不禁相信眼前的事實。

"是日例湯是紅蘿蔔史雲生蟲草花雞湯。"她說完後,微笑地呷一下熱熱的湯水。

大家驚嘆不斷,為再嗅到飯香而感到開心。之後,碗筷的聲音此起彼落,碟子再次回到原先空空如也的狀態。眾人把這餐住家飯菜快快地鯨吞,肚子又脹大起來,大家的臉上流露滿足的心情。



洗澡後不久,大家都捧腹回到床上,把眼皮閉上。睡意很快潛入我們的身軀,眾人大呼大呼地睡著,刺激的一天終於劃上了句號。

********************************************************************************************************************

一覺醒來,我有著重新的感覺。時間尚早,嘉儀和詠珊仍躺在旁邊的床上,一富可愛的熟睡樣子。唯獨那遠處的床是空無一人。

我洗臉後,帶著酸痛的腳,慢慢地步往那明亮的指揮室。澄澄正坐在儀器的旁邊,低著頭思考。

"早晨!"我走向她道,她從沉思中回過神來,抬起頭來,向我點頭。

"你也習慣了早醒的生活。"她微笑道。我坐向她的身旁,點頭回應。

她的桌上有一杯即溶咖啡,香氣漂浮在指揮室的空氣中。她指向杯,用眼神問我要不要咖啡,我連忙搖頭,咖啡不是我喜愛的那杯荼。

"你打算以後怎樣?"她拿起杯,呷一口啡色液體,問道。



"同你並肩作戰!"我笑著道,但她一臉認真。

"你放得下家人嗎?"她再追問。

"我都不知他們的去向。"我答。

她搖一搖滑鼠,螢幕再次亮起來。她打開一個excel文件,然後按下Crtl加F鍵。

尋找的視窗彈出。黑黑的短直線一閃一閃,正等待著輸入的命令。她再呷一口咖啡,之後對我說。"你要的答案就在這裡! 輸入他們的名字。"

我拉出鍵盤,用速成打下阿怡的全名,然後按上尋找鍵。幾秒後,同樣的字樣出現在一個鎖定的框框內。旁邊是歲數的欄,顯示的數字與妹妹的年紀吻合。她不是同名同姓的人,真是我妹妹的名字。

澄澄拍一拍我的肩,說道。"你比其他人幸運,還有親人在世。"



她繼續慢慢說。"我有一個請求。"我點頭。

"你帶詠珊走吧! 一起離開這個鬼地方。你已經幫了我們很多,超出你的平民應付的責任。你應該去與家人團聚。這是你應得的!"她認真細聲地說。

"詠珊,或者她可能想留下來呢?"我反問道。

"我雖然不是戀愛專家,但我看得出詠珊喜歡上你,而你也愛上了詠珊。你一走,她剛回復的心可能再次碎裂。"她望住我的雙眼,慢慢地說。"她不能再承受多一次這樣的打擊。經過這段日子,她已經把你視為至親的人。"

我默默地點頭。的確,我們一起共患難,她在大樓裡,沒有選擇獨自離去,相反,冒著生命的危險,等著我的回來。

"你應承我,好嗎?"她緊握著我手,誠懇地問我。我無言地點頭,我知道她也很傷心,她已經把詠珊當為妹妹,忍著心痛說出把她送走的問題。

"你要把事情說成任務,她方會相信,並願意離開這裡。"我心知詠珊的性格,她只會在萬不得的情況下,才會肯離開熟悉的同伴。

"所以,我把它們交給你!"澄澄把金條從背包中拿出,放在杯的旁邊。"你要把香港的情形讓外界知道。他們可能不相信你,但這兩條國庫黃金可以證明你的話。讓外面的港人知道我們仍然生存,仍然在家園裡努力地繼續作戰。"

"這就是你的新任務!"

PS: 若您喜歡這故事,請在故事的facebook上按like,給予少少的支持!!!十分感謝!!!